Lester莱斯特

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标注原文地址。另,种种原因已关私信,微博私信同样不回。沉迷产粮,只想产粮。

© Lester莱斯特

Powered by LOFTER

打网游谈个恋爱然后再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13(喻黄)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下一章!为爱鼓掌!

      终于在一起了,先为我鼓掌吧!(不是)


      ====


  喻文州回想刚才看见自己妹妹的黄少天眼神有些茫然,而且连被他拉着手往屋里走都忘了像往常一样往后背手避嫌,看起来是真被自己刚才表演的“要定居美国”吓到了,心想过了这么多年少天还是那么有趣。


  “好了,先在我房间睡吧。”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说完又轻轻拍了怕他的肩膀让黄少天放松。


  “唉……”黄少天再次叹口气,点点头。下一秒又核实般的问道:“你真的不回去了?你爸妈还有你妹妹都在美国,你一个人在这?为什么?因为……我?”


  “不能说只是因为少天。”喻文州实话实说,“毕竟公司的根基都在这,我不可能身在美国处理国内的事。”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他想要是喻文州说出来是为了追他或者陪他们黄家一大家子,他还真的无法反驳,只能以身相……娶了。


  不过喻文州那么说也就是不想给黄少天太大的压力,不能让他一分心理负担都没有。于是在看了黄少天放松的表情后,喻文州下一句就又道:“但少天也确实是我留下来的原因之一。”


  “呃……”黄少天语结。挠了挠后脑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回一句什么好,点点头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行吧,我知道了”后,默默上床扯过被子睡觉。


  黄少天不说话了,换喻文州说。不过喻文州没有像黄少天机关枪似的没完没了。他笑了笑,坐在床边思忖了一会才开口:“少天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


  原本背对着喻文州的黄少天忍不住坐起来:“什么事啊?哦你说你贿赂小学老师让你演王子,我演女巫的事?”虽然提到这个黄少天就来气,但他现在和喻文州已经走的这么近了,心里早就没有什么怨念,只是喻文州提起来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你知道我演了多少次女巫吗?我到现在都怀疑老师针对我!我那时候可才七八岁,那么可爱那么萌的年纪,你说她为什么针对我让我演反派啊?”


  喻文州靠在床边,看着黄少天,“比起公主,我喜欢女巫。”


  “啊?”黄少天脸朝着喻文州躺下,做出听故事的姿态,“女巫啊,年纪那么大,你居然喜欢她们。喻文州啊我现在不得不重新审视你对我好的原因了。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妈啊?”


  “确实是女巫比较可爱。穿着黑色的巫师袍,垮着一张脸说台词,而且很故意的,比台词本上要多说很多。很可爱,我很喜欢。”


  黄少天原本做好了倾听准备,结果却又是被喻文州一顿撩。他缩了缩脖子,阖上眼睛犹犹豫豫最后还是开口吐槽了对面的硬撩:“不是,你不会撩汉就别硬来,你这个撩的,我都尴尬了。你喜欢我就直说啊。”


  “嗯,是喜欢你。”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露出来的泛红的耳根,也没戳穿他,只是扯了扯嘴角,“说了很多次你都觉得我是开玩笑。所以前几天我一直在想,是我做了什么事让少天误会我是喜欢开玩笑的人。”


  “没有啊,我没误会。”这次黄少天索性把脸蒙被子里,声音闷闷的:“就是觉得挺不可思议,因为那时候我真的挺不喜欢你的,没想到你居然一直对我有好感。当然了,现在考虑到我这么英俊这么帅气,而且年轻有为,你喜欢我也是挺正常的事了。”他说完,见喻文州站起来要走,赶紧问道,“哎你去哪啊?这不是你家么?”


  喻文州表情有些无奈,“不仅是我家,这里还是我的房间,但是……”


  “………………”黄少天咬咬牙,坐起来自暴自弃道:“算了算了,其实说真的你也挺帅的,老实说和你交往我也不吃亏,不如咱们俩先谈着,你要是觉得我哪不好又改不了想分手我也不拦着你。行吧?不过你要先加回我的游戏队伍里。赶紧啊超过二十四小时就要被取消参赛资格了。”


  喻文州嗯了一声,转过头用嘴唇蹭过黄少天的脸。这事黄少天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他脸不红心不跳的咳嗽了一声,对喻文州的嘴就是一通亲。亲过之后大大方方躺回床上,“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正式交往了。行了行了,总算了却我心头一件事。睡觉。”


  说完这段话黄少天身心都放松下来。毕竟这几天他从恋爱到工作每一件事都被喻文州和家里人步步紧逼,除了体会到人生不易,还有一点就是喻文州太会算计了,不知道自己现在吃核桃补脑子还来不来得及在智商方面反超喻文州。


  “啊……对了,”两个人睡了一会,黄少天迷迷糊糊坐起来,眼睛都睁不开了还不忘抓过手机拽喻文州袖子,“你既然不生气了,别忘了回队伍……不然你用索克萨尔那个号进,我让郑轩退出换景熙来也行,那我们可就是种子选手了。”


  一直闭着眼睛的喻文州过了一会才睁开眼睛,含笑看着黄少天,同时伸手手臂示意黄少天靠过来。


  “……干嘛啊,我是之前一直暗戳戳拒绝你,但你今天突然说要走也把我吓个够呛,还当着你妹的面丢了那么大的人,我们也算是扯平和好了吧?你就这样对待自己的恋人啊?”


  喻文州似乎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黄少天的话,而后抿了抿唇,把手臂伸到黄少天面前,语气很是宠溺:“好吧,等下我就用术士号加你的队伍。”


  听到喻文州这么说,内心欢喜的黄少天清醒了点。他看着喻文州越来越近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自己想要往后躲了躲的下意识动作,认真道:“还有啊,说真的文州,你没有考虑过把奖品提高点吗?比如那几桶橄榄油变成第一名奖金一人五千什么的?虽然不算多吧,但也比什么橄榄油有诱惑力吧。”


  喻文州理了理黄少天脑门上软趴趴的头发,笑眯眯道:“可以。”


  “哦还有一个事,就是咱们两家公司合同那个事,你能不能别让副手负责了,就还和以前一样,你亲自负责吧。我们早就说好了不按书面合同流程走的,你不能突然甩手逼我公司违约。我们公司要是因为这事在商圈丢这么大脸,我以后就不做人了,我连人都不做了,也就不需要男朋友了。”


  “听你的。”喻文州胳膊一伸,还是把黄少天揽到怀里。


  “那我还有最后一个建议。”黄少天闻着喻文州身上好闻的沐浴液味道,“那什么,以后要是咱俩处的挺合适的,你嫁到黄家怎么样?”


  “少天。”喻文州叫了黄少天名字,黄少天嗯了一声,抬头看喻文州依旧挂着微笑的脸。


  “不要得寸进尺。”


  “……………………哦。”


打网游谈个恋爱然后再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12(喻黄)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终于要到肉了,恨不得钻进文里按他俩脑袋,给我亲!给我脱!给我做!(你走)



       =====


  黄少天:那我……现在去你家找你?我们聊聊合同的事?行么???

  

  喻文州:可以。

  

  “唉……”黄少天回完消息放下手机,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的第多少次叹气。最让他郁闷的是,自己胸口那股郁结之气还没消散,郑轩就马上打过来一个电话询问关于设计图的事。

  

  “黄少,和喻老板合作那事你一个人能搞定么?”

  

  “嗯……啊?”黄少天犹犹豫豫,原本想着要不要问郑轩自己等一下去喻文州家里求和的防止“失身”的办法有没有效果,但听郑轩问的时候有点担忧的意思,身为总裁的责任感和威信感使然,他硬把自己内心的不安压了下去,清了清嗓子佯装气定神闲:“你说喻文州那个事啊?嗯,他嘛,你也懂的,他这次玩的很流氓了,先口头协议改时间,然后利用我对他的信任突然换负责人。我很严肃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和他讲道理,喻文州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他觉得可以和我面对面谈谈,所以我现在就要去他家讨论了。”

  

  知道自己不用跟进了,郑轩心里松了一口气。再听见黄少天说到最后提了一句去喻文州家,随口道:“还去喻老板家里啊?黄少你这是做好肉偿的准备了?”

  

  “唉,虽然我是这么和喻文州说的,但其实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黄少天话说一半,听见电话那头猛地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索性郑轩反应快,“啊?黄少我这信号不好,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说完又和郑轩胡扯八扯几句,挂断了电话去换衣服。

  

  黄少天仔细想了想,虽然他说是要肉体求和,但毕竟也就是随便说说,比起承诺来,这更像开玩笑。而且喻文州在合约上都能反悔,他也可以。只不过如果喻文州坚持要他按照说的做……黄少天暗暗下定决心,那他就一口咬定说的肉体求和内容是“自己当攻”。这样也能给刚从国外回来,心高气傲的喻文州一个下马威。

  

  想通了这些,黄少天也就不再心虚了,他换好西装系上袖扣,临出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放在玄关处的手包。

  

  如果喻文州看到他穿的这么正式,可能自己都不用开口,喻文州就会猜到之前他在短信里说的“肉体求和”是玩笑话了吧。

  

  分析到了这一层,黄少天很满意的照了照镜子又理了理头发,拿起车钥匙直奔喻文州家。

  

  喻家以前和黄家住的不远,后来举家搬迁到了国外。如今喻父喻母定居国外,喻文州一个人回国打理生意,为了上班方便买了离公司比较近的地方,但相对于黄少天家而言已经很远了。饶是黄少天这种坐上驾驶座就猛踩油门的司机也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

  

  停了车他也没有时间思考怎么敲门以及和喻文州搭话,因为喻文州在他停车那会正在自家门口锁门,手边还有一个行李箱。

  

  “哎哎哎哎,”黄少天见喻文州是真的要回国外了,赶紧冲过去拦人,“喻文州,你别走啊,有话好好说,你不能把你副手留给我应对。你想想,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友谊和说不定哪天就会升华成比友情更高级的感情,我是说亲情。就这些,你和他了他也不会理解的啊!”

  

  喻文州回头看了看黄少天,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但很快就明白黄少天在说什么。他握着行李箱拉杆,对黄少天笑了笑:“所以我没有和瀚文说过我和少天的私交,这样他工作起来也方便。”

  

  “什么?你都没和你副手说我们认识?等等,你不说就更不对了吧?而且你知道他有多过分吗,就我们两家公司合作的那件事他成为负责人之后就……唉我和你说什么呢,我是要说,你是真的要出差啊,还是美国有事你得回去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和解你继续跟进这次合作吗?”

  

  喻文州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告诉黄少天:“我父母前几年就已经在美国定居下来了,我这边着急的几个会议开完,一些必须由我出面的改革新决议也确定了,所以我要回去了。”

  

  “啊?”黄少天好像听明白了又好像没听明白,伸手抓住了喻文州的袖子,过了几秒才死撑着面子问道:“那、那你还答应我我来你家找你肉……我是说和解?你什么意思啊?故意让我敲空门报复我啊?”

  

  “我只是知道少天短信里是开玩笑的。”喻文州说完,拉着行李箱要往前走,没想到被黄少天站在面前张开手臂拦住。

  

  “谁、谁告诉你开玩笑的了?喻文州你这人有意思吗?我告诉你吧,我从小就是说到做到的人,而且你放心吧,上了你之后我会负责的,所以你也不用回美国去了,直接嫁到我家来就行了。”黄少天不好意思把话说得更清楚,更没脸和喻文州直视,说的时候气急败坏的,眼睛却一直看着别墅的前院草坪。如果他这时候抬头看喻文州的脸,会发现喻文州表情和往常不对,甚至有些戏谑。

  

  “司机到了。”喻文州看着路边刚开过来另一辆车,语气似笑非笑:“那我们以后再约?如果我有时间的话。”

  

  黄少天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他想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人,打小就可着劲的撩他,撩到高中说出国就出国,而且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留。后来他好不容易忘了对方吧,那人居然又回来了,而且继续撩,还把他父母都洗脑成了后援团。自己刚一个动摇,现在又要走了。

  

  “行吧行吧走吧走吧,”黄少天瞪着喻文州,眼睛眨都不眨的放狠话:“再回来就整破产你,我说到做到。”

  

  喻文州竟然笑了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后继续往前走。

  

  黄少天再也忍不住情绪,气急败坏的说出了他刚才一直想说,但又碍于脸面不好意思说的话:“你不是说你特别喜欢我吗?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有你这样的吗?昨天还一口一个喜欢,今天说走就走。还喜欢我,幸亏我没回应你,要是回应了一天日子都没法过就得异国恋了。还海归老总,一点人事不懂就知道拿合同压我。你现在出去打听打听,哪个老总敢这么针对我我立刻以牙还牙让他知道我是谁。”

  

  喻文州总算回了头,笑呵呵道:“那少天怎么没回咬我?”

  

  “我还不是因为——”差点被套出话的黄少天吸了吸鼻子,愤愤道,“我想干什么干什么,有你什么事?还好意思追着问我?当你记者啊,过来采访我,就算你是记者我也有不回答的自由。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这次滚去美国可就别回来碍我的眼了。”

  

  “哥,你真不回美国了?”黄少天连珠炮朝喻文州发脾气的当口,从喻家的车里走下来一个女孩,说完这句话,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喻文州和黄少天,最后笃定道:“这位是嫂子吧?这么帅了?难怪我哥说什么都不肯回去了呢。”

  

  喻文州没有反驳,只是把行李箱递到女孩手边,“临时有点事,不送你了,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  


  目送喻家那辆车离开后,羞耻到不想开口的黄少天默默掏出了手机。


  

  黄少天:解释。解释!解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就是你看到的。

  

  黄少天:?????????我就看到我当街丢人了!!!!!

  

  喻文州:少天,其实这挺偏僻的,没有外人看见。

  

  黄少天:………………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你先把你家门打开,给我弄个干净床我睡一觉,睡醒了我们权当无事发生过,我回我的回家,你忙你的事。

  


  喻文州忍不住开口提醒,“少天,肉体和解这件事不是一个人能做的。”



  黄少天震了您一下。


  黄少天:闭嘴!!!闭嘴!!!给我开门!!!我头疼!!!我缺氧!!!我要睡觉!!!


        黄少天撤回一条消息。

 

        黄少天:不是!我发错了!不是这个表情!!!!


        喻文州:少天愿意的话,我没问题。

 

荣耀大学“QQ卧谈会”——有些人大学四年都没有谈过对象,有些人两个月就好上了(喻黄)

基友安利的聊天体软件,试着用了一下很像真的在聊天了~碰一下屏幕下一句话那种~哈哈哈哈~写了一篇纯聊天体,自己做了封面和头像~

红豆live:点我看文 


截图给大家看一下效果~



我抄袭你包庇我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能不在我背后说你什么都没干微博就被我拉黑?和亲友卖惨可以,别提我。昨天晚上被亲友追过来问“为什么拉黑你”我都蒙了。你以前在微博说“我就杂食,就恶心你们”我被成功恶心到了还不许拉黑了?

昨天晚上我几乎通宵没睡,更新之后一直在想,你的每一次无料换取都是找我和我朋友帮忙,你可能觉得就是交换个无料,但是漫展真的很辛苦,尤其我是要坐飞机去魔都去参加,这些我从没和你提过,还和你说过来帝都玩请你吃饭。现在想想,真觉得自己很傻,随便把二次元认识的一个人当朋友,付出真心。

以后我在二次元绝不瞎琢磨。玩的开心就玩,哪天不开心就去现充。至于某些人背后嚼我舌根的事,请你接着说,随便说,有本事组团说,再生气算我输。

以此事为戒,再也不生气惩罚自己,码字高兴就码字,哪天累了想休息就休息。

说给七曜聚聚和聆雪聚聚:

占tag抱歉,但是关于这两天双重回响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有些东西不得不向大家直观地展示,希望大家在看完以下图片内容后考虑清楚是否购买,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牵连无辜的太太了,人心肉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内含多图







关于发情期(ABO 喻黄)

昨天稀里糊涂自己给自己点的文……

鬼畜攻(做不到,意思意思捆绑一下)x不会发情的受。

铃兰信息素x蜂蜜信息素

长微博:点我看文 


 直接点长微博无法看可在微博搜索用户“喻黄用户210810”关键词“关于发情期”

打网游谈个恋爱然后再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11(喻黄)

  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本来说好最晚也隔日更新的,但是被朋友安利了一款新的APP,那里发聊天体阅读效果会更好,而且看文直接打开链接就可以看。想着给大家更好的阅读感开始研究怎么用,然后研究了……一晚上……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这算什么事啊……黄少天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拉着喻文州进了书房,指着书柜下面的抽屉让喻文州把小药箱拿出来后,苦着脸看着帮他喷云南白药喷雾止痛的喻文州,一边疼的直抽气,一边不忘吐槽:“我妈就算了,你这是喜欢我还是恨我啊,一点关系都不愿意和我扯上,我说实话吧,其实我有个问题思考很久了,你是喜欢我还是有点……别的……目的啊?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觉得你也对我……太上心了吧!老实说大家都是富二代富三代的,你也不用和我兜圈子了,你要是想跟我们公司合作一个大单——”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和他说心里想的话,同时一边喷药一边捏着黄少天光荣负伤的那根手指,只是黄少天越说他手劲越重,黄少天一段话也越说越快,最后硬是叫出了“男高音”来,“啊啊啊啊啊啊啊轻轻轻轻点啊疼疼疼疼疼疼!”


  喻文州总算松了手,转头看着黄少天笑道,“别动,要把淤血挤出去才好得快。”


  “……我靠啊这是挤淤血还是要给我生生挤成淤青啊?你这么使劲是要把我的命交代出去吧!”因为疼痛,黄少天透过饱含着泪水的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喻文州埋怨:“你快松手吧我要疼死了,我虽然年轻有为早早继承了我爹的事业,那我也是少爷啊,十指不沾阳春水说的就是我了,你现在还要动我连心的十指,简直连扎我两次心了。”


  “少天刚才的话也让我心里不舒服,不过也因此知道了你一直不谈恋爱的原因。”喻文州拿出来纱布给黄少天缠上手指,平静道:“好了,这几天好好休息吧。”


  总算回复自由的黄少天自认倒霉,心理暗示般的隔着纱布吹了吹自己受伤的手指,这才松了口气出了书房。


  黄父正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见黄少天手指上缠了一圈纱布,总算想起来这是自己亲儿子了,“手怎么样啊?给我看看。”


  黄少天举着手走到黄父面前,还没开口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后的黄母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脑袋:“干嘛啊这孩子,居然用中指对着你爸,对你爸爸妈妈有什么意见要直说知道吗,这么大的孩子了一点都不懂事。”


  “我伤的就是这根手指啊!”黄少天简直要哭出声,刚转过身要给黄母看,又被黄母一把推喻文州怀里,连连大叫,“哎哎哎妈你这是干嘛啊我要自证清白你还要推我是怎么个意思,你非再给我扣上一个故意撞人的罪过吗?而且我总感觉你们俩一直撮合我和喻文州,这不是我的误会吧?”


  黄少天说到这个份上黄母也不再掩饰了,插着腰道:“是啊,你这么多年不谈恋爱我就知道有猫腻。既然你喜欢男孩,我就觉得文州不错。这是我唯一认可的人了。还有,黄天天我告诉你,赶紧劝文州入赘进来陪我聊天,不然你以后也不要回家了!反正你回来就知道吃喝睡,都不知道陪妈妈说几句话。你知道我每天一个人多无聊吗?”


  还在喻文州怀里的黄少天甚至忘了起身。他瞠目结舌了半天总算在脑内彻底反应过来自己亲妈刚才说了什么,他喉结动了动,结结巴巴道:“可、可是,我没说喜欢男的啊,我……我一直没搞对象是因为我担心那些人是贪图我们家家产啊!”


  “文州和你门当户对又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他肯定不是你说的那种人。”黄妈妈欣慰的看看喻文州,“这孩子多好啊,打小就喜欢你,还坚持了这么多年。你要是不喜欢他,我就认他做干儿子。自己生是生不出来攻了,认一个假装是自己生的也行了。”


  黄少天泄气,站直了身子,心虚的看了看喻文州,小声道:“………………再说了搞对象这种事也不是你逼就能逼出来的啊,我得对他有好感啊。”


  话说到这,喻文州终于开了口:“叔叔阿姨,少天不愿意您就不要勉强了,我已经回国了,以后还过来多陪阿姨聊天的。我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黄妈妈狠狠剜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看着黄母,欲言又止的缩了缩脖子,还是选择默默躲回自己房间了。黄母便扭头瞧沙发上看报纸的黄父,黄父听见屋里没声了,这才扒拉下去老花镜大声问:“刚才天天说什么我没听清。文州走啦?你们聊得怎么样啦?他哪天住进来啊?”


  “住进来住进来,住什么住啊,你就是不想和我说话迫不及待把我扔出去!”


  “没有啊……”


  “那你刚才不说话现在才说!”


  “……我都说了听不清,他们没谈成恋爱你也能怪我头上……”


  “我不想和你说话!你别和我说话!”


  “行行行我不说,我就看报纸。”


  “整天就知道看报纸,都不知道陪我说说话!”


  “……”


  ……


  客厅黄母和黄父撒着娇(?),很快这件事就过去了。可卧室里的黄少天则是想着喻文州的背影心里很不舒服,他在床上瞪了一会天花板,最终还是决定和郑轩诉苦。可他在QQ说完又去手游里面私信,等了半小时也不见郑轩回他,倒是看邮箱里有一条消息。


  黄少天:你说哪有这样的,我特么第一次见识逼人谈恋爱的!而且还是我爸妈逼我,我特么就是有心和喻文州试试我也不好意思当着他俩答应下来啊!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上游戏啊!你说哪有这样的,我特么第一次见识逼人谈恋爱的!而且还是我爸妈逼我,我特么就是有心和喻文州试试我也不好意思当着他俩答应下来啊!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算了老实说吧,郑轩你别笑我,我觉得也不是不能试试和喻文州好,只是我妈太赶鸭子上架了我实在没脸立刻答应说试试看和喻文州谈个恋爱。


  系统消息:您的队友小喻已退出您的比赛队伍,下周比赛前如果无法邀请到新的队友,您的队伍将自动解散。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郑轩郑轩,卧槽,我们的队伍要被解散了,解散了啊!郑轩你能不能用点心!这可是比赛!而且我们是黄总裁最棒队!怎么能输!


  枪淋弹雨悄悄对您说:别管游戏了,老大,喻老板说要去国外出差,把和咱们的合同所有事情都交给他副手了。我刚才在和喻老板的副手电话沟通,你知道吗……除了话比您少点……活脱脱一个您。[欲哭无泪.jpg]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和我一样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枪淋弹雨悄悄对您说:本来喻老板和您签合同之后口头有过补充协议,说可以等到下个月,所以我们这边一直忙别的合同。但是这位副手刚才打电话第一句上让我按照合同上写的周一交设计图,不然就交违约金。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所以这人哪里和我一样啊!


  枪淋弹雨悄悄对您说:压榨我的嘴脸和您一毛一样。我绞尽脑汁和喻老板联系怎么都联系不上,想着上游戏找他,没想到和您偶遇了。不过我老实说,喻老板这一手玩的太帅了。如果搞不定他副手,违约金我们是赔定了。这事其实赔钱都是小的,违约金也不多,但是重点是,咱们丢人。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我给喻文州打电话。


  枪淋弹雨悄悄对您说:老大,他这么虐咱们您还要给他打CALL?抖m啊?


  夜雨声烦悄悄对您说:……………………我特么说给他打电话就是字面意思的打电话!


  黄少天说完恶狠狠的退了手游页面,长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啊……刚才还想去找喻文州试着“破镜重圆”一下呢,怎么喻文州突然就黑化,开启商战模式了?这时候要是去和喻文州说要不要试着交往不得被他误会成我卖身三十年挽救事业啊?黄少天纠结着,喻文州发来了消息。


  喻文州:少天,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求和。


  黄少天:……


  黄少天:那………肉体………求和呢


  喻文州:可以。


打网游谈个恋爱然后再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10(喻黄)

        关注我微博的妹子们应该看到我前几天在微博的哀嚎了哈哈。之前因为CP将近,新本需要赶稿,更新慢了下来~现在本子的事基本上都定了,只差几篇约稿,所以可以稳定日更或者隔日更了。另外,说好的国庆无料因为我和印刷小哥沟通不畅所以1005没印出来……于是决定改CP(12.9)那几天了,通贩50本,CP场贩50本。通贩具体时间和领取方式会单独发lof和微博告诉大家~其实领取方式我也没想好。希望能有个好的领取方法让每一本无料都能到喜欢喻黄的妹子手上哈哈~

       谢谢大家一直对我的支持muamuamua~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今天3000更新,明明完结倒计时了打开文档怎么这么舍不得完结呢!气die!


       ====


  即使在郑轩一脸“你们果然是真爱,现在是一起去见家长吧”的眼神死下,黄少天还是决定拒绝解开误会,和喻文州一起“回家”。毕竟他在场,现场还能稍微控制一下。可如果喻文州见他爸妈的时候他不在,那说不定等他到家的时候黄家已经在举行隆重又庄严的入赘典礼了。


  呸呸呸什么入赘典礼。黄少天摇摇头坐进副驾驶位置并对自己的懦弱的想法进行了深刻的斥责。怎么能说是入赘!就算举行典礼那也是喻文州嫁过来,这叫嫁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暗自纠结的表情笑了笑,然后也坐进驾驶位置上发动了车。开车期间他还在东海堂饼店停了车,买了些黄妈妈喜欢吃的点心,黄少天虽然也跟了出去,但是也只是站在门口默默看着喻文州进了店面,又站在柜台前快速说出几个点心的名字,而后带着打包好的糕点盒往车里走。


  黄少天努力摆脱“喻文州是个好男人”的想法,清了清嗓子,对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喻文州道:“文州啊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不太好啊?毕竟我们一起去看我爸妈,就算我天天都回家吧,但是你拿着东西我两手空空会显得我有点不孝顺啊。”


  “那少天拿进去吧。”喻文州把点心盒子放在车后备箱里,人坐回驾驶座上,看着副驾驶的黄少天笑道:“其实说是我买还是少天买都不重要。”


  “嗯?”黄少天假装不在意的发出很轻的疑问声,耳朵却几乎要竖起来,等着喻文州接下来的话。


  “阿姨会知道是我买的。”


  “…………”


  “还是少天认为自己上次的水果骗过了阿姨?”


  “………………”黄少天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把直接发动喻文州的车回家。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用深刻不满的眼神看着自己,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脸,在黄少天发表长篇大论不满前发动了车,用颠簸成功阻止了小话唠的语言攻击。


  去黄家的一路黄少天都想着怎么才能把喻文州描述成童年好友拜访,喻文州则是计划直接把人娶回家。两个人各怀心思,很快到了黄家的别墅前。


  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开门的依旧是风风火火的黄母,女人开了门之后看见黄少天旁边站的是喻文州,立刻给了喻文州一个拥抱。


  被冷落的黄少天拎着点心盒看着自己亲妈,叹了口气,“妈,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忘了和亲儿子打招呼了?”


  黄妈妈摸着喻文州的背,笑呵呵道:“你能和我们文州比吗?你天天回家而且到家吃了喝喝了睡的,我看都看烦了。但是文州我可是好多年都没见面了。不过虽然文州和我不能经常见面,但是他每隔两三个礼拜就给我打电话陪我聊天,但是我这个亲儿子每天回家吃了晚饭就回自己屋。我也不知道谁和我比较亲,是吧文州。”


  “行了行了我的亲妈你可别说话了,来尝尝我……我和文州给你买了点心好不好吃吧!我和你说都有什么啊!”黄少天打开点心盒子,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中饼选择了回头喊喻文州,“那个,那个,文州,你倒是过来一起和我说这些点心都是什么啊!”


  黄妈妈也跟着起哄,“对啊儿婿你过去离我们天天近点啊,你可不能因为天天话多就嫌弃他不爱理他,我们天天长得多帅啊,一表人才,你要是不娶他阿姨要生气的。”


  黄少天站在原地无话可说。


  喻文州笑着走到黄少天身后,双臂环着黄少天拿起来一袋袋糕点,“这是鹿茸酥、密瓜味鸟结糖、阿姨最喜欢吃的姜饼买了两份,还有红菱。”


  黄妈妈笑眯眯的把点心收起来,转头问黄少天:“这些你认识几个?”


  “…………”就被喻文州从后面环住的黄少天一时间忘了挣扎,认真的思考自己亲妈今天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怎当着外人的面一直为难他,让他下不来台。他想着,视线从这几样中饼前上上下下扫过,眼神飘忽,十分心虚道:“认识啊,我都认识啊,什么鹿茸酥啊,姜饼啊,红菱啊还有鸟屎糖。”


  “上次给妈妈的水果也不是你买的吧。”


  “……………………”黄少天低着头,趁黄母转头没注意扯了一下喻文州的袖子,小声道:“叛徒,肯定是你走漏了消息。我和你说,这事放公司里是要被开除而且告知整个商圈封杀的。所以喻文州咱们俩的友谊到此为了我和你说。”


  听见威胁声音的黄母立刻回身要数落黄少天,赶巧午睡醒的黄父从卧室出来,救了黄少天一命。


  “文州来了啊?”


  黄少天赶紧凑上前,大声道:“老头,你看我带谁过来看你了,文州,我童年最好的朋友。”


  黄父戴好挂在脖子上的老花镜,见真是喻文州,脸上挂了一丝笑意:“文州啊?来了好来了好,总算有人陪天天妈说话了。她现在嫌我不够时尚,不爱和我说话。”


  他说话的当口,喻文州已经被黄妈妈拉去沙发那边聊了起来。


  黄少天如释重负,跟着黄父去小院里帮忙摆弄黄父种的那些花花草草。


  黄父原就是个富二代,头些年身体不好住了院,靠着吃药和调理饮食才恢复大半,出院后把公司交给黄少天,又把别墅的小院改成了“农田”,整天除草施肥,即使秋冬天也要折腾折腾,种上几株桂花美人蕉,一到冬天更是忙碌,有时候能折腾出来一身汗来。不过多亏了这些,他的身体也硬朗起来。


  “你说文州是你最好的朋友?”黄父换了门口的布鞋,拿起锄头松了松花园里的土,回头问黄少天:“我怎么记得你小时候说的是要和文州势不两立?”


  黄少天关了花园的玻璃门,用只能他和黄父两个人听到的音量道:“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当着喻文州的面和你们说,‘爸妈,这是我童年阴影’吧!”还是你们想听我说“爸妈这是我老公”?


  黄父看着黄少天,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带有一丝笑意,“文州是个好孩子,你别欺负他。”


  “那是……”黄少天讪讪答应着,心想我哪欺负的着他啊,从来都是他欺负我。他琢磨着,低头一看,立刻问道,“哎老爹啊,这是什么花,这么点,五颜六色还开得挺好看的。”


  “是死不了。”黄父道,“撒把种子有阳光就能发芽,所以叫死不了。”


  “厉害厉害。”黄少天蹲地上仔细研究自己面前这株草。


  “别就觉得不容易死就大撒手。长时间不浇水,它也会死。”说话间黄父已经锄净了杂草,又在台阶上蹭掉了鞋底的泥,拿起小院浇水的胶皮管子冲干净台阶,扭头对若有所思的黄少天道,“回屋吧。”


  黄少天点点头,拉开玻璃门,听见黄母拍着喻文州的手背对喻文州道:“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天天,可我们家这孩子……不太会表达感情,你可别因为他不回应你就死心啊。”


  喻文州偏巧和拉开玻璃门要进屋的黄少天面对面,他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快速眨眼的黄少天,笑呵呵道,“不会的,您放心吧。”


  “啊——啊!疼疼疼疼!”下意识关抽拉门的黄少天大声哀嚎。“啊——啊——疼啊!杀人啦!”


  黄母不耐烦的回头问黄少天,“鬼叫什么叫,你要吓死妈妈啊?还是你爸爸用锄头砍你了?”


  “手被推拉门夹了。”和黄少天擦肩的黄父头也不回,背着手进屋悠悠道,“一点不像我。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稳重。”


  只有喻文州站起来走到黄少天面前拉起他的手认真看了看,而后皱着眉头问黄少天,“家里有活血化瘀的药吗?如果淤青了就要吃药。”


  黄少天看着完全不管他的双亲,忍不住和喻文州道:“考虑到我爸妈对你的态度和对我的态度,我怀疑你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哥哥,如果你谎报年龄其实比我小,那就是我亲弟弟。”


  “肯定不是。”喻文州和黄母异口同声。








  喻文州:是亲兄弟我就不能娶你了。


  黄妈妈:文州要是你哥哥谁娶你啊!


       黄少天:

打网游谈个恋爱然后再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09(喻黄)

        内含王方王无差,打个私心王方tag~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了喻文州,但是考虑自己现在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喻文州,黄少天老老实实的吃了这顿饭,而后王杰希在大家亲切友好的氛围下提了自己还有事,下次有机会再聚。喻文州和方士谦也站起来握手。


  见其余三个人终于打算离开,黄少天再也忍不住,立刻露出高兴表情来。他这一顿饭吃的太委屈,满盘子几乎除了秋葵就是沙拉酱,几大口秋葵吃到最后黄少天都开始阴暗的想喻文州是不是想毒死他这个青年才俊吞并他们黄氏企业了。想到这,黄少天一把拉住和自己擦肩而过的——


  王杰希。


  “你回家啊大眼?”黄少天已经想好了,既然他家老头把黄氏企业交给自己了,那就说什么都不能让出去,就算是喻文州,想拿股权也得从他的身上过去!他的肉体绝对是挡在最前端的防线。“我坐你车一起走吧?啊是这样的,我是有车的,但是我觉得我刚才喝的饮料里面可能有酒精。就我这种爱岗敬业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你觉得我会酒后开车吗?不会。所以我要搭你的顺风车。放心啊,我说顺风车就是顺风车。你载着你小男友回家的路上会经过我公司,你靠边停一下就行。”


  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绝尘而去的红色跑车,扭头又看了看方士谦,见恋人没什么反应才答应下来。方士谦则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想起来什么扭头问刚坐进后座玩手机的黄少天:“你的秋葵汁还给你兑酒了?”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猛地抬头,按下车窗干呕了半天才坐回自己位置上,拍着胸口道:“哥们你能不提那三个字吗?我真的没喝过那么恶心的东西,黏糊糊还有点咸,靠!恶!”


  方士谦哈哈笑着转回头拍拍王杰希脑袋,“你要不要喝?”


  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看了方士谦一眼,最后还是默默发动了车。


  黄少天和王杰希是大学室友,可实际上他们两个人的交集少的可怜。王杰希更是和黄少天没有任何共同话题。


  这次方士谦倒是和黄少天聊得挺好,偶尔遇到两个人看似在说一个话题,可其实聊得牛头不对马嘴的情况下,他们还能互相认同一下。


  “到了,”二十分钟车程王杰希硬是只开了十分钟。因为他深感再聊下去就算黄少天不会成为自己情敌也会被方士谦拿来夸“有趣”、“好相处”。与其和恋人分析别的男人哪里不好,不如直接把那个人赶下车来的方便。“我和士谦还有事,先走了。”


  黄少天脚刚沾地就见王杰希的车没了踪影。


  不过黄少天倒是不在意这些。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是周末而且郑轩的办公室里还有一盒泡面,等下他一定要抛弃霸道总裁的形象那碗红烧牛肉面的泡面连汤都喝个干净。


  黄少天想得好,可正当他即将进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直站在窗口背对着他的喻文州转过身,迎面向黄少天走过来不说,还叫了一声黄总,彻底断了黄少天装看不见的心。


  黄少天饿的够呛,可还是得打起精神接待喻文州,“文、文州啊?我以为你吃晚饭就回家了呢,今天不是休息么,怎么过来我这边了?”


  “我上次说想见叔叔阿姨,黄总没忘吧?”


  刚勉强打起精神的黄少天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喻文州,说忘了也不是,说没忘也不行。但是很明显他爸妈已经把他卖给喻文州了,如果他让这三个人成功会师……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小心说出声来:“估计初吻难保了。”


  正在过道猫着腰从饮水机接热水的郑轩听见这句话,抬头瞧了黄少天一眼,乐道:“黄少,你不是前两天刚把初吻交代给喻总了吗?”


  “…………郑轩吃还挡不住你说话是不是?”黄少天长篇大论还没说出口,闻到一股香气。他一低头,又急又气,指着郑轩手里的红烧牛肉味泡面道:“郑轩,你怎么搞的!好好的大周末你不休息非要加班也就算了,怎么能跑公司来吃泡面???而且你吃的还是我的泡面!你怎么好意思???”


  郑轩一愣,护住泡面回击:“黄少你看清楚,这泡面是我买的,我买了一箱,自己都没吃几桶,现在就剩下这一桶了你还要和我抢?”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泡好了送我办公室里来。”黄少天说完就要往屋里走,被喻文州拦住了去路。


  黄少天默默转过头,“郑轩,郑轩啊,郑轩?我记得你有个合同说挺着急的,让我给你把把关然后签字盖公章,是不是啊?我记得那个客户姓冯,人称冯主席,事特别多,他的合同我每次都得看两三个小时。”


  “没有的事。”郑轩抱着泡面和黄少天擦肩而过,“祝你们见家长顺利。”


  喻文州看着再次转回到自己面前的黄少天轻笑道:“走吧,回家。”


  “………………好吧!”黄少天握拳,稍稍翘起脚平视喻文州,“我和你说实话吧,你的思路我有点摸不太清楚,实在不懂你为什么又和我一起玩游戏,又收购那个手游项目,还和我们公司合作,你是想泡我吗?对,肯定是。但是你搞错对象了吧!砸钱哄人上床这种事我是不屑做。我要是想干未必会输给你。而且咱们俩同为总裁,上了床之后的第二天你有没有会是什么场景?老实说我已经看到我们互相写支票往对方脸上扔的场面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他没想到黄少天会连珠炮一样说出这么多话来。


  “怎么样,被我拆穿我话可说了吧?以后别花这么多钱骗人上床了。我都替你心疼。”黄少天耸耸肩,拉开门就进了办公室。


  他很难描述自己现在的感觉。按理说之前他不是没这样揭追求他的人的短,可这次一点也没有以往大快人心的感觉。只觉得心里很难受。


  “难道是因为揭穿的是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小伙伴所以心里不舒服?”黄少天叹口气,打算在办公室里呆一会,等喻文州走了自己再回家。


  可他刚打开桌子上放着的合同,还没看合同的内容,手机就震了起来。


  喻文州:那么做是因为喜欢你,想尽量多和你接触。


  黄少天脑袋里嗡的一声,好像有什么炸开了。他觉得这场面又陌生又熟悉,自己好像什么时候也听过喻文州说的类似的话。


  喻文州:少天和家里人说过你的想法吗?我现在就去和叔叔阿姨解释。


  “别别别别!”黄少天脚下生风,大步走到门口开门想要追出去拦着喻文州,谁知道喻文州就在门口站着,他这么一着急不要紧,继上次车内之后第二和喻文州抱了个满怀。只不过这次是他主动扑过去的。


  路过扔泡面盒的郑轩表示很满意——磨磨唧唧这么久,你俩总算在一起了。






       满意的郑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