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我就想找个beta谈恋爱结婚怎么就这么难! 中 (喻黄 ABO)

     《Up Day》(上天)预售通贩:点我 


        ====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有信息素,但那是因为我是很神奇的beta,是beta中的alpha,所以我在相亲的资料上写了我是个alpha,懂吗?”黄少天想着以后也不会见喻文州了,干脆抛弃节操胡说八道,“你要是想分手或者需要再考虑我们刚定下来的情侣关系,我绝对不说任何废话,立刻下车回家——哎不对,这是我的车啊。”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态度很疑惑,并明确表达了自己的内心:“你有信息素这件事,我不介意。你的味道,我也不在乎,确切的说,我还有点喜欢这个味道。”

  

  “…………”

  

  “如果白斩鸡味的信息素我会更高兴。”喻文州继续说实话。

  

  “…………”

  

  尽管黄少天不再说话,喻文州却还是对这个话题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他稍作犹豫,还是问了黄少天自己疑惑了一段时间的问题:“少天,介绍人说你是医生,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我们这些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是不是可以后期改变?”

  

  什么,什么鬼,喻文州说什么呢?!黄少天立刻怒道:“你几个意思啊喻文州?我告诉你啊,作妖也要有个限度!改变信息素气味?看来你是再喜欢红烧肉过不了多久也会腻是不是?居然想要我改变信息素配合你的喜好吃新菜,你做什么梦呢?我告诉你,老子在生育科工作这么多年,婚后翻脸不认人的渣alpha见的多了,但你绝对是第一个连婚都还没结就表现出极端渣alpha了!你你你,你简直人人得而诛之!”

  

  黄少天指着喻文州鼻子数落完,也没了去海边玩的兴致,和喻文州交换了位置,开车往回赶。

  


  相亲小分队:

  

  张佳乐:文州文州,哥们,怎么样,帮我问你男朋友了吗?信息素可以靠手术改变味道吗?

  

  喻文州:问了,被误会我想让他换信息素味道了。

  

  张佳乐:你和他说是我问的啊!

  

  喻文州:告诉我男朋友我和他约会的路上帮一个omega好友咨询?

  

  张佳乐:你告诉他你的omega朋友是榴莲味的,他就会流出同情的泪水同时告诉你答案的。

  

  喻文州:算了,我对他很有好感,不想冒险。

  

  张佳乐:十年好友啊……抵不过见过两次面的相亲小哥?

  

  喻文州:抵不过。

  

  张佳乐:行吧行吧,但是有一件事。我预约了明天的专家诊,你要陪我去,必须陪我去,还要假装是我爱人,因为我再也不要一个人去医院,被所有人误会我因为信息素是榴莲味的而单身。

  

  喻文州:好吧。对了,你医院去得多,能告诉我生育科有没有alpha或者beta医生吗?我记得zf一直要求生育科里面的医生都是细心温柔的omega。

  

  张佳乐:不知道,明天你陪我去医院看看不就知道了。怎么了?

  


  喻文州正要再回复,见黄少天怒气冲冲的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想多了。细心不好说,但黄少天离温柔这个词相距甚远。他还想说什么,被黄少天凶巴巴的赶下了车。

  

  “再见!”黄少天语气敷衍,开走车之前心里还憋着一句“最好再也不见”。

  

  可惜天不从人愿,想着这段感情必须马上过去的黄少天决定找时间和喻文州说清楚再拉黑喻文州。没成想第二天下午刚上班就和喻文州在他工作的医院偶遇,而且自己这位前男友喻文州还带着自己“夫人”来医院生育科做检查。

  

  黄少天感觉自己这次相亲真是遇到了极品中的极品,单纯alpha主义,霸道独断就算了,结婚了还来相亲,而且认真的和他讨论过婚后生活。

  

  他忙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歇一会,可刚坐在自己办公椅上,满脑子都是喻文州和另一个男的并肩上楼,而且一路还有说有笑的场景。

  

  他当时多了个心眼,想着要告诉喻文州的爱人喻文州有多渣,所以向护士台询问了喻文州爱人的名字。赶巧了,人家是来看生育科的,如果不是挂专家号,说不定那俩人还能排到黄少天手里。

  

  黄少天知道自己的医生身份,不能在医院惹事。他这几年也一直在用耐心好脾气的形象示人。但这次喻文州简直是碾压了他的底线。

  

  心烦意乱的黄少天把手里拿着的文件夹“啪”的一声扔桌子上,站起来就往生育科专家诊室走,以观摩学习为借口进了屋又去了诊室的里屋,就等着喻文州送上门,抓他一个措手不及。

  

  五分钟后,喻文州和张佳乐进了屋。

  

  生育科的专家陈大夫是出了名的耐心细致。等人落了座又喝了口温开水,他才开口询问张佳乐的基本情况,“姓名,年龄,婚姻情况,你哪不舒服吗?”

  

  “张佳乐,二十八岁,已婚。这是我先生。”张佳乐说完看了喻文州一眼,心里越来越虚,声音越来越小:“我倒没有哪不舒服,就是想问问能不能后天修正信息素味道。我是榴莲味的……”

  

  黄少天再也忍不住,冲出小屋指着喻文州的鼻子愤怒道:“喻文州,你还是人类吗,吃够了榴莲味的想换红烧肉味的,红烧肉味的不从你你就给榴莲味的做手术让他改气味。你为什么这么不尊重信息素本身的气味,一定要改动它?”

  

  喻文州一愣,下意识反驳:“不是我想改。”

  

  “他想改,他想改你就让他改啊?榴莲味的信息素怎么了?说不定有人就喜欢闻榴莲味呢?人为改动,手术改动,这些不是不可以,但是对omega的身体健康有很大的影响。你就算不懂那些专业知识,你总知道没事不要乱做手术吧?”

  

  陈大夫在中间打圆场:“小黄,人家张先生信息素是榴莲味的,想要改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嘛。这样,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出去。”

  

  “不行,我还没说完,除了榴莲味信息素我不同意手术更改外,我还有别的事要说。”黄少天说着,走到喻文州身边打算拉住喻文州以免这个人渣待会羞愧脱逃。

  

  陈大夫见黄少天在自己诊室连连惹事,脾气也上来了,站起来指着黄少天道:“黄大夫,你说想观摩学习我答应你了,还让你去看我这些年的档案。可你现在居然跑出来给我捣乱。我在这家医院工作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粗暴的omega!我请你现在就离开我的诊室。”

  

  “你是omega?”喻文州转过头问黄少天。“少天,我记得你说自己是alpha。”

  

  “你有媳妇还相亲,你好意思说我?”黄少天指着坐在椅子上的张佳乐。

  

  诊室里安静了三秒后,黄少天看着张佳乐开了口,“靠,没想到你还真是榴莲味的信息素。这么多年,都不说别的,就十几岁,你第一次发情期那会,你是怎么和班里人解释你没放屁的?”

  

  张佳乐铛的一声,伏在面前的桌子上,恨不得像鸵鸟一样脑袋扎进土里。

  

  屋内另外三个人赶忙问他哪不舒服。

  

  张佳乐终于抬起头,指着门口围观的几十号人,颤颤巍巍道:“完了完了,过不了几天全世界就都知道我是榴莲味的了。”

  

  黄少天哼了一声,不屑道:“跟你多有名大家多在乎你似的。想什么呢,你信息素是臭榴莲味的这件事撑死了也就是本市人都知道。那怎么了,你还网红了呢,以后说不定能专门售卖你的榴莲味信息素。”

  

  张佳乐:…………

  


  黄少天成功拿到一血。


评论(41)
热度(1069)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