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我就想找个beta谈恋爱结婚怎么就这么难! 03 (喻黄 ABO)

  《Up Day》(上天)预售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通贩链接:点我

   不许笑我上中03!!!(重要的话加黑还要打三个叹号)


     =====


    张佳乐忍无可忍,站起来关上门,关门的时候还不忘怼围观群主一句“看什么看”,而后指着黄少天鼻子问陈大夫:“这是你们医院的人对吧?他公布我的个人隐私,而且是故意宣扬,我要告他。”

  

  陈大夫打圆场,“张先生,您别激动,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你还敢劝我?行啊,我连你一起告!”

  

  莫名其妙帮助黄少天犯错的专家架不住被患者这么说,扔下一句我去叫负责人就出了屋。

  

  黄少天原本想着婉转点告诉张佳乐关于喻文州相亲的事,可见张佳乐说要把事诉诸法院,更是怒火中烧。可他转念一想,张佳乐所托非人还撞到他枪口上这件事更有趣,于是忍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看了喻文州一眼,切了一声开起了嘲讽,“你都后院起火了还要告我,心够大的了。也不怕告完我转眼看见喻文州卖了你们俩的房和车过来追我。”

  

  “这都哪跟哪——”张佳乐话说一半,想起来自己和喻文州还有个夫夫人设,用盖住喻文州那句“我不是”的声音,看了一眼黄少天别在白大褂上的胸牌,恶狠狠的回击道:“黄少天是吧,我和文州的家事轮不到你插嘴。”

  

  黄少天脸色一变,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你不能这么解释。”喻文州早就想说话,但黄少天和张佳乐打嘴仗打的太厉害,你一句我一句跟说相声似的无缝连接,而且音调也越来越高,他一直有心无力。此时终于得了空,他马上对张佳乐道:“别乱说了,告诉少天实情。”

  

  处于上风并且以为黄少天伤心难过喻文州有对象的张佳乐洋洋得意,“我说的就是实情,我是过来孕检的。”

  

  “孕、孕、孕、孕检……?”黄少天话都说不利索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喻文州。原本喻文州的已婚相亲已经在黄少天接受范围外了,现在他才知道居然喻文州还是在配偶怀孕期跑出去相亲,而且喻文州的爱人知道真相后毫不在意甚至还很高兴,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喻文州扶额,转头和张佳乐道:“和少天道歉,或者以后自己去医院。”

  

  张佳乐见黄少天发愣,以为自己戳了黄少天痛处,简直美滋滋。恨不得下一秒就双手叉腰,挺着肚子让喻文州打:“道歉?他那么大声音说我信息素味道弄得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我还没要他道歉呢,你胳膊肘往哪拐呢文州?我们认识二十年了,我们的感情是你跟黄少天那点情分可以比的?”

  

  喻文州叹口气,留下一句“我去看看陈大夫去哪了”,也成功从现场脱身。

  

  屋里只剩下黄少天和张佳乐互相看着对方。

  

  张佳乐喜气洋洋,一脸的胜利在望。反观黄少天,他想了想主动退让了一步,和张佳乐诚恳道:“你以后可别这么说了,刚才多危险啊,他要是说‘是’,咱们俩都下不来台。而且我和你说吧,虽然我不想地图炮,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alpha骨子里那种喜新厌旧程度不是你能想象的,所以我建议你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千万千万不要把话说这么绝对,万一你被打脸了我们都不舒服。你说那个omega想被一个结婚以后又家暴又出轨还逼自己omega做手术改变信息素味道的alpha喜欢?感觉在被垃圾场喜欢一样,是不是?”

  

  黄少天说完,拿起手机噼里啪啦输入一句句对喻文州教育叮嘱的话,从应该如何维系家庭到怎样照顾孕夫一应俱全,去掉言语中的嘲讽之意,内容十分充实。

  

  在黄少天低着头,手指按个不停的时候,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张佳乐,抿了抿嘴道,“不用你说,我家那位好着呢。哦,我是说,他可不比喻文州差。”

  

  你外面也有人?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已发送】,又追过去一条消息。

  


  黄少天:但你们要实在过不下去,离也不是不行。毕竟我只是个外人,路人,陌生人,对你们复杂的夫夫3p还是4p生活不是很懂。

  

  黄少天:忘说了!我也不想懂!你千万别和我解释!请继续群P,不要算上我!

  

  喻文州:我们是朋友。

  

  黄少天:不不不就算张佳乐外面也有人了我也不想和你做朋友。因为你实在实在是太渣了,电视剧里面丧心病狂的男二号都没有你给力,你简直就是渣a典范你自己知道吗?要不是我工作太忙没有比较充裕的休息时间我都想好好采访你,让你讲述一下那些年被装B的你渣过的O,然后再给你写本书,保证你不出半年就妥妥的火了。唉我和你废什么话啊!总之就这样,拜拜!

  

  喻文州:少天,我是说,我和张佳乐是普通朋友关系。(未发送)

  

  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点击进行好友验证。

  

  喻文州切换窗口,点开了张佳乐的头像。

  


  仅仅过了二十秒,一脸春风得意的张佳乐全然没了之前怼‘天’怼地的气势,他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打起精神认真道,“黄大夫,我和你说实话吧,我没怀孕。”

  

  “啊?那你刚才闹什么呢?”黄少天把手机揣回白大褂口袋里,看着张佳乐的脸等下文。

  

  总算回来的喻文州微微倚靠着门,双臂交叉在胸口提醒张佳乐,“不是这句。”

  

  “行行行,”张佳乐无奈,“我也没结婚,行了吧。”

  

  “没结婚怎么了?就算你们俩只是交往,那喻文州背着你相亲也够缺德的了。”黄少天反驳。

  

  张佳乐纠结了一会怎么正确表达这件事的经过,没等到黄少天再追问,他的手机震了起来。看完消息的张佳乐脸上表情十分精彩,挣扎了一会才下定决心道:“这么说吧黄大夫,之前我都是骗您的,我有我的alpha。至于我和文州,我们就是发小,纯洁的友谊。但是文州这个人从小就特别优秀,和他多沟通多聊天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总之我以我的节操发誓,喻文州是个举世无双好alpha,嫁给他只赚不赔。”

  

  黄少天嫌弃的看着张佳乐:“前面那些你之前是说谎、喻文州又成了绝世好人什么的,我都不和你较劲,我现在就想知道一件事,节操那玩意,你有吗?你用你的节操做保证是不是有点欺负人?”

  


  不不不没你们俩欺负人,还没搞一起呢就组团欺负我了。张佳乐在心里还嘴。






      黄少天:

评论(28)
热度(1017)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