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无意中得罪了领导,一年后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02 (喻黄 ABO)

  我改了,不许笑我……和基友聊天突然聊出来一个梗,临时加了进去……

  前文链接:01


      《Up Day》(上天)预售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通贩链接:点我


  ===

  

  “黄少,黄少,看路!看车!”沉默过后的徐景熙见黄少天竟然低着头回忆过去,大声提醒。可还是晚了一步,两人的车和前面那辆发生了轻微剐蹭。

  

  还好不是什么名贵车。黄少天拉开车门走下去敲了敲司机位置的窗户,递进去一张名片:“不用等责任划分了,我负全责,上面有我传真号,发票传真给我,我报销。”甩完帅,他正打算扭头走人,见车后座的窗户降了下来。

  

  “少天?”

  

  “现在社会都喜欢玩自来熟是不是?你谁啊就这么叫我?都拿着我名片了看见我的职业了叫我一声黄律师很难吗?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说是不是?”黄少天烦躁的转过头,对上了后座老板的视线。

  

  那人也不多说什么,把窗户全降下来,露出整张脸,而后也递过去一张名片,“叶修,刚留学回来。当年咱们一个法学院的,忘了?”

  

  “老叶?”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想要多聊两句听见后面车喇叭声对叶修做了个打电话姿势小跑着回了自己车旁边。他要拉开门的时候才发现徐景熙已经坐到驾驶座上了,只好绕回副驾驶那边拉开门坐进去。

  

  徐景熙见黄少天上了车,拍拍黄少天肩膀让他放松,慢慢回忆自己和新老板的爱恨情仇,“黄少,你好好休息,我来开车吧。等下给你送回家,我再开去4S店维修。”

  

  “你说到这个,”黄少天一边低头按照叶修名片上的手机号加对方微信一边道:“叶修那边修车的钱我就不管了,我的车如果走不了保险就自费,明天我搞个报销单让我新老板报了。反正剐蹭是上下班期间发生的,他对我不仁就别怪我和他计较我花的每一分钱。”他话音刚落,叶修那边就通过了好友验证。

  

  黄少天坐在副驾驶和叶修连打字带语音的聊了一会,快到家的时候被叶修问及工作问题。

  

  黄少天早被带有目的性和他聊天的叶修吹捧的忘了自己刚才和喻文州的对峙,按下语音键张嘴便道:“你就算大我一届也知道我是我们那一年的传奇人物吧?开校以来录取生里的最高分,连续四年的一等奖学金和最佳辩手都是我。我毕业年的上半年就有好几个公司想录用我。不过我还是去了当时我认为最有发展的企业,喻氏娱乐有限公司。现在他们公司是G市最大的娱乐影视公司。我是他们的法律顾问,长久的、稳定的、明天即将续签合同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想来我这边一杯羹是不可能的。”

  

  这条语音发出去之后,黄少天拍了拍脑门,发给徐景熙一条消息。

  

  黄少天:还是尽量走保险吧,别麻烦我新老板了,我刚才想了想,决定和新老板和平共处。

  

  徐景熙:……黄少,老实说,你能想开我也很高兴。我还想着以你的个性,现在八成拿着续签合同打算一纸诉状往法院告呢。


  

  坐在书房里的黄少天看着面前的合同和红笔,心里琢磨着不久的将来徐景熙就可以出师了。因为他说的没错,自己之前是那么打算的,但是和叶修聊天之后他决定还是从合约里找问题,只不过接下来会拿来要求新老板给他更好的待遇,而不是闹上法院。

  

  “喻文州是吧,我作为和喻氏娱乐签订长期劳务合同的唯一法律顾问,让你知道什么叫反客为主。”


       做了决定后的黄少天几乎彻夜没睡,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敲开了喻文州办公室的门。

  

  喻文州从小受的是最顶尖的教育,且不说他举手投足间的自信,就连一个微笑都保证嘴角停在恰到好处的位置,只不过依旧让黄少天很不顺眼就是了。


      “做好决定了吗?黄律师。”

  

  “我稍微修改了合同里的部分内容,”黄少天拿着手里的A4纸走进喻文州办公室,坐在喻文州办公桌对面。“我们先不说那些上流社会的客套话。合约签了之后再把酒言欢我都OK。我这个人向来秉承先小人后君子的处事原则——我好好说话呢你转过头就算了,还笑?”

  

  “抱歉,我只是觉得黄律师说的不是事实而已。”喻文州起身,给黄少天倒了一杯温水,“毕竟一年前庆功会上您不是这么对我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您是先君子后小人。开房前连几十年都许诺了,事后只留一张纸条就人间蒸发了。”

  

  刚接过温水喝下去一口的黄少天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去,他扭头,捂着嘴咳了好几声,才把呛到气管里的水咳出来:“你说什么呢,谁一年前认识你了啊,你谁啊,居然对我为人处世原则指手画脚的,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行得端走得正,我根本没在什么淫乱的派对上见过你,也没有混乱的私生活!”

     

      喻文州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黄少天更不爽,索性背起了书:“根据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现在我们是在没有摄像头的房间里,你出去说给别人听试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是什么意思你懂吗?我一点也不介意我们下次在法院见。”说到这,他把合同往喻文州的方向推了推,“总之别废话了,我要改的都用红笔在原合同上写清楚,也打印出来改后的了。我们该进签字的签字,需要盖章的盖章,然后继续互不认识。”

  

  喻文州把桌子上的续签合同转回到黄少天面前,“黄律师,我不从事司法工作,不喜欢找物证证明对错。但是一年前我见的某张纸条和这上面的字迹是一样的。在您刚才长篇大论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您的修改。我可以接受,前提是您收回说过的话。”

  

  “我以为多大事。”黄少天摊手,“OK,我收回我们下次法院见那句话。满意了?”

  

  “是一年前那句话。”

  


  五分钟后,徐景熙收到一条黄少天发过来的,时间不长但饱含愤怒情绪的语音。

  

  “徐景熙,我昨天和你说的都是错的,喻文州那个小心眼根本不是我的菜,我那天是酒后需要发泄才瞎了眼勾搭喻文州。如果他去拍电影,我每天都花钱雇水军骂他演的垃圾,一直骂到电影下映。而且我要告诉你,不,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千万不要见色起意。一年前我做的那件事将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因为它影响了接下来我生活和事业以及等等等等,从大到小的每一件事。比如今天,因为它,我又收获了一个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的羞耻回忆。”

  


  “你搞没搞错?我所有的改动都是正常修改范围内的!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附加条约,我所有申诉是合理合法的!”

  

  “嗯。”

  

  “喻文州,我为喻氏娱乐工作了三年,三年里我尽心尽力没做过一件错事。如果我不干了,你们很难找到和我一样优秀的法律顾问。”

  

  “我知道,叶律师联系过我,我拒绝了。因为在我心里您是最合适最优秀的。”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把一年前咱俩上床的事说出去?”

  

  “门在您的右手边。”

  

  “…………”黄少天扶额,“I am sorry。”

  

  “为什么?”喻文州笑了笑,拿回黄少天修改后的合同,等着黄少天下一句话。

  

  “现在想想,那时候其实没那么疼,大部分时间都挺舒服的。”






         黄少天:


评论(58)
热度(1401)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