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无意中得罪了领导,一年后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04 (喻黄 ABO)

  这两天在宾馆+飞机上码更新,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发出来。要对得起我的奖牌!

  然后说一件事……我为了参加cp找我娘亲开了假条,昨天才知道我娘亲给我开的崴脚休息两周,等于一口气开到了圣诞节……(无敌强悍)我发给领导假条之后领导把我的出差换成了别的同事,于是我可以去帝都O玩啦!

  最后就是,cp好多妹子来买本了!谢谢大家!注意repo本子请谨慎!有两个湿纸巾是不能repo的,会被屏蔽!我已经看见好几个repo通知,但是我点进去就没了……

  前文链接:01 02 03

      《Up Day》(上天)预售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通贩链接:点我


  =====

  

  喻文州被黄少天的动作逗笑,正想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

  

  黄少天见喻文州不做反应,马上开口道:“你有电话不接发什么愣啊?还是故意找机会开除我?喻文州我现在很认真的和你说啊,通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我已经看透你了。你这个人有甩锅的习惯,而且自带那种随时随地说甩就甩的特性。所以我为了不背锅,现在严肃认真的提醒你,电话你可以不接,公事你也可以不干。但事后可别仗着是我领导就逼我承认是我不让你接电话的啊!”

  

  喻文州有些无奈,皱了皱眉头问道:“少天把我当领导了吗?”

  

  当然没有!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器大活不好,拿我练床上技术等着以后有机会撩年轻靓丽omega的大龄处男。黄少天避开喻文州视线默默在心里回答,并伺机逃离喻文州的alpha气场。

  

  就在黄少天满脑子小心思的时候,喻文州接通了来电,和电话那头的人谈了起来。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喻文州的来电说的是法律案件时,喻文州和那边的谈话已经在尾声了。

  

  “处理的怎么样了?能私下和解吗?”

  

  已经站起身想要离开的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这么问电话那头的人,又默默坐了下去,甚至还往喻文州电话那边靠了靠,屏住呼吸继续听喻文州接下来说什么。

  

  “倒也不是不能,但是需要不少钱。那人把和解金额咬的很紧。”

  

  “把价格发给我,我明天再召集高层开会研究。”喻文州说完挂了电话。

  

  正假装认真吃蛋糕的黄少天一听这话立刻着急了。不仅把手里的叉子放下了,连嘴角的奶油渣都忘了擦,伸手拉了拉喻文州袖子,急忙问道:“什么官司?是你们公司又不小心侵权了还是哪个演员酒后无德干什么了?我是你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为什么不问我?你当我不存在是不是?我不相信有什么官司不能打,必须要付出巨额赔偿金进行和解。”

  

  “我们公司。”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加重了“我们”这两个字的读音。

  

  明白了喻文州表达的意思的黄少天却还是装听不懂,甚至故意回击喻文州道:“是啊,你们公司啊。我说喻文州,你好歹也是公司老总,堂堂喻氏娱乐的一把手!你能不能不要和我计较那些有些没的细节,多说说事件的重点?”

  

  “我不能把对公司有负面影响的消息告诉一个局外人。”喻文州把通讯录打开,点开叶修名字想要打过去电话。

  

  黄少天一把按住喻文州的手机屏幕,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比任何时候都急切:“我们我们,我说的是我们,我们公司,有你有我,我们是一家。”

  

  喻文州回看黄少天,伸手抹掉了黄少天嘴边的奶油,笑道:“你先吃,吃完我们再讨论。

  

  自己心心念念百年难遇的诉讼很可能送上门了,黄少天哪还顾得上吃甜点?他把面前的盘子往前一推,又拿起纸巾认真的擦了擦嘴,看着喻文州表示自己已经吃好了。

  

  喻文州上下看了看黄少天,这才告诉黄少天整件事情况。

  

  喻氏娱乐一直以来的台柱子一哥对外宣称自己单身,上周被拍到他和自己儿子在游乐园的照片。喻文州联系对方询问,没想到对方坦然承认自己早就成家也有儿子,只是一直隐瞒。

  

  现在偷拍记者拿着照片找上公司,那位一哥表示自己不会正面回答任何相关疑问,让公司想主意处理。喻氏娱乐高层开了两次会后,一致建议稳妥起见,和那个记者达成和解。

  

  “等等,”黄少天做了个暂停手势,“你的意思是,你们……我是说我们公司高层最近紧急召开了会议,还是两次,但是一次也没有找过我,是吗?”

  

  喻文州点点头,“是这样的。”

  

  “所以你叫我把自己当成公司的一员,然后你们开会没我的事?!这还是在我还是公司唯一的法律顾问的前提下。这世上还有这种不讲理的老板???”

  

  “如果你把我当作你的老板,就不会认为我不讲理了。”喻文州戴上轻度近视镜,一边低头看和解协议一边摇着头道:“除非你早就在心里认定我们是平等的。”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对喻文州连翻八个白眼。

  

  我们当然不平等,我比你高级多了,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是遇到什么事都要用钱解决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不管我参加没参加你们的什么高层讨论会。我的建议都是不和解。”黄少天说完,见喻文州还在低头看合同,干脆一手拍在喻文州正在看的和解协议上,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我和说那个记者太傻了,第一,他查都不查你的背景就要坑你的钱。第二,就算他查不到你的情况,总该知道喻氏娱乐的法律顾问是谁吧?我,黄少天,G市政法圈最有名娱乐官司律师,三年来都是喻氏娱乐王牌律师。我宣布,从这一刻起,那个记者彻彻底底的死定了。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气势如虹的告诉他,想公布什么就公布什么。但是最好考虑好被辞退之后从事什么工作好。因为他会被所有传媒相关职业封杀。接下来等他公开照片就好了,我保证把他告到哭着求你私下调解。而且是他上赶着给你送钱。”黄少天说完,又拿起餐叉伸着胳膊叉起来蛋糕上的芒果送到自己嘴里,而后对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和喻文州谈话的服务员道:“美女,结账。”

  

  服务员走过来微笑道:“好的。一共消费一百零五元。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黄少天站起来要跟服务员去前台,谁知道训练有素的服务员当着他的面转过身对喻文州道:“喻先生,您夫人的钱我们可以收吗?”

  

  “可以。”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吃瘪的样子,摘下眼镜对黄少天道:“谢谢少天请客,下次我请。”说完,拿着手里的文件出了咖啡厅。

  

  黄少天手里的工资卡险些被他捏断。他恶狠狠的瞪着喻文州的背影,然后问了服务员咖啡厅的意见簿在哪。

  

  那一天,喻氏娱乐底层的咖啡厅意见簿多了整整三页的“意见”。


评论(38)
热度(1222)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