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无意中得罪了领导,一年后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05 (喻黄 ABO)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Up Day》(上天)现货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现货链接:点我


       =====


  之后几天,黄少天以为喻文州按照他说的做了,也就没有太关注这件事,而是一边等喻文州的消息,一边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几个比较大的明星肖像权的案子上。

  

  “这个你帮我处理一下,”见徐景熙忙完了手头的工作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黄少天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扒拉出来一个牛皮文件袋,一边解开绕在上面的细绳:“P图给自己商品做广告的我见得多了,但我真是第一次见给这东西p个男的做广告。而且那个美工他要是找个明星也就算了,你看这图,左边是喻文州右边站着我,我们俩给这东西做广告是不是大材小用了点?好吧喻文州不好说,我,当然了我也长得好看,但是最主要的是我有知识有文化,精通民法刑法诉讼法,随便从哪翻出来张照片让我给卫生巾做广告这算什么事啊?”

  

  徐景熙探头看了看广告图,黄少天旁边写着给活泼开朗的你,喻文州旁边写着给文静内敛的你。憋了半天硬是忍住了没让自己笑出声来:“那个……至少人物照片对应性格拿捏的挺准确的,对吧。”

  

  “准个屁啊,”黄少天拿起来档案袋打了徐景熙肩膀一下,“影响我和喻文州对外形象的这个案子要快点处理,总之你既然忙完了就先帮我收集一下厂家的详细资料,包括他们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是谁,联系方式,哦还有你看看他们是不是正经企业。我感觉能干出来这么不靠谱的事的公司八成从高管到普通员工,所有人都是法盲。”

  

  徐景熙从黄少天大段大段的话里找出重点,随手扯过来一张复写纸,用空白部分记录黄少天的要求。

  

  黄少天一边思考还有什么徐景熙可以帮忙的一边叙述。不经意间低头看了一眼徐景熙用来记录的纸后,也不管徐景熙还在写什么,扯过来纸快速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指着最上面几个黑色加粗大字问道:“这是什么?”

  

  “黄少你这是怎么了?就算生气别人未经你授权使用你照片给卫生巾做广告也不用气的汉字都不认识了啊。”徐景熙扶额:“而且我说实话,你不是明星,人家用你照片也是对你颜值的肯定了对不对?”

  

  原本因为上火牙疼的黄少天听徐景熙这么说,托着腮帮子哼哧了一声,用舌尖顶着牙根含含糊糊道:“这个case是我的。”

  

  “嗯?你是说这个台柱子和儿子在游乐园被偷拍的事?”徐景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私下和解的合约是我打的,喻老板这边一次性支付三百万买过来底片原件和所有复印件。”

  

  “嘶——”黄少天觉得牙更疼了,可能脑袋上还冒小火苗了。

  

  “不过具体多少钱是喻老板和那个记者商量的,我就不知道了。”说到这,徐景熙顿了顿,似乎还有话补充,黄少天却已经拍桌而起。

  

  “这个喻文州,减忠心耿耿的我的年薪,然后拿着扣掉的原本属于我的钱跑去养那个威胁他的记者。简直,简直天理何在啊!”

  

  跟着黄少天混了几年律政圈的徐景熙也大概猜得到黄少天想怎么做,撇撇嘴道:“我知道大概情况是,这事告上法院不是必输的官司,当时还让喻老板把案子给我,我去找突破口。谁知道他给我一个手写版的和解书,让我帮他打出来。”

  

  黄少天听了徐景熙的话更是愤怒。要是喻文州单纯的不信任他也就算了,喻文州连徐景熙的话也不听,防贼一样的防着他们俩,宁可给外人钱也不让他和徐景熙参与到公司的事情中来。想到这他再也忍不住,腾的站起来,直奔喻文州办公室。

  

  之前不和你计较是我大度有涵养,今天再不动手揍你一顿我就是个缺心眼。拿着那纸契约书走到喻文州办公室门口的黄少天心里嘀咕着,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喻文州的办公室门。

  

  黄少天的到访让正在打电话的喻文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握着手机对黄少天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黄少天正热血上涌,被喻文州制止后逆反心大起,索性走到喻文州面前把手里的纸拍在喻文州的办公桌上,直愣愣的瞪着喻文州:“解释。”

  

  握着手机的喻文州侧过头,压低声音道:“爸,我等下回拨过去。”

  

  “干嘛挂电话啊,不告诉你爹你是怎么败家的吗?”黄少天右手食指敲击着和解书上面印着的“三百万”三个字,“不信任自己公司的法律顾问,跑去和别人签协议,被我发现就装傻,买负面消息的钱不够就给你亲爹打电话。行啊喻文州,好事都让你占了。我就负责当那个废物法律顾问,被圈子里的人笑话就行了对吧。计划通啊你。”

  

  “少天,”喻文州皱了皱眉头。黄少天不愧是律师里面的佼佼者,不仅吐字清楚逻辑清晰,而且讲起理来一套一套的,自己根本没有插话的余地。只有等黄少天恶狠狠瞪着他的时候才勉强说了一句话:“你先听我说可以吗?”

  

  “呸!”黄少天简明扼要拒绝喻文州的请求,对着喻文州手机大声道:“转告你那个看走眼让你这个草包接手公司的爹,竖子不相为谋。通俗的说就是从今天起,你这尊佛我不伺候了。考虑到你是没什么文化的土豪富二代,文化水平近乎为零,我可以说的再明白点——”说到这黄少天摘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公司进出证,豪气的往喻文州桌子上一扔:“小爷不干了。”

  

  说完这句话黄少天感觉神清气爽,这几天的憋屈都释放了出来。他头也不回的出了公司,开车直奔别墅。一路上他甚至为自己的以后做了简单的打算。

  

  先去国外的什么小岛上休个假放松放松,再回来找喻氏对头公司的老板……卧槽不对,G市喻氏一家独大啊。那就去别的地方走走转转。我这份简历给谁看谁能挑出来毛病啊。黄少天想着,停好了车回了家。

  

  他家是别墅,不过是租赁的。当初黄少天选房一眼就看中了这块绿化面积是别的地方一点三倍的小别墅区。

  

  黄少天进屋后先冲了个澡,简单擦干身子连内裤都没穿就往被窝里钻。

  

  他最近因为喻文州心情一直不好,睡眠也都是短缺状态。现在他最迫切的需求无非是睡十几个小时恢复自己的好精神。

  

  去他的喻氏,我这辈子都不想看见喻文州了。

  

  黄少天嘀咕着闭上眼睛,还没睡着就听见手机响个不停。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消息,疲乏感和睡意顿时烟消云散。

  


  徐景熙:喻老板去找你了。对了黄少你知道你的别墅是租借的喻老板的吧?他貌似有门钥匙。

  


  伴随着屋外的开门声,黄少天一秒坐起身,在凌乱的床上寻找自己的睡衣睡裤。

  

  衣服呢我衣服呢就算找不到睡衣找个T恤衫也行啊!黄少天绝望的看着加宽双人床,一瞬间有了光着身子去客厅穿上那身扔在洗衣篓里的衣服的欲望。

  

  可喻文州正在通过客厅的脚步声以及推开卧室门第一句话让黄少天自己对未来的人生感到了前所未有过的迷茫。

  

  “少天?你……在做什么?”

  

  黄少天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最主要的是他的两只手竟然还很巧合的放在大腿根部。说他什么都没做就算是他自己也不会信。

  

  “我在……你别乱想啊,我就是普通的裸睡。”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把空调被往上拉了拉盖住上半身,胡扯八扯道:“有什么好奇怪的?科学家说裸睡有利于身体健康,不得妇科病。我很在意健康的,所以本着遵从科学角度,我每天都裸睡。”

  

  “……”喻文州无言以对。

  

  更崩溃的是黄少天——等等!我刚才为了不让喻文州以为我在那啥,貌似和他说了别的很不得了的话啊!






         黄少天:

评论(37)
热度(106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