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无意中得罪了领导,一年后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番外 上 (喻黄 ABO)

  争取上下写完,写不完就上中下。番外的话字数方面我还是可以把持住的。之前因为家里的事一直在忙,好不容易忙得差不多了居然得了智齿冠周炎,惨烈……考虑请一天假去拔牙……

  然后就是,周日的全职only我会带一些我lof同款头像徽章。是无料,因为不算全职相关就不拿出来了,想要的妹子和我说一下然后在我的注视下把徽章别在身上逛展就好啦~希望到时候满场都是特特猫!(可我并没有做那么多徽章><)


      《Up Day》(上天)现货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现货:点我


  =====

  

  “女士先生们,Ladies and gentlemen,这次我的全球演唱会第一站美国站的开门红都要归功于黄律师的机智勇敢以及高超的业务能力。所以庆功会开始前,让我们所有人鼓掌欢迎他讲两句。”

  

  被歌手吹成救世主黄少天的站在台下,压抑着下一秒就跳上台上滔滔不绝自夸的欲望,努力露出英国绅士般的姿态,回身拿起一杯香槟,笑着举杯道:“Cheers。”

  

  不随便发表自己的态度,保持一定的神秘感是他入职以来营造的效果。而且很明显,喻氏娱乐从大老板到保洁员,都很吃这他这一手。

  

  “这票干成之后喻老板大概要把我捧上天了,明年年薪是开六百万呢还是八百万?总觉得我的身价可以突破一千万了。”把香槟一饮而尽后的黄少天站在角落低头和自己的助理发语音吹嘘,“老实说我觉得老喻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是时候找个接班的了,可我每次想要劝他急流勇退的时候,一想到如果换人掌权我可能就不吃香了,立刻就怂了,又希望他能多在位几年。”

  

  “黄少,”黄少天私交不多的一个同事拍了拍黄少天肩膀:“这次真是全靠你了,这一杯我干了。”

  

  黄少天转过头,见是发展部负责人,挑了挑眉毛,轻描淡写道,“陈经理客气了,不是多大事。”

  

  陈经理见黄少天没有喝酒的意思,索性主动拿起来一杯香槟递到黄少天面前:“我敬您。”

  

  “我不能多喝。”黄少天摆摆手,心道喝多了露馅话多属性,让你们以为我不是高冷男神那可就坏了。他抿了抿唇,尽量简短回答:“身为律师,要时刻保持清醒。”

  

  陈经理脸上有些挂不住,想要再说什么,看见宴会的窗边站着一个人,和黄少天说了两句客套话就端了酒杯凑过去。

  

  一时间没事干的黄少天视线跟着陈经理,看见了窗边人的侧脸。

  

  黄少天从分化期起就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另一半什么样。他之所以对这件事这么在意是因为虽然他本人有一张一笑就阳光满满的帅脸,而且是不戴口罩上街回头率都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那种美颜。可他偏偏对自己的相貌不感冒,他喜欢的,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还有点性冷淡的男神脸。

  

  “侧脸最好像学神,自带捉摸不透气场。看正脸表情不多,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是偶尔笑一笑你就能感觉到桃花朵朵开。”黄少天曾经这么和自己的助理徐景熙描述并憧憬:“如果真有这种人存在,并且没有对象,还那么巧的让我碰上,我保证就算捡地上的板砖,用‘这块是不是你掉的’来搭讪也要搞到那个人的联系方式。问他愿意包养她或者他二十年起步,不计较性别。我是说任何一种性别,总而言之就是即使被上我都愿意。可惜这种特别符合我审美的人我还从没见过。”

  

  窗边那位“神仙”似乎察觉到了黄少天,同样婉拒了陈经理的搭讪后,感受到背后的视线,转过头对黄少天笑了笑,拿过陈经理举了半天的香槟,对黄少天敬了敬,抿了一口杯中酒后又转回身。

  

  对上“神仙”眼神的黄少天感觉心跳到一百八,等对方转回身才反应过来当初和徐景熙说过的择偶标准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发现每一条都符合他的要求。见识了男神微笑的黄少天甚至可以把“桃花朵朵开”的笑容描述的更文艺些——自信、温和,仿佛让人沐浴在初秋的阳光下。

  

  就是他了。黄少天暗暗握拳,拿起香槟走上前。

  

  “我真的不会喝酒,不好意思。”换个人攻略依旧失败的陈经理和端着酒杯的同样尝试搭讪的黄少天擦肩而过。

  

  两头都吃了瘪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和黄少天,见刚刚以“不能喝”和“不会喝”为由拒绝他的两位大咖碰起了杯。忍不住摇摇头,心想自己果然和那两位不是一类人。

  

  “黄律师,和对方公司私下调解的时候我和朋友也在现场,您表现的十分优秀,出乎我们的意料。”

  

  一心惦记和神仙美人过下半生的黄少天根本没听喻文州在说什么,而是靠近了喻文州一点,凑到喻文州耳边套起近乎来:“美……呃我是说你看,咱们这么有缘分,一眼就瞧见彼此了,你也就不要这么生疏的叫我黄律师了,叫我少天吧。

  

  “好。少天。”喻文州一口答应下来,正要自我介绍,被不远处某个知名导演和男人打了叫了名字。

  

  “文州。”

  

  “李导。我这边先不招呼您了,您请随意。”

  

  “文州,好听。”等喻文州和导演打完招呼,黄少天环着双臂对喻文州道:“好,以后我也这么叫你了。如果以后我们关系能再近点,这个称呼说不定就是我专属了。”

  

  “好。”喻文州点点头,对黄少天伸出手:“对了,有句话刚才一直没时间说。感谢你对喻氏做的贡献。”

  

  “唉,你怎么还这么客气。”黄少天握住喻文州的白净手,感觉喻文州眼里有话,而且似乎和他的想法差不多,干脆对喻文州做更深的暗示来:“文州啊,你是歌手还是演员?今天这个庆功宴貌似请的都是和演唱会相关的人,但是我看你实在是有点眼生。可你要是说自己是幕后工作人员,那绝对可惜,简直暴殄天物了。”

  

  “怎么说?”喻文州笑了笑,看了黄少天一眼。

  

  总算舍得放开喻文州手的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暗自发誓就算是下药也要把自己未来对象拐上床。想到这,黄少天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装作不经意道:“夸你好看啊。不过娱乐圈嘛,虽然我不混,但是我也懂,光好看不行,还得有人带你出道。我举个例子啊,如果娱乐公司老总想捧一个人,那个人不出半年就能大红大紫。但是如果那位老总都不知道自己公司还有那么个人,就是貌若天仙也没多大用。你懂我的意思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我懂。”

  

  “其实我和喻氏老总私下关系不错,他虽然年纪大点,不过做事还挺开明的,我也愿意和他多相处。怎么说呢,几乎每天都能见面的我们也算是半个忘年交了。”说到这黄少天提点了喻文州一句:“哎,你有多久没见过喻老板了?”

  

  “四年多了。”喻文州回答完,大厅放起了音乐。他沉默了几秒才又开口:“这有点吵,要出去聊吗?”

  

  正合我意。瞬间明白喻文州上钩的黄少天心花怒放。他朝喻文州眨眨眼睛,下一秒就拉着喻文州出了宴会厅进了电梯里。而后更是忍着载歌载舞的欲望,硬是把精英范装到了他和喻文州一起进酒店标间前的最后一秒。

  

  本着美人优先的原则,黄少天做了个请的姿势,把喻文州让进了屋里。接下来他对着站在房间里的喻文州如愿以偿的说出了自己憋了将近一小时的话。

  

  “我打算先和你过个二三十年,如果我们性格合得来,就再过个三四十年,要是这样都不怎么吵架,我就和我们黄家祖先写个书面申请,上面就六个字,生同裘死同穴。哦对了,物质基础很重要,我这个人比较随性,你长得对我口味,所以我们以后的花销事你不用管。考虑到你是十八线开外小明星身份,我不仅不让你出钱,还愿意把我的工资给你挥霍。总而言之三个字,我养你。怎么样?接受吗?可以的话今天过后我就写协议我们签字。”

  

  有意思。

  

  喻文州转过身,露出一个笑脸来。

  

  “好啊。”

  

  Biu——他又笑了,好仙啊!黄少天捂胸口暗暗发誓。就为了每天早上睁眼能看见这个美好的笑,我都要养他一辈子。


      “我去洗澡。”黄少天快速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进了浴室。可他刚关上浴室门,下一秒就后悔了。


        唉,刚才应该邀请文州一起洗的。






        黄少天:

      

评论(25)
热度(98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