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无意中得罪了领导,一年后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番外 下 完结 (喻黄 ABO)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


  “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黄少天总算露出头,而后就是伸出胳膊,挡住了眼前的阳光,眯着眼睛嘀咕道:“什么时候了?几点了?太阳刚升起来还是刚落下啊?太晃眼了吧,我都要瞎了。”

  

  “看不见了也养你。”从卫生间回来的喻文州坐在床边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向来开得起玩笑,可一遇到喻文州就有点怂,避嫌似的躲开喻文州满是宠溺的视线,咽了咽口水,又把半个脑袋缩回被窝里道:“行啊,你先取消给我减薪我就考虑相信你说的话。”

  

  喻文州挑挑眉毛,“不行。”

  

  “不行?你说的是不行?”黄少天撇撇嘴,“可以啊,你恶心我我也会恶心你。我就拒绝做婚前财产公证,还要给你上个巨额的人身意外险。”

  

  喻文州忍住笑意,“少天已经准备好婚后的事,看来就是合同快要拟好了。”

  

  “什么,什么合同?”黄少天嘀咕了一会才想起来一年前自己和喻文州说的话:“不是我说,你小心眼就算了,记性还好,你不想给我活路是不是?结婚这个事吧,我觉得啊……”

  

  “择日不如撞日。”

  

  “…………”黄少天无语,短短一年间,他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美人变成了逼婚美人。

  

  好吧至少美人还是美人。黄少天背过手捏了捏自己有些酸疼的腰,自我安慰的想,而且历时一年,喻文州技术好像好了不少。

  

  “呃……”黄少天正要说话,喻文州已经坐在他旁边,帮他从背揉到了腰。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一边吃着痛一边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那个,文州啊,我发现你技术好像变好了。不是我的错觉吧?还是说你这一年……没闲着?”

  

  喻文州似乎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说,愣了一秒。

  

  糟了,不小心说到他的痛处了。黄少天犹豫着要不要道歉,原本正在给他揉腰的一只手上移到他的脖子处,向下使力把他脑袋往枕头上按。

  

  “哎别——我误会你了,是我的错。你是自学成才,靠看书看片那种提升技术的,行了吧。唔唔唔——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黄少天一边道歉一边挣扎,总算成功侧过身躺好。躺平之后黄少天又是拉着喻文州的手又是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看起来态度十分认真,可接下来说的话却满带着满满的调侃:“怎么着,还没结婚呢就要走上家暴的道路了是不是?这可不行,起草咱们俩搞十几年对象合约这个事我要考虑一下了。除非你给我加薪升职证明你对我的爱。给我加多少呢看你自己。但是这代表你对我的态度。顺便说一句我觉得我最少值千万身价。”

  

  “把你心心念念的官司交给你全权负责怎么样?”喻文州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消息邮件已经让他的手机震了很久了。他简短的回了助理发过来的消息,伸手去捏黄少天下巴:“给你减薪这件事的提案高层会议已经通过了。”

  

  “官司我也接,加薪我也继续申请。”黄少天抓着喻文州的手笑嘻嘻道:“咱们都睡过两次了,以后还要一起睡那么多年,对不对?”

  

  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

  

  喻文州想着,没再说什么,凑过去吻了吻黄少天的额头。

  

  “人总会成长的,以后还能更好。”

  


  你这一年成长的就是床技吗?还和我说了以后会更好是要……继续和我实战增长经验?又犯起困的黄少天垂着眼皮腹诽。

  

  不过,用几十年时间慢慢感受你的“技术”能进步成什么样也不错。

  




  彩蛋一:

  “一般来说公司换大领导,所有高层都要调离。”郑轩推了推眼镜,“考虑到现在公司高层都是和您父亲同辈的人了,可以让他们退休拿全薪。”

  “法律顾问是谁?还是一年前那位黄律师?”

  “嗯,是他。这是黄律师的资料,他今年还不到三十,如果看不顺眼……就借口开掉?”

  喻文州拿起那份简历,认真的看了看,而后道:“减薪吧,减去三分之一。”

  “黄律师下一秒就会无视法律冲进屋杀人。”

  “听起来挺可爱的。”

  “…………”

  “我这边有事先走了,如果黄律师来找我,你就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回来。”

  “喊你回来看他发飙?”

  “嗯。”

       “……”  

  郑轩内心:你们有钱人是不是有毛病????

  



  彩蛋二:

  “最后一条,甲方黄少天自愿与乙方喻文州结婚,婚姻期间保证拿出一定金额的工资进行补贴。没问题吧?没问题就签字吧。”

  喻文州戴上低度数眼镜,勾了勾嘴角:“我总结了一下问题。第一条的时间描写不明,需要写清具体时间。第二条甲方和乙方姓名是反的。另外还有第七条,我们之前沟通过,不做婚前财产公证,但是相应的,我希望你能告诉我非工作时间的大部分动向。最后一条的问题是第二个断句开头没有主语,是谁补偿一定金额给谁,需要写明。”

  喻文州越说黄少天脸色越差,在喻文州说完后忍不住问喻文州出国学的什么。

  “xx大学法学院。”

  “文州……你……认识叶修么?”

  “是我学长。前几天刚回来,想办公司,最近一直在和我谈入股。”

  “拒绝!拒绝拒绝拒绝!!一分钱都不给他!!!文州你是不是我老婆了?是我老婆就听我的!!!!”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黄少天的老婆,喻文州最终购了叶修新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并把升值后的股票转给了黄少天。

  



  彩蛋三:

  “纠结什么呢老叶。”

  “大学的学弟和美国读研的学弟要结婚了,这个红包得大出血了。”

  “老夫一时间竟不知道你是在秀什么。你这是……婉转的告诉我你出国留过学?”

  “没开玩笑,真的。一个叫黄少天,一个叫喻文州。两人还是我们公司股份持有人。头疼。”

  “…………”

  “老魏你怎么了?”

  “文州是我侄子,少天那个小崽子是我在大学教课那会的得意门生。”

  “老魏啊……”叶修点了根烟,叹口了气。

  “怎么了?”

  “你就在此地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滚。”






         end

评论(37)
热度(1050)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