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03 (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不知道大家明白没,只有乐乐去某个蛋糕店才有折扣是因为……蛋糕店老板是他的老熟人。然后反移情就是心理咨询师喜欢上自己的患者~ 


       ====


  在黄少天推门打算离开的时候,张佳乐拎着一个装着蛋糕的纸盒子推门而入。黄少天不明情况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疑惑的看着张佳乐:“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快?难道我们已经默契到有了心灵感应,你在八楼隔空感应到了我不爽你的心理医生,于是幡然醒悟,跑回来找我,和我一起谴责这个骗你钱的喻大夫?”

  

  张佳乐默默翻了个白眼:“你要硬说有心灵感应这一说,那也是你和喻大夫有心灵感应。毕竟是他刚才给我发短信让我五分钟后就回来进行心理咨询的。至于你嘛……”张佳乐顿了顿,把手里的蛋糕盒举高了一点:“我可没忘了你,特意给你留的蛋糕。”

  

  “你可赶紧歇了吧,”黄少天接过蛋糕,“八层拐角的蛋糕房周四买一送一,你那金贵的胃又吃不了两大块奶油,所以给我一块。而二乐啊,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还能觉得我特好骗我也是服气的。”

  

  “这叫礼轻情意重。”张佳乐瞪着黄少天,“不吃还我,我当明天早点吃。”

  

  “吃吃吃,您的心意我能还回去吗,”说到这黄少天瞥了喻文州一眼,“除了带我来这个跟我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喻大夫的心意我不再接受以外,我接受您一切的善心,行吗?”

  

  张佳乐看了看喻文州又瞧了瞧黄少天,还真察觉到了俩人中间的火药味道。他想了想,让黄少天去外面休息室等他一小时,这才关上门接受喻文州的心理治疗。

  

  他应该是没抑郁症之类的心理问题,但自从相恋三年的男友突然失踪之后,他发现自己真是噩运不断。当然,有男朋友的时候运气也没好过,只是没了相互扶持的男朋友之后,他面对一些挫折困难竟然有了退意,想以逃避作为解决方式。而这种消极的性格更是时不时出现,成功阻隔掉了他在工作生活中感知到的乐观积极的东西。于是向来敢闯敢冲的张佳乐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我看娱乐综艺节目,因为太搞笑了所以看着看着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可下一秒又突然情绪特别低落,都不知道刚才那个笑成智障的人是谁。然后连综艺都看不进去了,就盯着视频里的字幕发愣,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没什么想做的事。总之我感觉十秒前的我是一个人,十秒后我就不是刚才那个我了,你懂吗喻大夫?我是不是要得精神分裂了?”张佳乐一坐下就紧张兮兮一边和喻文州描述自己的问题一边不停地提问,“我最担心的是自己哪天突然想要报复社会,看室友一个不爽,不小心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您的描述情况是很典型的轻度抑郁。轻度抑郁的主要表现为显著而持久的闷闷不乐、无愉快感、兴趣减退,情绪悲观等。”喻文州轻笑,“而抑郁症患者,其实在别人面前是非常积极乐观的,他们甚至表现的比正常人更要阳光一些。所以伤害别人的事应该是做不出来的。”

  

  “……比一般人更开朗阳光……”张佳乐反复思考了喻文州这句话,又看了看关着的门,默默站起来走到门口,又打开门对坐在椅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吃蛋糕的黄少天道:“我觉得喻大夫说的很对,你有抑郁症,你去看看吧,现在还能治,过几天变成晚期了就没救了。”

  

  “喻文州给你洗脑了吧。”黄少天扶额。

  

  “你就不能让我这个当爹的省点心吗!”张佳乐握拳,“爸爸很担心你啊!你去让大夫帮你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病就不行吗?还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一边待着去,别老占我便宜。”黄少天站起来,用手背擦了擦蹭在嘴边的奶油,深吸一口气道:“总之我现在就去和这个喻大夫好好聊聊,让他再也不敢和你乱说话。”

  

  张佳乐站在门口目送黄少天背影,心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诗。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解释。”坐回到喻文州面前的黄少天这一次表现的很有气势,“你刚才和我室友说我得了抑郁症还要死了是什么意思?你看我不爽也不能造谣吧。”

  

  喻文州点了点自己的鼻子。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动作,不明所以。照着学了学,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坐到黄少天身边,用手指蹭到了他鼻尖上的那块奶油,回忆着美好的过去,对黄少天柔声道:“我很久没看见过谁吃蛋糕吃的鼻子都蹭上奶油了。”

  

  “呃……”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喻文州的动作吓到还是撩到了,一时间竟然没有说话,愣愣的看着喻文州帮他擦干净鼻尖上的奶油后才犹犹豫豫道:“你……呃,你……前任女友吃蛋糕的时候……”

  

  “不是。”喻文州从桌子上的纸巾抽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笑道:“是我养的柯基犬,以前我给它蛋糕,它会不管不顾的把整张脸埋蛋糕盒里。”

  

  “…………后来呢?”

  

  “后来它太胖了,不能吃高热量的食物了。”

  

  “………………喻文州你心理暗示谁呢?你看见我不管不顾吃蛋糕了还是怎么着?你说谁是柯基呢?谁太胖了?喻文州我告诉你,我是高智商标准身材的气质小鲜肉。好吧这么说我自己是有点尴尬,但是你得承认,我说的都是实话。”

  

  喻文州忍笑点头。

  

  “而且我希望你不要再说我室友有心里疾病骗我室友的钱了,请你和他直说,他情绪低落时正常现象,因为他最近就是很倒霉。”

  

  “嗯?少天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最近确实运气不好,创业失败、恋人失踪、出租房失窃。你觉得换你你能继续保持每天高高兴兴的状态吗?”黄少天不耐烦的双臂环胸,“总之大家挣钱都不容易,我也不揭穿你,你以后别再骗二乐找你做什么心理辅导了。”

  

  喻文州等黄少天说完自己想说的才道,“可我倒觉得他运气挺好的。”

  

  “…………哪里好?”

  

  “比如失窃的出租屋什么都没丢,比起失窃,更像是不愿出面的老朋友到访。再比如——”喻文州更加靠近黄少天坐了坐,在他耳边低声道:“那家蛋糕店我去买的时候从不打折。”

  

  “啊?”黄少天一愣,反应过来喻文州暗示的是什么之后,也顾不上和喻文州较劲,匆匆忙忙的出去拉着张佳乐离开了心理咨询室去印证某件事。

  

  喻文州摇摇头,拿起手机给发了条消息。

  


  喻文州:

  叶前辈,晚上有时间吗?方便我去你那里进行心理咨询吗?

  

  叶修:

  嗯——嗯?几年没聊过了?怎么突然要过来?

  

  喻文州:

  有点担心反移情



    



      黄少天和张佳乐:



评论(30)
热度(121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