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04 (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铺垫了一章……嗯……下一章爆笑!保证!

       马上又到我生日了,又老了一岁。这是我萌喻黄以来的第四个生日了。新的一年希望自己梗多多,手速更快一点~!然后谢谢你们一直喜欢我~么么哒~


       =====


  喻文州挂下电话,回想着自己接触黄少天的短短半小时发生的事,实在是有趣了些。

  

  其实他大学的专业就是应用心理学,读研依旧主攻的心理学相关,连工作也是从医院干起,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才辞职开心理咨询室。他见过各式各样学心理学的人,也接触过种种病人,其中不乏极具幽默的病人或是有移情症状的病人,可唯独黄少天,这个所谓为了朋友开心才来,可来了之后第一想法却是喜欢他这张脸的客户,他还是第一次见,而且有些期待下一次再见面。

  

  喻文州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查看屋内的监控录像。录像是七天一循环,他调出两小时前的部分,并且着重看了一遍自己和黄少天接触谈话的所有部分,最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想着如果真是反移情,那他还真是拿黄少天无可奈何了。

  

  他关上电脑,收拾好东西,直奔叶修的心理咨询室。

  

  叶修开的咨询室前几年几乎被踏破了门槛,可去年因为个人原因他选择了停业整修。那道曾经排长队的大门一关就是一年。

  

  现在重新开了咨询室,虽然很难恢复到两三年前的状态,但也还算不错。除了自己总归还是有两个人进行咨询的。

  

  “一个是怀疑自己喜欢上司的前同事,另一位是猜想自己反移情下属的前同事。”叶修看见喻文州进了屋,扶额道,“你是怀疑自己反移情客户的前同事。你们三位咨询结束记得去门口交费。一小时一千,不足一小时按半小时收费。”

  

  “前辈请稍微保护一下我的个人隐私。”排在喻文州前面的肖时钦皱了皱眉头。

  

  叶修比眼前的三个人状态还糟糕些,他使劲揉着太阳穴,不耐烦道:“不给钱还事挺多,当我做慈善的?干脆你们三个坐一排一起说,顺便互相开导一下。”

  

  喻文州拉过来门口的一把椅子,坐在咨询台前面,开口道:“就像叶前辈说的,我怀疑自己对客户反移情,所以过来进行咨询。”

  

  “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现在有个疑问一直想不通。我认为我的这位客户理论上并不是我真正的客户。因为他没有进行咨询。他是被朋友劝过去找我的,和我单独相处时明确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为了让朋友安心。”

  

  叶修有点无奈,打断喻文州的话道:“你先排队吧。”

  

  谁知这时候排在咨询第一位的张新杰开了口:“没有收他的钱,他就不是你的客户,谈得上反移情?”

  

  “既然进行了简单的沟通咨询,没有收钱是因为他不给,并不是不该给。你希望能够收他的钱,只是没有完成这一流程,所以我认为他是你的客户。”肖时钦也放下了自己的事,帮忙分析起来。

  

  “可我心里确实希望他常来进行咨询,我可以考虑免费。”喻文州实话实说。

  

  “……你没救了。”叶修总结,“不管是不是反移情,你马上就要陷入爱情是肯定的。说吧,那妹子是天姿国色还是温柔贤淑,能让你对她一见钟情?”

  

  喻文州忍笑,“是男的,而且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他就是你比往常提前了两个小时下班,说好晚上过来,结果下午四点就来的原因?” 叶修恨不得捂胸口做吐血状表示极度不满:“你的咨询室地理位置好,风水也不错,装潢更是没得说。这些都是那个什么高富帅的大厦老板给你出的钱,而且不求回报。你应该没忘吧?而你现在告诉我们你一见钟情了一个穷学生。你是不是在逗我?”

  

  “没有,我很感谢他,也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他。”

  

  “那个老板……喜欢你?”肖时钦犹豫了一会才敢说出自己分析出的答案。

  

  喻文州摇摇头,“大厦的老板早些年和恋人一起创业,在外跑生意时手部受伤,被家里人带回家治疗。治了半年才好。”

  

  叶修无聊的想打瞌睡。喻文州早就和他说过这个事。只不过喻文州没有说的更细致。比如那位老板是个富二代,因为不想继承家族事业选择了离家出走创业,结果遇到真爱恋人。恋人聪明体贴温柔善良,总之是个值得用全世界所有美好词汇来描述的人。他在筹划求婚的一个月前遭遇了车祸,手臂骨折,被家族发现带回家。手臂过了半年多才勉强恢复,可这位老板因为长时间没有和恋人沟通见面,已经失去主动去寻找并和恋人见面解释的勇气了。于是他找到了喻文州,进行长时间的心理治疗。长期治疗下,效果有,但并不明显。直到现在他控制情绪仍需药物的辅助。

  

  “后来他似乎发现了自己的恋人在大厦附近居住。”喻文州站起来一边在房间里徘徊思考一边道:“他的恋人也因为他的消失在情绪上有了一些问题。巧合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咨询师都是我,而且大厦的老板知道他的恋人一直找我进行心理咨询,所以拜托我照顾他的恋人。”

  

  “后半段你没有和我说过。”叶修睡意全无,“我一直以为小老板对你有意思,还想让你引荐一下,沾沾你的光。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重点是。那位恋人的室友,就是我可能喜欢的人。”喻文州话锋一转,定定的看向叶修,“我认为大厦老板治疗效果并不显著的原因是没有一定的刺激。我在想是不是可以有办法刺激到这位大厦老板。”

  

  喻文州话说到这,在场的同专业三个人都懂了。最简单最直接的刺激疗法就是让那位孙老板气到吐血。

  

  肖时钦率先道:“能刺激到他的就是恋人不再继续等他,他一秒变前任。”

  

  “很明显室友充当现任最合适。”张新杰补充。

  

  “我唯一犹豫的就是,我不太想公开客户的隐私。”虽然此时他已经说的差不多了。

  

  此时全场最有资历的叶修清了清嗓子,开了口:“这时候就要情景带入了。如果你们是那个老板,你们是要老婆还是更想保护自己的隐私权不被第三个人知道?哪个更重要。”

  

  “老婆。”

  

  “隐私。”

  

  肖时钦和张新杰同时回答。

  

  “……”叶修第一次感觉无语,“文州,你随心吧。”


    喻文州没有丝毫犹豫,“我现在就联系客户。”





    黄少天:

评论(57)
热度(1272)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