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05 (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04


      ====


  喻文州电话拨过去没两秒黄少天就接了电话。只不过下一秒就开始了几乎没有停顿的牢骚。

  

  “我靠你是怎么搞到我电话的?哦对我在前台写过调查表我居然忘了改电话号码最后一个数字!好了我告诉你这个电话打完之后我就要拉黑你了,你有什么话要说赶紧吧。你怎么不说话?你既然要酝酿感情我就先说了,喻文州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不厚道我发现了。你暗示我八层拐角的蛋糕房老板是孙——”


        说到这黄少天停了一下,喻文州听见他趿拉趿拉往屋外走的声音,过了一会黄少天压低了些声音:“好不容易我室友快要走出渣男友失踪的心理阴影了,你还骗他能找到。我带他过去的时候他眼睛都是亮的发光的,一听蛋糕老板不姓孙,我都感觉他情绪低的不行不行的。我们一路回出租房他一句话都没说,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喻文州刚开始还保持着笑意,后来连叶修都看不下去,对喻文州做口型“不想听就挂了发消息。”

  

  “没事,上午是我没说清楚。”喻文州摇摇头,“我现在听他发点牢骚也是应该的。”

  

  知道喻文州要认真倾听自己垃圾话的黄少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清了清嗓子放弃了满肚子的牢骚,自己转移了话题:“…………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耽误我休息了知道吗?”

  

  “少天,我记得你室友建议过和你恋爱?”

  

  躲在洗手间接电话的黄少天差点被喻文州这句话噎断了气,他“你你你”了半天,最后深吸一口气,艰难的说出内心所想:“你知道二乐多高吗?他一米七八,比我足足高了两厘米,我不能和他搞对象,我……我天雷矮子攻啊!”

  

  正在喝水的肖时钦险些把嘴里那口水喷出去。

  

  叶修调侃道,“难怪你怀疑自己反移情,这位客户是挺有意思。”

  

  可惜电话那头的黄少天不懂“反移情”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足够聪明,稍做思考就想到了喻文州那句问话的原因:“喻文州,你是不是觉得二乐需要做个什么情感转移的之类的治疗法?我觉得这事吧,不能随便找个人凑合。就算我身高够,我和二乐也真的是纯友谊。你让我们俩有恋爱的感觉那只比把直男掰弯难。你觉得直男变弯简单吗?”

  

  “还挺简单的。”这回连张新杰都加入了调侃小队,“毕竟他只用了半小时就成功掰弯喻大夫了。”

  

  喻文州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被调侃,只是笑着看屋里的三个人,最后把视线停在了肖时钦身上。

  

  叶修也在此时颇有深意的看向肖时钦,“一屋子就剩下你一个直男了,现在有什么感想,有紧迫感了吗?”

  

  肖时钦被这俩人看的心里发毛,放下手里的玻璃杯,站起来头也不回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告白,以免等一会被你们三个联手上课,科普我男孩也能很可爱很漂亮很适合做人生伴侣。”

  

  黄少天在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听了一会几个人聊天,又等了一两分钟才又开了口:“到底怎么着啊?我刚才仔细想了想,我和二乐共同朋友太多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帮他转移情感啊。”

  

  “他的男朋友叫孙哲平对吗?”喻文州问电话那头的黄少天,“我不是说他是蛋糕店的老板。我是想说,他是蛋糕店老板的老板。少天明白了吗?”

  

  “…………他是,那栋大厦的老板???”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跑路吗?他本来和二乐创业很顺利,结果就是融资稍微有点困难他就跑路,他们那个公司后来转手给别人的。他要是这么有钱,至于因为融资失踪?”

  

  喻文州只得在电话里把自己了解到的关于孙哲平的事告诉黄少天。饶是黄少天这么能说话的人听了之后也是半天没有吭声。过了好一会才道:“唉,他俩也不容易,要不,我就牺牲一下色相,帮个忙?”

  

  “好。少天等下方便吗?来我家我告诉你怎么做。”

  

  “…………为什么去你家?我是愿意牺牲色相给我发小,不是牺牲色相给你啊!”

  

  见屋里剩下的两个人又要开口调侃,喻文州先一步挂了电话。  


  “啧,”叶修不满道,“我们帮你捅破窗户纸不好吗?毕竟圈子乱,找个彼此有感觉又洁身自好的不容易。他要是对你有意思,肯定会听进去我们的话。”

  

  “我自己的事让我自己处理吧。”喻文州低头把住址用短信方式发给黄少天,“叶前辈,我先走了。”

  

  “不是很懂他们小青年。”叶修还要说什么,突然抬头道:“哎文州,你从收费口走,记得把心理咨询费交了。”

  

  此时喻文州人已经走出了门口。同时一直躲在洗手间和喻文州打电话的黄少天想了想,最后还是为了友谊,收拾好了东西出了门。两个人在喻文州家门口碰了面。

  

  “没想到啊,”正站在门口发愣的黄少天见喻文州来了,马上走到喻文州身边道:“干心理咨询师这一行这么能挣钱,你居然买得起别墅。”

  

  喻文州笑了笑,走上前开了门,“我和两个朋友合租的,后来朋友们出去单住,这里离我工作地方近,我又住习惯了,薪水也够付租金,就没换地方。”

  

  “有钱人。”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进了屋,看着里面的装潢,“跟我和二乐的出租房比起来简直是金碧辉煌,充满了土豪的气息。”

  

  “我们先说正事吧。”喻文州让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又给他倒了杯水,“孙先生那边你也大概了解了,以他现在的情况,需要长期治疗。但是这对他自己和张先生都不太好。我刚才和几个同事讨论的之后,希望让你能当着他的面扮演张先生的恋人。”

  

  “好吧,我应该怎么做?我有点心虚。我……我和大孙也是朋友,我觉得我一开口他就能认出我来怎么办?”

  

  “别紧张。”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我的咨询室有一间单独的休息室,明天下午孙先生会过来咨询,我给他做心理疏导的时候你来敲门,我请他去休息室休息。你再提出恋爱相关的咨询就可以了。”

  

  黄少天别扭了一会,做起了最后的挣扎:“我没谈过恋爱啊,我怎么假装是二乐的男朋友才不会被他发现我是冒牌货啊?还有,我觉得我们应该定个暗号,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我说出哪句话你就会站出来保护我啊?孙哲平有多高你知道吗?一米八三啊!一米八三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

  

  “少天,”喻文州忍笑道,“你不用担心自己是矮子攻,你扮演的是张先生的男朋友。”

  

  “…………”

  

  “而且以你的身高,老实说你的雷点对你自己真的很不友好。”

  

  “…………我是担心他疯起来咱们俩都拦不住好吗!!!!”






        黄少天:

评论(25)
热度(113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