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06(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04 05

       要写个很洒脱的喻大夫和超可爱的天天~


       ====


  最后黄少天还是在喻文州的“循循善诱”下答应了配合喻文州对孙老板的刺激疗法。喻文州安排黄少天睡了自己房间。两个人吃完了晚饭,黄少天去房间洗完澡,又穿着喻文州的浴衣跑去客厅跟着喻文州一起看了一会喻文州在追的某连载剧。直到片尾曲出来,这才打着哈欠回了屋。

  

  此时黄少天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已经震了两个小时了。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没和张佳乐打招呼。他赶紧打开手机,里面九个未接电话,二十六条未读消息。


  

  黄少天:

  我靠二乐啊,我忘了和你说了,我今天在喻大夫家过一晚上,明天接着进行心理咨询。你别等我吃晚饭了。


  张佳乐:

  你怎么不明天早上再告诉我别等你吃今天的晚饭了???我一直以为你在上铺睡觉!!!你能理解我到饭点的时候伸手一摸,摸到空的上铺的时候的心情吗???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还没刺激到孙哲平,先刺激到张佳乐了。他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小心翼翼道:“二乐啊,你没事吧?我就是那什么,我想今天上午的咨询做的很不顺畅,但是你说的也没错,我确实不该用睡觉当减压方式。然后我又怕你担心,所以我就毫不犹豫的来了喻大夫家想进行心理咨询。他说他明天时间排满了,就早上有点时间,我就……干脆住他家了。然后刚才一直进行心理咨询来着,所以没看手机。你看你这么担心我,我特别感动。”

  

  “真的?”张佳乐拧着眉头问,“你是去找喻大夫咨询了?”

  

  “真的啊,我就在他家,你不信我这就拿着手机去找他和你说话。”

  

  “不用了,”张佳乐松了一口气,而后大笑道:“我特么还以为你掉马桶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啪。黄少天一秒挂断了电话,钻进被窝安心睡觉。



  因为工作关系,黄少天虽然每周也有两天休息时间,但并不是周末,而是工作日。而这一周的这两天他一天陪张佳乐去看心理咨询师,另一天则演戏帮忙刺激孙哲平。连续两天都没有好好补眠的黄少天起床后看起来有很明显的疲倦感——直到他看见喻文州准备的丰盛早餐。

  

  “你……你一顿吃这么多?还是你觉得我能吃这么多?”下了楼梯的黄少天站在餐桌前擦了擦眼睛,忍不住吐槽:“牛奶、面包、果酱,豆浆、小笼包、咸菜,还有茶叶蛋和荷包蛋!唉不对不对,等等啊,咱们之前说好的孙哲平是去你咨询室不是来你家对吧?他要是来你家,那你可就骗不了他了。”

  

  坐在餐桌前看报纸的喻文州抬起头,挑了挑眉毛,笑道:“为什么?”

  

  黄少天叹口气,扯着自己浴衣道:“虽然二乐男朋友只要看见我的身高就不大可能上当了吧,但好歹也有将信将疑的可能性吧!可他要是知道我穿你的浴衣还睡你的床,就算我跳着脚揪着他的衣领子说我是二乐男朋友,他也不会信!只会觉得我疯了然后按着我一顿锤啊!”

  

  喻文州笑了笑,总结道:“所以少天的意思是我们比较有夫妻相?”

  

  “…………”不,我的意思是你想让我死。

  

  “坐下吃饭吧,”喻文州对黄少天招招手,“昨天晚上让你过来,我这边也有些匆忙,没时间做什么菜招待你,早上就吃点好的吧。”

  

  黄少天站在原地看着喻文州,在心里不停的默念“不,这是鸿门宴,吃了会出人命。黄少天你要有骨气,现在回去换衣服还能活命——”

  

  “等等,那个包子,是三鲜馅的?”

  

  “少天吃一口就知道了。”

  

  ……



  

  半小时后,黄少天带着对自己满满的鄙弃坐上了喻文州的车。一路上都在懊悔自己禁不住诱惑不说,就连进了喻文州的咨询室后还不忘总结经验教训:唉,都怪喻文州太会吃了,他买的小笼包也太好吃了吧!等下如果我活下来了得问问他在哪买的这么好吃的小笼包。

  

  喻文州见黄少天若有所思,以为他还在担心自己生命安全,带着黄少天到休息室门口道:“我和孙先生的咨询时间马上就到了。等下你先去隔壁坐一会,十分钟后过来敲门,我让他到休息室暂时休息,给你咨询。”

  

  “嗯,我知道,然后我就往死里气二乐的男朋友。”

  

  喻文州见黄少天没有再推搡的意思,点点头道:“你知道问什么吗?”

  

  “嗯嗯嗯嗯嗯,”黄少天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而后豪迈道:“你放心吧,别的技巧我未必有,但是靠说话气死别人那绝对没问题。我保证分分钟给他气吐血,再假装不经意的说两句话,那间休息室绝对就是他的豪宅棺材了。而休息室的那扇门,很明显就是他的棺材板。”

  

  说完,黄少天往门口走。走出去没几步,果然有个高大的男的和他擦肩而过,进了喻文州的咨询室。刚换好衣服的喻文州见到那位客户马上微笑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想过去处理之前的事吗?”

  

  “不是不可以处理,”那人摘了墨镜,表情有些无奈,“我只是认为事情过去了就该是结束,放不下只会对大家都不好。”

  

  两个人聊了几句,孙哲平态度一如往常。他主观希望自己和张佳乐相处的那段时间成为过去,可事实上,他没法抹掉过去的记忆。

  

  黄少天就在这时候敲起了门。为了让孙哲平知道他很着急,黄少天还不忘在屋外喊了好几声喻大夫。

  

  喻文州按照和黄少天商定好的,告知孙哲平这个客户情绪很不稳定,需要应急处理,就把孙哲平请进了休息室。

  

  而进了屋的黄少天往沙发上一坐,开始了他的表演。

  

  “喻大夫啊,我爱人欲求不满,很明显有性饥渴。我昨天就说带他过来找您做心理咨询,他脸皮薄不肯来,你觉得我一个人来能解决问题吗?”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摇摇头道:“这需要你们一起来。”

  

  黄少天把脸对着休息室内锁的门,清了清嗓子:“可是张佳乐这小子不愿意来啊。”话音未落,他和喻文州就看休息室的门似乎被人推了一下。

  

  见自己说的话有效果,黄少天立刻下猛料:“这可怎么办啊,他明明是个男的,怎么梳个小辫子就成小姑娘似的那么腼腆了?喻大夫你也知道,我俩才好了不到一个礼拜我就有点扛不住了,这要是以后去国外登了记结了婚,他榨干我怎么办啊?”

  

  这一次是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捶打了一下,屋外的两个人都能看见休息室的门剧烈颤抖了几下。

  

  见此,黄少天早就编好的话可不敢说出口了。他紧张的看着休息室还在细微抖动的门,坐到了喻文州身边,又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喻大夫啊,我感觉……大孙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黄少天:

评论(77)
热度(127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