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09(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这篇文还有印象吗?就是“大孙的棺材板压不住了”那篇~

      更新啦~


       ====

  说是考虑一下,但对黄少天来说那完全是因为他对喻文州另有企图,所以当他听到喻文州那句“我男朋友来就诊可以不花钱”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成为了喻文州的病人以及对方唯一正牌男朋友——尽管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从身体到心灵都是健康无比的。

  

  所以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每周都要去两次喻文州的心理咨询室之后,立刻变得生无可恋了。毕竟在黄少天一万个不愿意接受什么心理疏导,或者说在他心中什么心理医生都是骗人的,心理医生治疗心理疾病那就是骗钱加骗人的玩意。

  

  可一旦自己要对面是喻文州,那一切就又不同了。毕竟喻文州有着黄少天喜欢的样貌,他们两个人又刚成为情侣,属于热恋中。就这样黄少天在把疏导当成和喻文州的约会,硬着头皮去了几次之后,发现每一次和喻文州聊天过后心情都会有明显的变好,而且睡眠质量有了明显的提高,每天上班过后也不觉得身心俱疲了。所以在成为喻文州患者一个月之后,黄少天开始主动约喻文州做心理咨询,即使不做疏导也不忘是发消息和喻文州聊聊天,又称谈情说爱。

  

  时间长了,就连刚男朋友复合,小别胜新婚的张佳乐都会吐槽黄少天黏喻大夫黏的厉害,时不时要怼黄少天几句:“我发现你这人一旦谈恋爱就六亲不认。”张佳乐坐在床边盘着腿一边剥桔子皮一边吐槽,“你有没有发现我最近在收拾行李?我和你说了没有五次也有三次,我下个月就搬走了。可你连意思意思请我吃顿饭都不说,还一副认真投入的样子趴在上铺发消息。”

  

  黄少天没理张佳乐,过了一会好像才想起来屋里有个人,极其敷衍的回了一个“哦”,与之相对应的是他一直没停过打字的手指。

  

  黄少天:文州你那边忙不忙,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你?我今天休假所以一直在家。你要是病人多忙不过来我可以现在就出门去找你。你别看我没有学过心理,但是我这个人特别聪明,而且我觉得久病成医你知道吧,哦我不是说我有病,我的意思是我之前确实压力大,所以我知道怎么开导同样压力大的人。当然了我这么自信最主要的是我也是给你当过助理的人啊!我觉得你如果缺个助手,那肯定是我最合适了。对了,你最近有没有觉得我在你身边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啊?其实呢我觉得不仅我们面对面在一起的时候,就连这样给你发消息我都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嗖的就到晚饭时间了。既然说到了晚饭,那你说待会我们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

  

  不知道什么时候踩着椅子趴在上铺床头的张佳乐面无表情道:“好啊,我也去。”

  

  “你去……”原本头也不抬的黄少天听见张佳乐的话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报废新买的手机。他清了清嗓子,和张佳乐半开玩笑道:“干嘛?你去干嘛?当我和文州的电灯泡?不需要,一万个不需要。你只要乖乖在家等爸爸回来就好了。”

  

  张佳乐看着黄少天手忙脚乱,冷哼一声道:“说吧,什么时候的事,多久了,到哪一步了?你可真是典型的重色轻友人才。”

  

  “…………”黄少天瞪张佳乐:“二乐你怎么这么说我?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也不想想你现在能和孙哲平你侬我侬都是谁的功劳?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说那个谎给我自己做了多少心理建设?你以为当众说出来你欲求不满是很容易的事吗?”

  

  “我感觉你造谣挺容易的,”张佳乐双手环胸,气不打一处来:“至少你说的时候我没有听出来一丝勉强,反而有着等着看戏的感觉。我没说错吧。”

  

  “二乐啊二乐,没想到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还对我这么不了解。”黄少天腮帮子鼓了鼓,似乎是气的:“你都不知道我现在一看见文州,一想起来我当着他的面造谣室友欲求不满我就觉得好像我真的上过你你还总纠缠我似的,总觉得特别对不起他!心里特别难受!唉……就日常的看见他的脸就想和他道歉。”

  

  “靠!”张佳乐忍无可忍,抓住黄少天的后脑勺的头发拽着往下按:“黄少天你最应该说对不起的人就是我!你赶紧给我磕头道歉!”

  

  “我不,我那都是听文州的嘱咐,而且我初衷是为你好,我凭什么道歉!”黄少天梗着脖子和张佳乐对吵:“你是觉得自己音量大就是对的吗?那我还觉得话多的有理呢,来啊,谁怕谁啊!”

  

  张佳乐恨得咬牙切齿,正要再次声讨黄少天,只见黄少天捞起刚才掉在枕头边的手机,低头看了一眼消息,从床上爬下地换着衣服同时美滋滋宣布自己单方面暂停和张佳乐的争吵。

  

  “行了行了,二乐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吵什么架,幼稚不幼稚,我那什么,我有事出去一趟,你晚饭别叫外卖了,然后晚点吃,我打包点我和文州的剩菜剩饭给你带回来啊。”

  

  “……”

  

  “怎么不说话?哎,你不用谢我,也不用感慨我男友力强想嫁给我,毕竟我已经有文州了你不能打我的主意了。”黄少天一边说一边穿鞋,临出门前回头道:“哦对了,二乐啊,你今天就别出屋了,我不拿钥匙了。因为钥匙放兜里我的大腿会凸起来一块,显得我身材不够完美。我可不想文州误会我有缺点,毕竟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

  

  “你立刻原地去世别再让我看见你。”张佳乐对黄少天的背影竖了个中指后突然想起来:“哎,哎,黄少天,我今天晚上去大孙家通宵打游戏,明天回来,你带没带钥匙?你带了吗?”

  

  着急约会的黄少天早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张佳乐无奈,回到自己床上掏出手机给黄少天发短信。刚点开黄少天的电话,想起来这人几分钟前恶劣的行径,又把手机扔回床上。

  

  “自己在门外过夜吧小伙子。”他恶狠狠的想:“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复杂,即使是和你一起共同生活了好几年的室友也会因为你的嘴贱让你长经验教训。”

  

  此时的张佳乐并不知道,他做的事反而成了推动喻文州和黄少天关系更进一步。

  

  其实说出去都没人信,他张佳乐,和孙哲平认识的久,恋爱时间也不短,可做的事也就刚到拉手和接吻;而黄少天,在和喻文州认识的第二个月,交往的第三个礼拜时,已经睡到了同一张床上。




       黄少天:

       

       


评论(23)
热度(80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