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10(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啊啊啊啊要一起睡觉了!不会写肉的但是很搞笑大家可以放心!然后终于要完结了,迫不及待开新坑!大纲都写好了啊哈哈~


       =====


  黄少天住的地方离喻文州的心理咨询室不远,前后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由于他给喻文州发消息的时候喻文州告诉他没有客户,所以他到了门口选择喊了一声喻文州的名字,说了一句“我来了”就直接推开了门。结果见喻文州在和孙哲平谈话。黄少天自知理亏,讪讪打了个招呼就坐在了靠在房间门的角落处,摸出手机假装玩游戏。实际上是在偷听喻文州和孙哲平都聊些什么。如果是在谈他上一次出糗那件事的话,他可以第一时间选择跑路。

  

  黄少天计划得好,可没想到刚打开手机游戏,就听见喻文州叫自己的名字。心想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苦着脸走到喻文州和孙哲平身边,坐在喻文州旁边又靠了靠,这才对着孙哲平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笑意来,而后佯装熟悉的和他打招呼:“哎呀这不是那谁吗,我室友的亲亲男朋友吗?怎么这么巧,你过来找文州啊,我也过来找文州,文州人很好对吧,我觉得他挺好的然后就和他交往了,我的意思是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的意思是我喜欢文州这样的人。你懂吗?懂了吧?”

  

  孙哲平冷眼看着黄少天:“你不喜欢你室友这句我听懂了,但你和他有没有上过床我还不知道。”

  

  “没有啊,”黄少天举手发誓:“你怎么能这么想啊大孙,我没和二乐有什么Py关系啊,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不信你可以问文州,他了解我啊,我天雷矮子攻!二乐比我高!”

  

  孙哲平“嗯”了一声,“明白了,你是下面的。”

  

  这回连喻文州都把注意力全放在黄少天身上了:“少天?”

  

  “不是啊,冤枉啊,六月飞雪的窦娥冤啊!谁都能怀疑我但是文州你不能——不对,别人也不能怀疑我!天地良心啊,别说有没有和别人上没上床,我初吻都还在啊!!!”

  

  喻文州被黄少天的话逗乐,他转过头,用唇轻蹭了一下黄少天的,忍着笑问道,“真的?”

  

  “已经没了。”黄少天抿抿嘴,做出一副回味的样子,“原来接吻是这个感觉。其实还不错,就是文州你亲的有点太快了没来得及仔细感受一下。”

  

  喻文州捏捏黄少天的脸,笑道:“等一会给你时间慢慢感受。”

  

  “咳。”孙哲平打断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亲亲我我,看着喻文州道:“喻大夫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只能慢慢调整,”喻文州摇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张先生已经和我结束了所有疗程,他对您有所防范我这边没办法进行开导。”

  

  “你可以劝他再来啊,”黄少天在旁边怂恿孙哲平,“你要是不好意思劝他我可以出马,毕竟我和二乐的关系那……那是很纯洁很单纯没有一丝杂质的同性之间的普通友谊。”

  

  “帮你老公拉客户?”孙哲平冷着脸问。

  

  “什么什么老公啊,我和文州我们俩,上下未定,攻受未定你懂吗?”

  

  “你不是天雷矮子攻吗,”孙哲平再次冷笑着噎黄少天:“还是说你这个人根本没实话,满嘴跑火车?”

  

  黄少天瞪着眼睛,眼见孙哲平都把他噎的一愣一愣的,心里十分不爽,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行行行,你看我哪都不好我也无所谓,你是谁啊,我和你又不熟,只要文州喜欢我就行了。”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捏了捏黄少天手背,见黄少天对他转过脸来又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起初还不太懂喻文州的意思,但见孙哲平一副即将发怒的模样,马上明白喻文州的用意,硬邦邦说出来一句:“你们先聊着,我去喝口水”,而后站起来进了休息室。

  

  “孙先生,我直说了。您现在的状态已经很好了,但是我们以刚才为例,一旦您和别人的沟通出现一点问题,您极端的控制欲就会让您看起来不通情理、高傲不羁。我不知道您或是您的恋人会不会有所察觉并且认为这算是个问题,总之我这边还是建议您以后生活中要尽力控制自己的脾气。”

  

  孙哲平点点头,“知道了,谢谢您这段日子的治疗。”

  

  “我才应该谢谢孙老板给我提供的工作室。”喻文州诚恳道:“既然孙先生这边不再和我确定医患关系了,我也就不再占用您的这块地方了。”

  

  “其实您没有必要……”孙哲平话说一半,手机响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简讯,转头又看了看休息室的门,想起来他和张佳乐被喻文州使计关在里面的那天,一时间也没忍住情绪。摇摇头道:“我和乐乐的关系是你们修复的,我不希望成为恩将仇报的那个人。”

  

  喻文州笑道:“您误会了,我一直想换个工作环境。”

  

  孙哲平点点头,再次和喻文州道谢后才离开心理咨询室。

  

  黄少天听见孙哲平走了,这才从休息室里出来。他再一次坐在喻文州身边,见喻文州似乎在思考什么,用手肘戳了戳喻文州。

  

  “文州,想什么呢?说好的好好感受接吻的感觉,你怎么走神了?是不是刚才孙哲平武力威胁你了?我和你说啊文州啊,这时候就要硬气。流氓像弹簧,你强他就弱,你弱它就强。”

  

  喻文州转过头看着黄少天,摇摇头道:“不说了,我们一起吃晚饭,然后我开车送你回家。”

  

  “嗯,”黄少天点点头,“记得把剩菜剩饭打包,二乐还在等我回去给他带晚饭呢。”

  

  “张先生?”喻文州有些疑惑:“孙先生来的时候和我说咨询时间只有半小时,因为他要接张先生去他家。”

  

  “…………真的假的?”黄少天一脸蒙圈,拿起来手机给张佳乐打了几个电话,对面都没有接。他这才认清了事实,无奈道:“我靠,文州,怎么办,我我没带钥匙,二乐那个没良心的还出去了。我一瞬间就无家可归了。”

  

  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头,笑道:“少天怎么无家可归了?不是还有男朋友吗?”

  

  “啊?”

  

  “今天晚上就住我家吧。”喻文州笑道,“少天今天不用住客房了,我们可以睡一起。”


    



        黄少天:

        

评论(14)
热度(673)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