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11(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下章完结!


       ======


  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于是躺床上看着喻文州卧室的天花板道:“那个…………文州你看既然我们都睡不着,要不要聊个天什么的?躺在床上做心理疏导也不错啊,我作为你的兼职助理愿意花费我宝贵的睡眠时间帮你免费做一次心理疏导。不收钱你放心吧。”

  

  其实这些完全是黄少天纯粹没话找话说出来的,毕竟他并不是相关专业的出身,当喻文州助理的次数也就仅有类似整蛊张佳乐那一次而已。可他想如果不和喻文州说说话,兴许自己这位学究型男友还真能什么也不做和他纯洁的睡一觉。不对,自己半天没说话,文州又工作了一天,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睡着了啊!

  

  “文州……你……怎么了?”黄少天呼吸一滞,暗暗后悔,心想自己不会怎么倒霉吧,想什么来什么?黄少天有些着急了,满脑子都是那些有的没的小事,比如他想到自己以前洗身上都是用香皂的,这一次为了在细节处也营造出自己的好形象,特意用了摆在浴室里的那个什么牛奶沐浴液。结果显而易见,毕竟是专门生产出来洗身上的东西,沐浴液的效果自然比香皂好了很多。黄少天亲身试验后确定自己身上不仅带着那种似乎可食用的奶香味,他还摸了摸自己的皮肤,似乎也比之前滑嫩了一些。虽然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两秒,接下来黄少天就认定那是心理作用。

  

  不管了,就算是做不成全套,只是交颈而眠,那也算是阶段性胜利啊!

  

  见自己开了两次口喻文州都不吭声,黄少天暗暗下定了决心——虽然有些不道德,但就算今天这是一场独角戏他也要唱下去,直到把喻文州吵醒。

  

  “咳咳,文州那个……”

  

  “好啊,”

  

  喻文州似乎刚听到黄少天说的话。尽管如此,可他接下来的反应让黄少天十分满意,以至于没有责怪喻文州都和他睡一张床还走神。

  

  喻文州侧过身,用手肘撑着头笑眯眯看黄少天:“我最近确实有个烦恼。”

  

  黄少天见自己被喻文州这么近的盯着,一时间慌了神,结结巴巴开口道:“什、什么?和我在一起还能有烦恼?不应该啊,你那个,你说说,我开导开导你。哎文州你先别说,等一下啊,我把手机开到录音模式你再说。”黄少天说完先从枕头下面摸出来手机调出录音模式,而后也侧过身去,和喻文州面对面,这才算完成任务:“咳咳,好了,来吧。”

  

  “我的心理咨询师这么不专业吗?”喻文州忍笑,“不仅明确说明什么时候开始的,还告诉我要录音?”

  

  “…………行行行,文州你作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能不能稍微透露一点点专业知识,告诉我一下接下来做什么吗?”

  

  “好,心理咨询师不会告诉说明具体的开始时间,我们一般会和客户聊聊天,问一两个当下客户可能有需求的问题,比如过来的路程远不远,现在渴不渴,由此拉进关系,从而方便引申话题到工作累不累,从而开始真正的谈话和心理分析。”

  

  黄少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喻文州比了个OK的手势,深吸一口气,因为有些心虚,所以语气里带有一丝颤抖道:“…………文州你冷不冷?”

  

  喻文州听出来黄少天语气中的异样,立刻拿来一床被子给黄少天盖上。

  

  “…………刚才我们还盖同一床被子,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反而疏远了。”黄少天扶额。“我换个问题,文州你困不困?”

  

  “有点。”

  

  “…………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保持清醒!!!千万不要睡着啊!!!”

  

  “少天,”喻文州笑着揉黄少天的头发。

  

  黄少天心里发慌,索性交代了一部分实话出来:“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睡觉的次数不多,好不容易有促膝长谈的机会,一定要好好珍惜,不能浪费啊。”

  

  “好,我知道了。”喻文州伸手揽过黄少天肩膀,而后用唇碰了碰黄少天的额头,也坦言道:“其实我一直担心少天对我不够了解,只是喜欢我的样貌。不知道以后我们能交往多久。”

  

  “文州你别这么想啊,”黄少天往喻文州怀里靠了靠,“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因为有外在才会相互认识,因为有内在才会更加了解,因为……因为什么我忘了反正最后也是靠类似内在的东西才能够长久的在一起吧。这些都是别人总结出来的,所以你要有自信,毕竟是你内外兼修的老干部。”

  

  “老干部?”不常接触二次元的喻文州有些疑惑。

  

  “啊就是那种戴着眼镜端着茶杯,一边晒太阳一边看报纸的高学历高职位退休人员。”黄少天认真的解释着,不经意间又被喻文州吻了眼角,心脏猛地跳了几下,接下来又因为喻文州接下来给他理刘海的动作险些冲出胸口。

  

  “反正大概就是这样——”黄少天极快的结束话题。一边在心里感慨这才是谈恋爱的感觉一边认真的分析孙哲平和张佳乐那段感情。他想倒也难怪二乐和孙哲平失联后那么难过那么不舍,都要看心理医生。文州要是有半天不理他他肯定心里都空落落的,要是有那么一个星期不理人……

  

  “文州啊,我有个问题,你说我要不要找个什么备用的心理医生屯着啊?我是说万一哪天我们像二乐和大孙那样……我可不是要失联啊,我是担心,担心你知道吗?就是未雨绸缪,想的比较长远。”

  

  “不会的。”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耳垂,眉眼弯弯的:“其实,我对你的喜欢比你想的还要多一些。”

  

  “啊?是吗?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黄少天有心往下问,但又觉得那样有些咄咄逼人,想着喻文州估计会继续说,于是闭了嘴,安安静静的看着喻文州。

  

  “好了,很晚了,睡吧。”喻文州收回手,侧过身关上了台灯。

  

  “………………哦。”



          黄少天:

          

评论(16)
热度(743)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