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4(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


  “所以他全名是喻文州?”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背影,看了一眼手表,急匆匆道:“我回去查资料看他基本情况,你们先聊。”

  

  江波涛看看黄少天,小心翼翼道:“那我和周队也先回去了?黄少你和喻老板约会……额,注意安全?”

  

  “…………”黄少天一时间无言以对。毕竟他不仅要和喻文州单独出去,而且还要遵守承诺不告诉那几个人他俩是去做什么。所以被误会成约会也只能默默吃下这个亏了。他低下头摆弄手机,收到叶修一条消息。

  

  叶修:

  喻文州有什么动向你可以告诉我,你对他的分析也可以发给我,我看看他和顾家养子性格能不能重合。

  

  居然让我偷偷观察文州,这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以后还怎么和他愉快的玩耍啊?!黄少天叹口气,收起手机,见喻文州接完了电话走了回来,赶紧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调动起来情绪,走上前热情的搭话:“啊打完电话了?完事了?”说完见喻文州脸色不太好,又问道:“家里还是工作出现问题了?要不你先去忙你的,现场我这边维持着,我们改天再看?”

  

  喻文州摇摇头,“是酒吧里的事,我已经让朋友过去帮忙处理了。我们现在就去现场吧。”

  

  “……行吧,”黄少天点点头主动带路,一边走一边道:“那个街道你也知道,已经封上了,只能案件相关负责人能进去。所以我等下过去你就假装是我们警局的顾问,没问题吧?”

  

  “嗯。”喻文州答应着,想起来什么转头看着黄少天:“少天应该看过我做的街道关系链了吧?有没有什么线索?”

  

  “线索……有吧。”黄少天原本想说那个收这条街道保护费的顾家手下作案可能性比较大。毕竟死者是带头抗议交保护费的街区商户老板,但考虑到喻文州万一真的和顾家有什么关系,真要说出口他还不知道会给他和喻文州造成什么间隙,何况喻文州是去破案的还是去毁灭证据的也不好说,所以黄少天就没有完全说出自己的推测,只是道:“其实也不算有太多,我现在只能说你给我的街区关系链很复杂,我从来没想过只是一条街道居然还能有三方势力抢着收保护费,而且还有过群殴事件发生。如果我没记错,当年那场斗殴还死了好几个人。总之我即使看了你给我的资料也只能推测可能是三方势力中的某一方做的。”

  

  “斗殴?是那三方?”喻文州皱着眉头问。

  

  黄少天不想透露太多消息,于是道:“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没去报道,而且这个事我们档案里也写的含含糊糊,我就当普通斗殴事件一直没往这边想。昨天晚上才清楚那三方势力都是黑帮。哎对了,我昨天还特意算了算,你说就你们这个街区,撑死了也就三十来家店吧,能收到多少保护费至于让那群人不顾兄弟的命?”

  

  “保护费的话我这边一个月是三万,因为认识个朋友才便宜了些。”喻文州笑道:“酒吧KTV之类的地方是高消费场所,一般一个月要交七八万。就算只是个网吧一个月也要一两万。”

  

  “……靠……”黄少天叹为观止。心想就算一个商户一个月上交五万好了,那三十家店就是一百五十万,这还只是一个月的收入。一年可就上千万了。难怪那会他们群殴都不光是动刀的,还有那么几个人拿着自制的土手枪,而原本就不怎么管这条街道的警察是听着枪声才硬着头皮去的。现在想想,他们争的是一年上千万的纯利,肯定是要玩命了。

  

  喻文州叫了几声“少天”不见黄少天有什么反应,只是皱着眉头不知道想什么,拍拍他肩膀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

  

  “没有没有没有,”黄少天连连摆手,“哎对了文州,你认识的朋友是……顾家的人?”

  

  “算是吧,”见到了案发现场的巷子口,喻文州从口袋拿出一副白手套戴在手上,转头对黄少天道:“朋友偶尔会来问我一些事,我会力所能及帮他出一些主意。所以就认识了。”

  

  “脑力人才啊,”黄少天从风衣内侧兜里掏出来警官证给守在巷子口的小警员看,而后介绍起喻文州:“辛苦了。介绍一下,这是过来咱们警局帮忙的痕迹分析专家,喻教授。我和他去案发现场看看情况。”

  

  小警员立刻点头哈腰的陪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去看现场。

  

  黄少天是看过那具尸体也了解第一案发现场情况的人,加上叶修有所叮嘱,所以他以观察喻文州为首要任务,想要看看喻文州到底是热心市民还是真正凶手。他见喻文州先勘察了死者附近的土质以及现场遗留物。过了一会才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垃圾桶问小警官:“案发时那里面都搜过了吗?有没有什么可疑物品?”

  

  “喻教授放心,我们都搜过了,”小警员凑到喻文州身边道:“结果在垃圾桶里找到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有一件带血的衬衫和水果刀,经过化验,确定上面的血属于受害人。”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线索吗?”

  

  “还有就是案发当时有人见到——咳咳咳——”黄少天突然从后面一把勒住小警官的脖子,压低声音威胁道:“有人见到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个线索啊?是不是你们私下聊八卦瞎说的?还是哪来的小道消息也要告诉喻教授?年轻人我告诉你,该说的可以说,不该说的就别说,知道吗?”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立刻对喻文州露出一个笑模样来,可转头就立刻变脸轰小警官:“去去去去,你看你一脸谄媚的样子,怎么着啊,是不是想巴结喻教授?我告诉你,没戏,人家是上面调来帮一次忙就走的。”

  

  “……没有啊……”小警官委屈巴巴,解释了一会见黄少天不仅不买账,还大有要把他灭口的可能,赶紧闭上嘴溜了。

  

  两人说话的时间,喻文州已经观察的差不多了。他走到黄少天身边,见黄少天还在一脸不爽的看着小警官背影,摘下手套摸摸黄少天的头,用有些无奈的语气道:“少天,是不是你所掌握的线索不能完全和我分享?”

  

  黄少天一秒变怂,老实道:“呃……这个嘛……也不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你的亲朋好友都有谁你知道吗,所以我就大概……稍微控制一下证据链……”

  

  “那位抽烟的警官是不是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

  

  “啊?不是啊不是不是不是——”

  

  “他怀疑我是顾家的人?”

  

  “没有啊!绝对没有!你想多了文州。”

  

  “顾家有个从未露过面的养子,前些年从美国回来,我也是前几年在这里开的酒吧,他对我有所怀疑也是正常的。”

  

  “…………要不……”黄少天支支吾吾:“我可以稍微透露一点点但是不能太多内容给你。反正也是为了破案。”

  

  喻文州见黄少天这幅反应,确定了自己猜测,于是再次摸摸黄少天的头,笑道:“不用了,我也不想你在同事那边难做。”

  

  “…………”

  

  “好了,我们回酒吧吧。”

  

  黄少天“哦”了一声,跟在喻文州身后走了一会,摸出来手机给叶修发了个消息。

  


  黄少天:

  我观察好了!观察的特别细致特别仔细!我觉得文州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是真有心和他做朋友了!

  

  叶修:

  你是铁了心要嫁了?



       黄少天:

       

评论(29)
热度(874)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