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5(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大家放心~喻队没干任何坏事~


       =====

     

  两人各怀心事往酒吧走,黄少天“啊”了一声转头问喻文州:“文州啊,之前我那个朋友问你是不是南方人,你还没回答呢。”

  

  一直在想什么的喻文州似乎刚反应过来黄少天的话,转过头对黄少天道:“我确实是南方人,说话和北方人有点区别。哦对了,一直忘了问,那位警官贵姓?”

  

  “哦,这个嘛——”黄少天想以喻文州的脑子,叶修即便是想瞒着也瞒不住多久,不如自己先说了,从喻文州那边得到一些好感,这样以后得到一些消息也更为方便些:“他姓叶,既然咱俩是朋友了,你以后就跟我一样,也叫他老叶就行了。”

  

  “好。”喻文州点点头,还要再说话,见黄少天一直心不在焉低头看手机,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黄少天:

  我交代你了的姓,没问题吧?有问题也来不及了,我已经说出去了,现在就是通知你一下。他要是问我别的不是机密的,独家情报的那种消息,我也说出去了啊,毕竟他太机智了,我就是不告诉他过几天他自己也能猜出来。

  


  叶修看了一眼黄少天发过来的消息,回了“无所谓”三个字,从警局又往酒吧开车。他当然希望喻文州是个普通老百姓,但也要做好喻文州身份不凡的准备。尤其在喻文州的某些资料和顾家养子重合的情况下。

  

  “叶警官还在怀疑我吗?”和黄少天并排走的喻文州想起来什么,转过头问黄少天,“需要我陪你去警局确认我无犯罪记录吗?”

  

  “不用了啊,”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我要是说我相信你有点假。别说你了,连我都说不出口,所以我就说实话了啊。我从你之前的推理大概猜测了一下,就是以你的脑子吧,要是想把我糊弄过去应该不是多难的事。至于老叶能不能看出来你有问题我是真不知道了,只能劝你保护好自己,因为他眼睛太毒了我和你说,当初他能一眼看出来我是弯是直!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了?”

  

  喻文州对黄少天笑了笑,又要伸手摸他的头。

  

  黄少天已经习惯喻文州这个亲昵举动。他甚至觉得喻文州摸他脑袋充满善意的,于是忍不住又开口补充道:“不过我也确实很愿意相信你就是了。”

  

  “谢谢少天。”

  

  “谢倒是不用了,你别让我失望就行。”黄少天想起来叶修那个充满怀疑的眼神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往酒吧走,刚走到就见叶修从酒吧对街的小饭店出来,手里拎着一个装满打包饭菜的塑料袋和喻文州黄少天打招呼:“哟,约会回来了?还是接着轧马路?要不我待会找喻老板单聊?”

  

  黄少天扶额,心道自己在叶修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怎么会被误会成见过不认识的人两三面,有一定好感就是一定要结婚的存在?想到这他忍不住解释道:“………你别乱说话啊,我和文州没有约会。我们俩是谈事情去了,而且是正经事。你以为我是你这种上班出来打牙祭的人?我告诉你啊我和文州我们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搞对象的人,尤其我还背负着那么重要的事,不会放下工作谈恋爱的。对了我具体有什么事你也知道,我就不再说了,反正很重要就对了。”

  

  “既然你们关系纯洁,我也就不担心刺激你了。”叶修直视喻文州,直言道:“喻文州对吧,我刚才查了你的资料。你在广州出生,小学后就去了美国,几年前才回来对吧?”

  

  喻文州点点头:“是,我前几年因为身体不太好回国找中医调理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病情反复所以回国常住,为求生计才开了这间酒吧。”

  

  “你的小酒吧没开几年,但是很巧的是那个街的商户好像都挺怕你,我没说错吧?”

  

  “所以呢?”喻文州坦然看向叶修:“叶警官想要表达什么?”

  

  “没什么,无非就是一些个人猜测。”

  

  黄少天这这俩人竟然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赶紧伸手拦住喻文州,对叶修道:“哎老叶,行了行了,什么个人猜测,咱们有话就直说不绕圈子。你是不是怀疑文州是那个咱们市最大黑帮老大的儿子?你就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不是怀疑,是基本确定。”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用一个勉强算做微笑的表情回应叶修的猜测。

  

  黄少天好不容易挑好气氛一时间又冷了下来。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替那个他也不敢打包票的神秘人说好话:“好好好就当文州是顾家那个养子好了。但是我说实话啊,人家顾老头的那个儿子也没干什么坏事,什么色诱养父还教唆手下杀人,那都是大家的猜测对不对?而且不是我说,就算人家是从法律和咱们国家有些不同的美国回来的又怎么样了?就一定干过杀人越货的行当了?不管怎么说,在你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他是坏人之前,你能不能不要像抓捕恶贯满盈的坏人一样一脸的正气凛然?把那位刚从美国回来几年的年轻人想的善良一点淳朴一点?”

  

  叶修无奈:“行,我把他想的善良诚恳又单纯。但是他能和我想的一样吗?我很确定这位喻老板不是省油的灯。而且我还猜测他接近你有很强的目的性,只是我还不清楚因为什么。”

  

  所以要不是黄少天在中间插一脚,他已经想办法让喻文州背一个拉皮条的身份,把带去局子里拘留审讯了。

  

  黄少天拉着叶修往旁边走了几步,在他耳边低声道:“老叶,那我也就和你说实话了。那条街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就算是周泽楷,他也只是因为我这边人手不足临时借调帮忙。 根本不是你或者别人的管辖区域。就是说,这地方我说了算。所以你要是再插手管你不该管的事,我可就如实上报了。”

  

  叶修转过头去又叹了口气。过了一会摆摆手背对着喻文州黄少天道:“我不管了。你们最好能破案。”

  

  黄少天等叶修走远了这才走到喻文州面前,在喻文州开口说谢之前恶狠狠道:“不过老叶说的没错,你背景什么也确实没有很简单对吧。我劝你在老叶摸清楚你所有底细前都老实交代了,别就瞒着我一个人。”

  

  “少天,”喻文州似乎因为黄少天某句话想起来什么,皱着眉头道:“你把关系链分析的怎么样了?我想稍微看看。”

  

  黄少天只得带着喻文州又回了那间带着几分暧昧的房间。

  

  黄少天进屋就开电脑,而喻文州则是关好了门,在黄少天打开电脑之前开口道:“少天,叶警官猜的没错,我的养父是顾琛。”

  

  黄少天一愣,下意识合上了电脑,直勾勾的看着喻文州。

  

  “但你说的也是对的,我确实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

  

  “那你主动找我……”

  

  “有人指证案发时我姐夫在现场。但是我确定他和我通宵在一起,没有出过房间半步。可我和他的亲属关系让我不能为他作证,他的证人又只有我。”

  

  黄少天扶额:“等等,你们俩通宵在一起又是怎么个意思?”

  

  “他的公司财务那边有问题,以免我和他一起审账本,找出那些问题,把账做上。”

  

  “偷税漏税?你们俩通宵做假账试图隐瞒?”黄少天崩溃:“你还想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喻文州没有解释,只是走到黄少天面前道:“少天,我希望你暂时不要说出去这些。”

  

  黄少天指着自己的脸:“你看这上面写着‘冤大头’三个字了吗?还是写了‘我想辞职’这四个字?”

  

  喻文州伸手要摸黄少天的头,黄少天往后躲了躲,瞪着喻文州:“干嘛,有话说话别摸我,不然我告你性骚扰啊。”




       黄少天:

       

评论(19)
热度(70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