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6(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应该昨天更新的,然后前天晚上把脚烫伤了,昨天去医院啥的就没码字(后来还和乔乔一起吃鸡很开心吧啦吧啦)总之今天我更新了!


       ====


  喻文州伸回手,有些无奈道:“少天,你不是说顾家养子不是坏人吗?”

  

  黄少天更无奈,表情里还带着几分委屈。类似这句话他确实是说过,但也并非是出自真心。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要是说我泄私愤故意怼老叶才这么说也不完全是事实,因为我还有点怕你们互相叫起劲来,老叶随便找个理由把你拘起来审讯才为你站街为你打CALL。毕竟咱们警民一家亲对不对,我要保护你啊!可是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我立场自然也要改变了,你懂吗?”

  

  喻文州笑了一下,“所以少天不打算信任我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吧,你身份在这我就是想信任也不敢信任啊,回头被人误会我和黑道大佬关系不明我可连解释都不好解释。”说到这黄少天更是委屈了,他本着信任喻文州的想法为喻文州做担保,带着一丝侥幸心理想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结果喻文州还偏偏就是他们区警署找了好几年的那个黑道大佬二代。“而且你不觉得你这么问我我很难过吗?你都没有想过我对你那么信任,从来没有怀疑你的良好市民身份,结果呢?”

  

  喻文州少有的露出失望表情来:“所以因为我养父的身份,少天已经确定我不是守法公民了?”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面前看着喻文州,感觉内心无比茫然。他沉默了一会,忍不住爆了粗口:“……靠!最初是谁说的每个月都要给顾家交保护费,还什么认识顾家的人所以能少交点误导我?是不是你?你给我放虚假信息才让我确定你不是顾老头的养子,而且就差用身家性命给你做担保了,结果呢?你要是憋的住一直不告诉我也行啊,老叶一怀疑你你就偷偷过来告诉我了还让我给你保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特么上一秒还在和你并肩作战,结果下一秒就看见你就拉手榴弹要和我同归于尽了!”

  

  “少天,”喻文州尝试打断情绪高昂的黄少天的话,因为黄少天太过投入而失败。

  

  “而现在你还要怪我怀疑你不是守法公民?大哥,你觉得这里有人在乎你守法不守法吗,就凭你这个在警局拿不出手的身份,再加上咱们俩干的那点事,以及你和你姐夫逃的那些税,我保证全警局的人都会支持把咱俩关一起择日枪毙你信不信?”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平静道:“我知道了,少天,今天我没有和你透露任何消息,这样可以吗?”

  

  “…………”可以个屁啊,说都说了还带往回收的。你赶紧跑路回美国去吧,假装没抓到你是我对你最大的温柔了好吗! 喻文州见黄少天神情犹豫,干脆把手伸到黄少天面前,告诉黄少天可以拷上他带他去警局。

  

  “我确实没做过任何违法的事,即使被确认了身份,警局能做的也就是盯梢而已。”喻文州安慰黄少天:“我姐夫也自首了。只不过我要求他也是先查账,把钱填上后再去自首。这样可以争取最大的减刑量。”说完,他把胳膊抬了抬,往黄少天手边递。

  

  喻文州这个动作让黄少天反而不知道怎么做好了。他犹豫了一会,决定最后相信喻文州一次,这次过后就和喻文州彻底断绝关系,不再往来: “…………算了算了,我还是当做没听过你刚才说的话吧。至于你那个姐夫,我暂时不把他当做第一嫌疑人进行调查。但是如果他在现场的事实得到确认,我还是会把他抓起来审讯的。

  

  喻文州点点头:“谢谢少天,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录口供。”

  

  黄少天突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大哥,警局里所有人都想要一睹你的尊容呢,你就别上赶着往前凑了啊!还有啊,谢我就不用了。要谢就谢你自己没干过违法乱纪的事底气足吧。另外我还是那句话,老叶那个人很精,而且已经怀疑上你了,你……唉,反正你要小心点。”

  

  “好。”喻文州应着,用手撩起黄少天的刘海,倾身好像要亲黄少天额头。

  

  “干嘛?还弄个离别吻啊?这时候就别搞洋鬼子那一套了,”黄少天往后躲了躲,留下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就此别过再不相见”就抹清关系般的小跑着跑出了喻文州的酒吧。

  


  说是跑走,可他运气不好,遇到照常过来‘上班’的周泽楷。

  

  周泽楷正愁一个人没法好好工作呢,见到黄少天立刻打招呼:“黄…”

  

  “黄黄黄,黄什么黄,”黄少天凑到周泽楷身边埋怨:“你怎么又来了,我昨天不是发消息给你说这条街的情况我基本都摸清了,我们以后不用再干卧底了吗?你还过来,我靠来就来吧还穿紧身裤,你是不是爱上当男公关的感觉了?还是故意给我秀大长腿?就你有我没有是不是?”

  

  周泽楷扫了一眼喻文州开的酒吧,压低声音道:“还有。”

  

  “还有?还有什么还有?你还有什么是我没有的?除非你中彩票了,五百万那种,那我确实没有。”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回头瞧了瞧喻文州那个酒吧,见没有什么异常,继续和周泽楷‘聊天’:“周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表达不清楚又不带着江波涛出来,你这是图什么啊?这不是耽误时间吗?要不你给江波涛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给你翻译一下?”

  

  吵不过黄少天的周泽楷默默憋了一会气。过了一会才吐出来自己要说的话:“…死人了,又一个。”

  

  “啊?”黄少天克顾不上调侃周泽楷:“第二个被害人?死哪了?”

  

  “右边。”

  

  “…………”四天前酒吧左边的巷口死了个人,现在酒吧右边的小街口又死一个。这是摆明了是故意给喻文州找事,不让他隐藏身份好好过日子啊。“对了,被害人什么时候被发现的?死亡时间是几点?”

  

  “二十三点到零点。”周泽楷皱着眉头:“刚发现,上面很重视。”

  

  黄少天心里一紧,问道:“所以他们要求我们限期破案了?”

  

  “三天。”

  

  “靠!”黄少天使劲揉自己头发:“靠靠靠,干脆就当我杀的把我抓起来算了。”

  

  “…想抓喻老板,他没有不在场证明。”

  

  十分钟前刚发过誓不再把喻文州从自己世界彻底抹去的黄少天回想了一下,扶额道:“如果我说,我是他的证人,他今天凌晨的时候在我房间里你会说什么。”

  

  “还是会抓。”

  

  “我刚才可能没说清楚,我重复一遍啊。”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晚上十一点我进的他开好的房间,凌晨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他大概是凌晨一点半左右走的。所以我很确定他和我在一起,而且绝对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

  

  周泽楷若有所思的看着黄少天。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们没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我觉得还是会审讯喻老板。”周泽楷认真道:“能正确表达现场的人可以作为证人,但因与当事人之间存在恋爱关系,证明效力会打折扣。鉴于你们的亲密关系,你的证言效力近乎为零。”

  

  “…………等等,槽点太多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吐哪一个。”




        黄少天:

        




评论(20)
热度(744)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