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7(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


  黄少天没办法,只得为了确保喻文州各种意义上的人身安全问题继续来回奔走。喻文州倒也争气,自从黄少天出了他的酒吧后不再积极破案,而是回别墅休息了几天。期间被叶修单独询问,录口供的时候也只给出一句“如果叶警官认定我是犯人,请拿出证据。”

  

  叶修一脸无所谓的出了酒吧,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差点摔了茶杯。

  

  “油盐不进,说的就是这种人。”

  

  和叶修谈过话的喻文州不再想着破案,连酒吧的场子都不坐了,全权交给别人。又没过两天城里都不待了,干脆回别墅调理身体。

  

  喻文州过的自由,警官们可扛不住。眼看着三天时间要到了,叶修急的火急火燎也没有再找到什么突破口,于是又把关注点放到最近异常安静的黄少天身上。

  

  “就算他是黑二代,我也没有要抓他的意思,”叶修和黄少天谈心,“老实说这事顾家人干的可能性不大,但架不住被发现的死者都在喻文州的酒吧附近。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些有的线索。”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一边极其敷衍的点头一边玩手机,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手机屏幕。

  

  “但是他很明显什么线索都不愿意告诉我,而且很明显的拒绝和警方配合,去了他在郊区买的别墅。”叶修指了指黄少天,让他坐起来:“所以我以个人身份,希望你拿出一点警察的敬业精神来,去找他问问情况以及有没有线索。”

  

  “??????”黄少天一脸惊悚。

  

  “你想想,喻文州这个人,油盐不进,只和你睡。少天,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你们对我和喻文州的关系有误会?”

  

  叶修摇摇头,“这恰恰说明了只有你能让他开口。”

  

  “不去不去,”黄少天摆手,“本来我就不想去,现在我和喻文州普通的友谊还被你们曲解成这样了,万一喻文州真的是黑二代,你这不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少天,这样吧,喻文州落网了我给你报二等功。毕竟你牺牲自己和他谈恋爱套话了。”

  

  “…………叶修你是人吗?”黄少天跳脚:“我都说了我和喻文州没有关系,你干嘛非要认定我们搞对象了还让我去套话?到底什么原因让你对同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来?”

  

  叶修眼神凝重,过了一会才道:“少天,情况很严重,上面说再不破案就不给我报销烟钱了。”

  

  “…………”黄少天抄起之前放在桌子上的帽子扭头就走。他想自己是疯了才会再去找喻文州,给同事们增加谈资,还给自己添堵。

  

  不过嘛……人不去找,去酒吧附近转转是必须的。毕竟那地方周围不平静,他去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员还是可以的。想到这黄少天就一个人往喻文州开的酒吧方向走。走到一半就遇到前面有人吵架,围观的人还不少。黄少天扒拉开前面看热闹的人往里面挤想要劝架,可还没走到中心点,他的后脑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闷棍。

  

  那人下手力道算是重的,有把人打到昏迷几天的意思。无奈黄少天平时锻炼的勤,体质又好,只有几秒的眩晕感,而后还推开其他拉着他不让他走的人,捂着后脑勺硬是追了凶手好几百米眼前才开始迷糊,脚步也不稳。而他最后踉跄的地方就是喻文州开的酒吧门口。

  

  酒吧的员工认识黄少天,见这人穿着警服倒自家店门口,带着莫名的,类似“未来老板娘竟然是警察”的骄傲,一群人前呼后拥的把黄少天送到了医院。

  

  两个小时后,身体没什么大碍黄少天躺在了医院病床上休息,得知黄少天受伤,叶修也很快过来,只不过开口第一句话就让黄少天十分怀疑他们之间是否真的存在友谊。

  

  “看见那人脸了吗?”

  

  “叶不修我之前竟然怀疑你是不是人,我真是太傻了。”黄少天瞪着眼睛,“你看我脑袋都包成什么样了?木乃伊和我换个脑壳你们都看不出来而你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你真的不是人是禽兽!禽兽啊你!”

  

  他说的是实话,到医院后先是拍片子,确定只是轻微脑震荡后立刻有护士给黄少天包扎。小护士大约觉得黄少天人长得好看又是个警察,对他特殊照顾,纱布裹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黄少天竭力制止下才放弃纱布末端打蝴蝶结的动作,朝着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留下一句“有事按铃”走了。

  

  “轻微脑震荡,”叶修拿起来黄少天放在桌子上的病例本和拍的脑部CT片子,“我帮你问过大夫了,你猜人家医生怎么说?”

  

  “……怎么说?”黄少天闷声问。

  

  “大夫问我真是用铁管打的吗?你这撑死了也就是挨了一木头棍。在我确定说是后,他诚恳的说‘黄警官怕是练过铁头功吧?没事,轻微脑震荡,休息半个月就好’。”说到这叶修忍笑,“所以我是在确认你没事才过来请你描述当时详细情况的。”

  

  “我懂了,”黄少天点头,“不仅你不是人,给我看伤口的大夫也不是人。”

  

  叶修啧了一声:“你说我不是人啊?行,别说我有什么目的,我好歹来了。你绯闻男友呢?你被人打的流了一路的血,最后还倒在他酒吧门口,你看看他来过吗?是不想来还是心虚不敢来?”

  

  “还不是被你问的不想出面了。”提到这个黄少天就烦:“叶不羞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你最近怎么变得缺心眼了?居然会觉得他绕着自己开的酒吧杀人只为了完成某种仪式。就这种推理我都没脸出去说,我怕被嘲笑。结果你吃饱了撑的不仅怀疑他还找他问话去了!靠!本来他还愿意和我共享消息,现在好了,我还什么都没拿到手,他就被你烦的直接回家了。都怪你叶修,真的都怪你,你别在我这耽误时间了,赶紧回你办公室反省去吧。”

  

  叶修合上黄少天的病历本,“得,我好心看你反而没好报。那行,我反省去了,你一个人呆在这半个月吧。”

  

  黄少天没吭声,见叶修走远了这才又看了一眼一直被自己握在手心的纸条,然后按了呼叫铃。

  

  代替护士的是一个戴着口罩的大夫。他走到黄少天的病床前,摘下口罩对黄少天笑了笑:“现在感觉怎么样?头晕恶心吗?”

  

  黄少天叹口气,“…………咱们说正事吧,你是想看哪个现场还是要问我什么?我是真的没看见那个人的脸。”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喻文州站在床边,“你在我店门口受伤,我觉得很内疚。”

  

  “……也不能算是在你店门口受伤吧。”黄少天回忆了一下,“硬要说的话,是在你店后面那条街受的伤,摔在你们店正前方的。唉你看看你那个酒吧,前后左右都有血光之灾。我劝你趁早关门大吉算了。”

  

  喻文州坐在床边,看着黄少天想要说什么,叶修推门而入。

  

  “喻老板,少天啊,我问问你们这回打算怎么解释?”

  

  黄少天的“我不是我没有”还没说出口,喻文州先一步握住黄少天的手道:“我也想请问叶警官,我和少天恋爱犯法吗?”



       黄少天:

       

评论(21)
热度(727)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