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8(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哎……这就要破案了……而且你们肯定都知道谁有问题了……好烦,好生气,我好没用,推理完全写不好嘤嘤嘤……看来侦探题材的电影编剧真的很难!


         ====


  “当然不犯法,不仅不犯法,我们这群同事都会支持和祝福你们两位。毕竟干我们这行的找对象不容易。”叶修转头看黄少天,冷笑道:“倒是少天,你好像和我说你和喻老板是纯洁的友谊,没有一丝暧昧关系,对吧?”

  

  “………哎哟我脑袋疼,你们出去我要休息。”黄少天见势头不妙,嘀咕了一句就缩进被窝避难,而且颇有鸵鸟风范——也不管被喻文州拉着的手还在外面,脑袋钻进去就行了。

  

  喻文州松开手,站起来对叶修道:“叶警官,既然我和少天恋爱关系都可以被您接受,那为什么认为我来医院看望少天是需要解释的事呢?”

  

  “和我玩诡辩是吧?”叶修掏出手机调资料:“喻老板,我炸口供的时候恐怕你还没见过老顾呢。”

  

  黄少天把被子掀起来条缝,“对对对,我和文州是普通朋友,他就是逗逗你。老叶啊你这个人什么都挺好的就是开不起玩笑。哦我说的挺好是除了有点散漫一周七天就来三天剩下四天都在泡病号然后总在办公室抽烟,还有就是隔三差五的以催结果为由调戏咱们这俩美女法医之外人的挺好。”

  

  叶修伸手按住黄少天的被子,对喻文州说了一句什么。

  

  黄少天一个字都没听清,只觉得这句话对喻文州是个威胁,但以叶修的性格十成十是吓唬喻文州。可他又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喻文州,告诉喻文州真相,于是干脆缩在被窝里没动。

  

  过了十几秒喻文州才一边说“别闷坏了”一边帮他把被子往下拽。

  

  “我什么都没看见,”黄少天见叶修人走了,立刻坐起身来,认真对喻文州道,“我把之前和老叶说过的话还有发过的短信再给你说一遍,我只看见他后背有个logo标,但是字母太长了,而且上面花纹还特别多,好像有人在那件衣服上写了封信似的。总之再加上我上学那会英语学得不好,脑袋又挨了一棍子,所以真的什么都记不住,就大概中英混搭着背了一下。那串英文字母是什么……麦克达克和GAY香蕉,反正差不多是那些字母吧,你自己意会一下。当然了,猜不到也很正常,反正我把那堆字母发给老叶之后他回了我一串省略号。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老实说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回我省略号,还挺有成就感的。”

  

  “杜嘉班纳。”喻文州几乎没有犹豫,马上道:“你说的是Dolce和Gabbana这两个英文单词。”

  

  “啊?”黄少天茫然。

  

  “普通人了解的奢侈品牌不多,所以你们不太了解Dolce也……”

  

  “你直接说我们都是穷鬼,买不起好几千的包就行了。”黄少天打断喻文州的话,“但是老实说,我一点也不在乎。几千块我是出得起的,但是让我花几千块买一个包。哎文州,你也实话实说,你认为它值那个价吗?你再想想上下班坐地铁过安检的时候你还要把防止包有划痕放在角落的那个塑料筐拿过来,把包放进去,站在一旁等着它过安检……我靠,有这个时间一趟车都过去了,你不如早上不拿包,还可以多睡五分钟。”

  

  喻文州忍笑,“少天,Dolce一个包是上万的,而且我认为买Dolce的人不会坐地铁上下班。”

  

  “…………”黄少天默默转过头玩手机。

  

  “但我确实认识一个人,他喜欢买一些小众的奢侈品。而且按照你的描述,那个人应该是穿的一件限量款T恤衫,也许问问我朋友能有些线索。”喻文州也摸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而后笑道:“很巧的是,他就在医院,而且刚和少天见过。我让他现在过来。”

  

  “哈?谁啊?”黄少天猛转头后立刻有了眩晕感,哎哟了两声之后发现喻文州坐回到床边把他拉到了自己怀里。

  

  “没事吧?”

  

  “没事没事没事,”黄少天起初试图挣扎一下,没想到几秒过后不仅仅是头晕,还伴随着恶心。他索性吭哧了两声放弃抵抗,靠着喻文州急促的喘了几口气道:“就是稍微体验了一下怀孕的感觉,头晕恶心还想吐。”

  

  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耳垂,笑了笑没说话。

  

  “这是轻微脑震荡后的正常现象,”给黄少天看诊的大夫推门进来,看看喻文州,又瞧瞧黄少天,双臂环胸道:“我进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喻文州摇摇头,转过脸看了黄少天一会,确定黄少天没事才站起来和大夫打招呼:“今天麻烦你了,有时间请你吃饭。”

  

  “不用,”那大夫摆摆手,“有事说事,排诊的人多,没时间聊天。”

  

  “我稍微画一下。”喻文州拿起手边的纸和笔,一边写写画画一边道:“从后面看大概是类似这样的图案,应该是Dolce的限量款。你知道最近有谁买过吗?”

  

  见喻文州姿势摆的有模有样的,黄少天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画的还真和他刚才瞧见的那个背影差不多。

  

  “行了,别画了。”大夫只探头看了一眼就道:“你姐夫有个得力助手,头几天他说过些日子有事要出国,约了我们的饭。是那个心腹来请我的,穿的就是这件衣服。”

  

  “约饭?”喻文州皱眉头。“我不知道这件事。”

  

  “不可能。我到了饭店没见到你。问你姐夫,他说你太忙没时间。”

  

  一听这话,喻文州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我确实不知道你说的这件事。”

  

  “使劲想什么呢?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想破头就能想起来了?你姐夫没告诉你那就是故意瞒着你呗。眉头皱的都能夹苍蝇了。”黄少天抓过来手边不知道谁送的玩具熊,逆着撸小熊脑袋上的毛平静道:“不过他进局子前还不忘避开你开个派对庆祝一下,看来真的是很开心能远离你了。”

  

  喻文州听不出来他说话时候的情绪,轻轻拍了拍黄少天肩膀:“如果我身边的人有问题,我一定会让他们自首。”

  

  “……嘶,”黄少天脑袋又有点疼,他摇了摇头,还是选择不问喻文州是否能一直保证不和那些人同流合污,强行转移话题:“文州你……你画画不错啊,一定的绘画基础,对吧,我没说错吧?老实说我们警局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有没有意向……”

  

  “警局恐怕给不起我的薪水。”喻文州把带着线索的纸撕碎,转头对大夫道:“杰希,我出去一下,你帮我照顾一下少天,我很快回来。”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大夫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再次双臂环胸,站在门口盯着黄少天。

  

  “呃……”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黄少天开了口:“那个……大夫原来你看诊都用英文名啊,你英文名是叫杰西卡是吧?还是个女名。”

  

  大夫脸色又沉了一点,但还是克制住情绪,走到黄少天面前,伸出一只手自我介绍,“王杰希。”

  

  “哦哦哦,幸会幸会,”黄少天伸手握住王杰希的手,“我叫黄少天,你叫少天就行了。那个,王大夫,你渴不渴,要不要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王杰希回答完,继续上下打量黄少天,盯得黄少天一阵心虚,努力回忆段子想要缓解自己和自己主治医生之间的尴尬。过了一会他才想起来什么,自己嗤嗤笑了一会道:“王大夫啊,你看咱俩也不说话,就这么互相看着,算不算大眼瞪小眼?”

  

  黄少天说完,见觉得这话题十分无趣的王杰希扭头就要走。黄少天灵机一动,又补上一句:“哎哎哎哎王大夫我发现你照镜子也可以用大眼瞪小眼这个词来描述!”

  

  “黄先生,如果你做不到安静休息我可以给你开点镇静剂。”

  

  “…………不用了。”

  

  “很好。我还有事,你好好休息。”




         黄少天:

         

评论(19)
热度(73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