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9(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黄少天嘀咕了几声钻回被窝闭目养神,顺便思考案情。过了一会刚才给他包扎的小护士进来给他送药。这可吓了黄少天一跳,他睁开眼使劲摆手:“不不不不,镇静剂这东西可不能瞎用,我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也要爱警察。你们护士是人民群众的一员,你也要爱我,不能听王大夫的,瞎给我用药,懂吗?”

  

  小护士被黄少天说的云里雾里,眨巴眨巴眼睛道:“王大夫没说给您用药啊,这是我们陈大夫说的,陈大夫的意思是等下我们这边给您输液,您稍微等下,我等下拿消毒酒精过来。”

  

  “啊?”

  

  小护士把手里的盐酸吡硫醇氯化钠输液包放在床头柜上,轻飘飘扔下一句:“我又不是王大夫的私人助理,每个大夫让我转达的嘱咐我都要说给患者啊。”

  

  黄少天“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小护士就是个跑腿的,王大夫让她干什么她得听,李大夫让她做的哪怕是和王大夫说的相反的事她也得做。

  

  联系到这个案件……第一个死者是顾家的反对派头头,第二个死者是和顾家关系疏远的一个普通商户老板。而他……算是顾家未来接班人的白道好友。黄少天一直在思考他们三个人有什么共同点才被同一个人盯上,那个人会是谁。但却没有想过也许是不同的三个人下命令,让同一个人去做的……

  

  那么以这个角度来分析,就不用思考犯罪动机了,只要确定有谁在三个现场都出现过就可以了。黄少天想到这,忍不住为自己的智商点了个赞,然后给喻文州打过去电话。

  

  “哎,文州?文州吗?我和你说我现在有一个特别棒的思路!就是我突然发现只要看谁在三次案发现场就好,不用管动机。动机不重要,我认为这三件事除了最后我这个可能是私仇,其他两个案子都是买凶杀人。”

  

  电话那头笑了一声,而后平静道:“少天,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后来发现应该把案子想的更简单一些。”

  

  “……比如?”

  

  “比如这是三个独立案件。”说到这喻文州顿了顿,“少天,我和叶警官就在住院部门口,等下和你说。”说完喻文州就挂了电话。

  

  三个独立案件?不可能,最多……也就是两个独立案件,但是……等等,如果是两个独立案件,那么很多事就可以解释通了!黄少天想到这立刻把电话拨回去,就见叶修推门而入。

  

  “行了行了,你家喻老板都说了马上就到,你还煲电话粥,也不怕说缺氧了。”叶修带着一个被拷上的嫌疑人进了屋后回头道:“对了喻老板,谢谢你帮我们警方抓捕真凶。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你们俩什么时候……”黄少天一脸惊悚。“我靠,我知道了,你们假装对彼此嫌弃,实际上早就已经交换了手里的资料,共同破案。靠,可以啊,趁我不注意,玩了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难怪叶不羞你一直让我远离文州,你就是想和代替我和文州联手破案。现在案子破了,但是我现在没有一点点功劳,我只是脑壳被砸了个洞,还没有被报成工伤。”

  

  后面跟进来的喻文州笑了笑:“少天,你帮我们成功转移了凶手注意力。”

  

  “那你倒是说谢谢啊。你不说还指望我说吗?”黄少天生无可恋,觉得自己分分钟要被气死。他指着屋里站着的嫌烦道:“再说了,我何止帮你们转移了凶手的注意力,我都成了凶手的目标了,而且那个凶手还得逞了!得逞了啊!你知道我现在脑袋多疼吗?我一深呼吸我的脑仁就一跳一跳的,感觉脑壳都要裂了,这都归功于你们拿我打掩护。谢谢你们让我现在这么痛苦!”

  

  “急什么急,凶手本来对你没任何想法。”叶修把那人拷在暖气片上,而后点了根烟,坐在椅子上:“这次的案件呢,是真的很复杂,因为它们是两个独立案件。首先,在街角杀人的,是随机杀人,凶手已经抓到了,是之前一直在逃的抢劫杀人犯。”

  

  “叶不羞你别说话。”黄少天皱着眉头:“一点眼力都没有,这么读不懂空气。我不爱听你说话,你让文州描述案情。”

  

  “好,我说。”喻文州坐到床边看着黄少天:“第一起案件是随机杀人,案发现场离我的酒吧很近,被害人又是抵制顾家的领头人物。于是有人动了心思,动手杀了街区的另一个老板,想把案子推到顾家人身上。”

  

  “但这不是随机杀人。”叶修掐灭了烟,吸了一口气:“也就是说他的选择会有各种因素在里面。比如李老板和凶手关系好,陈老板和凶手是发小,王老板的儿子是大夫,曾经救过他老婆的命等等。所以我们只需要找到谁和第二位被害人有敌对关系,再进行审讯,基本就知道是谁了。”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那……是谁?”

  

  “是我姐夫。”喻文州苦笑了一下:“原本找你是想洗清他的嫌疑,因为第一起案件他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没想到我帮他洗了清第一起案件的嫌疑后反而激发了他的作案欲。他给了心腹一百万,并且答应帮心腹照顾家人,让心腹去杀人。他找的是自己的心腹,并且选在了我的酒吧附近,这么做为了能把罪名推到我头上,从而彻底毁掉顾家。至于打伤你的人,也还是那个心腹。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被人指使,是担心我告诉你我姐夫和顾家整个家族不和的一些事,才决定出手,让你不能再查案。他今天本来是打算来医院杀害你之后再去自首的,不过被我和叶警官堵在了他的出租房门口。”

  

  “谁让这小子身体素质太好了,他才惦记二次伤害你。”叶修开了嘲讽:“壮如牛说的就是你吧,少天。”

  

  “等等,文州我没太懂。你姐夫……你姐夫难道不是顾家的上门女婿吗?”黄少天懒得理叶修,专心吐槽喻文州那个不靠谱的姐夫:“他是得了失心疯了吧?居然想和你们同归于尽?”

  

  喻文州摇摇头:“我姐姐去世三年了,他不仅这三年,以后也必须单身。也是顾家的规矩。而他在公司做高层的这三年里,他的秘密海外账户有上千万的进账。”

  

  “等等,你家搞对象……一辈子就只能搞一个?”黄少天瞪大眼睛,“这么可怕吗?也不让离婚?”

  

  “你想和文州离是肯定不行的,但是他要和你离就另说了。”叶修用调侃的眼神看黄少天。

  

  喻文州则立刻笑着接话,“别担心,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你难道不应该说我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所以我们不会结婚的吗?”

  

  叶修嗤嗤笑了两声,“你自己信吗?你对喻老板的那点小心思明显的就差用马克笔写在脸上了。”




      黄少天:

      

评论(17)
热度(68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