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10(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我?我没有啊,叶不羞你别乱说啊。我告诉你我和文州绝对是友谊,钢铁直男之间的纯洁友谊。”黄少天说到这,看了一眼暖气片上拷着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叶修一眼:“等等我怎么忘了这个事。那什么,老叶啊,你和文州是路过来看我顺便去抽根烟解个手稍微休息一下的对吧?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先撤了,这王八蛋我帮你们盯着。”

  

  叶修硬生生的被黄少天语速噎了一下,扯了扯嘴角,留下一句“别太过分”起身要出门。转头见喻文州没有站起来的意思还咳嗽了一声催人:“行了,走吧,等下商量一下给你申请个优秀市民或者见义勇为之类的表彰。”

  

  “噗,”黄少天差点笑出声来,“老叶我知道你一直想恶心一下顾老头,但是我和你说啊,你这招也太损了,要是让顾老头知道你给他干儿子弄个好人好事的奖,那绝对不是恶心一下的效果了,绝对就是让顾老头呕出一两斤鲜血的大事了。”

  

  “我不用回避了吧?”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头,转头看着叶修,“于公我算得上是他的上级领导;于私,我也希望他能当着我的面向少天道歉。叶警官觉得呢?”

  

  叶修歪了歪头,表示自己无话可说,转身出了房间。

  

  “道什么歉啊,”黄少天下了床,拿起病历本,照着那人脑袋上就是一下,“小样,你可别道歉,你要是真给我道歉那我还不好意思下手揍你了。”

  

  一直低着头躲着所有人视线的嫌疑人抬头阴森森的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没注意,被吓了一跳。

  

  “吓着了?”喻文州在后面扶了趔趄的黄少天一把:“他见到我和叶警官之后从外套兜里掏出来一把水果刀。我和叶警官以为他要拒捕,没想到竟然是划伤自己的脸。叶警官制服他之后带他过来给他简单做个包扎防止感染。”

  

  喻文州解释的空档,那人又把脸埋了回去。

  

  “我靠。”黄少天总算反应过来,悬在半空的手又缩了回去,耸了耸肩膀道:“那他对自己下手可够狠的,你看他这一脸的方形纱布,我刚才还以为木乃伊又拍新续集了,他还是主角。唉不过你看他都这样我也真的下不去手了,算这小子运气好,会用自残博人同情吧。”

  

  喻文州摇摇头:“我猜他不是博同情,他是不想被我姐夫认出来吧。”

  

  “你那个名义上姐夫实际上仇人也凉凉了,说什么认不认出来。”黄少天还要说什么,冷不防被这人阴森森的看了一眼,马上皱着眉头凶道:“看什么看?难道不是文州那个姐夫指使你杀人的,啊?我告诉你你有什么话想好了再说。我们掌握的证据很充分了。”

  

  “他是无辜的。”犯人沉默了一会,因为脸上的伤口,说话含含糊糊的:“刚才你们说的只是猜测,你们没有证据。我没有受人指使,是我看不惯顾老偏心给喻哥一多半财产。所以私下做主。都是我干的。”

  

  黄少天觉得后脑开始疼,他深吸一口气,不耐烦的反问:“怎么意思?我们猜测的?文州他们连具体的数字都说出来了,说明警方已经从你的银行账户查到你那百万入账了,这样你还死鸭子嘴硬,非说是你一个人干的?还算是猜测?你就算给自己毁容了也不该这么不要脸吧小伙子。”

  

  那人又抬头,这一次深深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低回头开始嗤嗤的笑。

  

  黄少天后背的汗毛都要竖起来,摸出来手机要给叶修打电话想让叶修赶紧回来把人领走。

  

  喻文州伸手拦住了黄少天。

  

  “怎么了?”黄少天问,“你不觉得他脑子不太正常,咱们俩不应该和他一起待着吗?”

  

  “他有一件事不太清楚,是我们的家事,我在他入狱前破例告诉他。”喻文州走到那犯人面前,想起来什么让黄少天暂时回避一下。黄少天按着自己后脑勺出了屋。关门前听见喻文州对那人道:“干爹确实一直偏心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啊!”即使站在了门口,黄少天也忍不住提问,“一边是自己亲女婿,一边是自己养子,再怎么说也会把遗产的大部分给亲女婿吧。”

  

  “给什么遗产,你一个人站在门口琢磨什么呢?还没嫁过去呢就打算分遗产了?”叶修似乎刚抽完一根烟回来,看见原本应该在屋里打人的黄少天此时正站在屋外,而且还在认真的偷听“打完了?还是不好意思下手让你家文州代打?年纪轻轻的打个人都要找代打?还是怕犯政治错误不敢动手?”

  

  “你有毒。”黄少天在心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文州说有事和那混球私下说,让我回避一下。我才出来的。不过老实说这小子吧……我看着不太对。你看他瘦的简直就是一根麻杆,还留着长头发,跟小姑娘似的,又整天围着文州的那个姐夫转,刚才还说什么看不惯顾老对他姐夫不好。说不定他对文州的姐夫有点别样心思。就……你懂吗?”

  

  叶修隔着玻璃往屋里看了一眼,摇摇头:“要是再不让你家文州开门,那小子有什么心思我们以后是都没机会知道了。”

  

  黄少天赶紧推开门,见刚才还阴森森吓唬人的犯人这时候正跪在地上给喻文州磕头。已经磕了一地的血,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黄少天赶紧走过去要拦,那人见到黄少天情绪反而更加失控,伸手要去抓黄少天的小腿。

  

  “我靠!我这是新裤子!新买的!我买一条显得腿长的裤子容易吗?你伸手就要往上面抓?”

  

  那人抬起头,仔细看看黄少天的脸,而后竟然突然捂住自己的脸哭了起来。

  

  叶修有些无奈,拍拍那人肩膀:“走吧,带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黄少天则站在喻文州,小声问他,“文州啊,你和那王八蛋说什么了?”

  

  “我说我一直在按照干爹的指使找他早些年失散的亲生儿子。现在找到了。按照干爹的作风,以后一分钱都不会有我姐夫的。”

  

  黄少天突然开窍:“…………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叶修若有所思,“你是从哪弄到少天DNA的?你们俩……相遇的那一晚?”

  

  喻文州微笑点头。



        黄少天:

         

评论(30)
热度(61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