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11(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爆字数了干脆就再说点啥吧。有妹子在评论区问我为什么犯人给喻文州跪下。在这里说一下吧~大家都可以看到。

       犯人想求喻文州不要告诉干爹已经找到干爹亲儿子了,这样喻文州的姐夫可以分到可观的遗产。否则遗产就都要给那个亲儿子了。这也是他恶狠狠的瞪黄少天的原因。至于犯人为什么这么上心这事还揽下所有罪,因为……这就是爱——

       至于黄少天是不是顾老的亲儿子……先不剧透。

       总之很快就完结了~最后的结局你们会喜欢哒~

       另外看见有妹子在点文楼点文……先不急,我完结这篇文之后看看之前点文还有多少没写……


       ====


  叶修把犯人移交同事,转过身上下打量黄少天:“行啊少天,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的,后台这么硬。”

  

  “我靠!”黄少天见自己莫名其妙和黑道大佬扯上关系了,赶紧使劲摇头。即使这病房是医院最角落的地方,也左顾右盼了半天,确定没有外人才道:“叶不羞你说什么呢,这可是公众场合,就算别外人你也不要乱说话啊。别人你不知道,咱俩同事这么多年,我的家庭情况你还不知道吗?我绝对是清白的,和黑道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和文州要是这样故意整蛊我,我现在立刻对天发誓自证清白。我什么毒誓都敢发我和你说,咱们全警局的性命都在我接下来要发的誓里面了,你自己看着办。”他说完就要伸手,被叶修发声制止。

  

  “别啊少天。”

  

  黄少天双臂环胸,冷哼一声道:“这时候知道为了自己不被下毒誓拦着我了?早干嘛去了?叶不羞啊叶不羞,极端自私说的就是你了。当着文州的面我也不例数这些年你干的缺德事了,就从今天起咱们俩的同事之情结束吧。”

  

  “你这话说的。”叶修拉开病房的门,走进去压低声音道:“少天,我可十分关心你这个优秀同事的身家性命。你想啊,你说自己和黑道没关系,那这句话可就否定你和你家文州的友谊还是别的不好描述的感情了。”

  

  “…………这个嘛,”黄少天还真犹豫了一下,而后偷偷瞅了瞅没什么表情的喻文州,瞬间心虚:“那就……稍微有点,就一点点关系?而且你别忘了,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线和文州做了朋友,然后知道他身份的。所以我和黑道没关系,我只是和文州是小伙伴。懂了吗?哦对了,还有啊老叶,你能不能别老乱说话?说什么我家文州我家文州的,文州可不是我家的啊,你别老这么喊误导无辜群众。你看现在,别说无辜群众了,连文州这个当事人都误以为我是他家的,还告诉别人了。这误会不是大了吗。我刚才想了想觉得我如果被谣传成黑二代,那这事都是你的错。这样吧,你去和嫌疑人说一下事实再给我和文州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那还是别过去了。”叶修做暂停手势,让喻文州黄少天也进病房里,看了一眼黄少天,又转头看喻文州,关好门后问道:“你……真做DNA鉴定了?”

  

  “叶警官,我干爹前几年就得了癌症,今年病变,也就只有三个月了。他最后的心愿是找到自己亲生儿子。”喻文州看着叶修:“少天是被领养的,而且他的个人资料上写的被遗弃的地址和干爹告诉我的完全相同。我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那、那那那,那我的DNA你是……怎么获取的?”黄少天惊于喻文州对他情况的了解,转而想到以喻文州的身份手段,知道自己那些事倒也不稀奇。于是关注点就变成了喻文州在他DNA方面的获取上:“你、你难道趁我……趁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撸、撸了一发?”

  

  喻文州还没说话,叶修先道:“你睡眠质量挺好的啊,撸都撸不醒。”

  

  黄少天:“………………”

  

  嘲讽完黄少天,叶修又看着喻文州道:“我没记错的话,喻老板是不是刚见面就假装摸少天脑袋,其实是随手顺下来一根他掉的头发。之后为了不被怀疑,才一直当着我们的面摸少天脑袋的?”

  

  这话克让黄少天急了眼:“叶不羞你滚,我不像你作息不规律三餐油腻还不爱动。我是养生青年!你懂什么叫养生青年吗?就是我每天早上六点起,一三五跟楼下大妈跳完广场舞,二四六跟街心花园大爷们打太极。晚上小伙伴找我撸串喝啤酒我都往里面放枸杞。所以,我——绝对,从不掉头发。一根都不可能。你的猜测是你对我最大的羞辱!给我道歉,就现在。”

  

  “好好好,我说错了,是你家文州给你下了药给你撸的,行了吧,顾家小少爷。”

  

  “…”推门而入的周泽楷站在门口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黄少天,后退了一步,又关好了门,惶恐的走了。

  

  “周队那么耿直,会不会跑去把我举报了?”原本要对叶修动手的黄少天有些忐忑:“他要是不举报我是黑二代,八成就是举报文州给我下药。以他一被公主约就跑路还念念不忘非要上报的性格,估计能把下药这事告诉江波涛……吧?然后我就在他们那片出名了……”

  

  “想多了,应该就是被你和文州不纯洁的关系吓跑了。”叶修站起来往出走:“这样吧,你的身份结果我不太感兴趣,你自己听吧。我去和小周聊聊,让他接受你出柜的事实。”

  

  “………………”黄少天看着被关上的门无言以对。他刚才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和叶修插科打诨互怼,心里其实一直很担心喻文州告诉他亲子鉴定的结果。如果自己是顾老头的儿子,那自己也算是刚有亲爹不到三个月就要看着亲爹走。如果不是…………

  

  那就是皆大欢喜。对,皆大欢喜!

  

  “结果是什么?我不是顾老头的儿子吧?我是清白的吧?”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模样来:“别担心,搜集你的毛发只是为了让别人看到而已。我一年前就找到了干爹的亲生儿子,只是找到的时候他已经离世了。我把他生前衣物上找到的毛发标本写了你的名字去做的DNA。”

  

  “可你这么做也太……”黄少天研究了一下措辞,最终把“荒唐”两个字咽下去,换成“危险”。

  

  “计划听起来是有些天方夜谭,但以我的身份,再稍加透露干爹身体情况,以往和他有些交情的人都会帮我。”

  

  “哦!我懂了,”黄少天皱了皱眉头:“你干爹快不行了,你为尽孝心说谎。所以但凡收过顾家恩惠的人都会帮你,对不对?”

  

  “算是吧。”喻文州点点头,“加上我以前看过干爹年轻时候的照片,你的眉眼部分和他有几分相似。”

  

  “所以你想告诉我的是,你想找个看起来是他儿子的人,然后动用关系把亲子关系坐实,让你干爹走的不留遗憾。然后那个人就是我,对吗?”

  

  “嗯。”喻文州有些心不在焉,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抿了抿唇,还是憋不住心里话:“其实……我要是这么答应了,大家都挺高兴的也不错。但是……我该怎么说呢,我觉得任何人这么做我都能装傻配合,但是你不行。因为我是真的挺想和你做朋友的。”

  

  “少天,”喻文州总算露出笑模样来:“你比我想的聪明。”

  

  黄少天叹口气:“有句老话怎么说的,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说了吧。怀疑你是从咱俩第一次见面你说你相信我开始的。是不是挺讽刺的。你想啊,既然你对我的情况了解的那么清楚,我也会想你为什么要调查我,开始观察一些细节。而你彻底暴露呢,是因为你手下。他们太傻了,我受伤的地方对街就有一家医院,你的那群手下们却在我看见我头破血流之后欢欢喜喜,没有产生一点分歧意见,甚至在没有商讨过的情况分工明确,有条不紊的给我消毒、包扎伤口,还第一时间把我送过来。我想,他们肯定是听了你的嘱咐——一旦看见我有任何不适的状况,处理的同时马上安排我和顾老头在同一家医院,对吧。”

  

  “对,”喻文州点点头,“这样你们的见面才能不引人注意。不然动静太大,对谁都不好。”

  

  “懂了,你一开始就是故意接近我,虽然相处下来对我有好感吧,但是可能对你来说得到顾老头的全部遗产才是更重要的,毕竟你花这么长时间布了一个局。”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少天能理解顾家的产业在我手里会洗白,在我姐夫手里会更脏的道理吗?”

  

  “能理解,我也能每周偷偷过来见顾老头,假惺惺的喊声爹,反正也就三个月的事。没关系,我就当做好人好事了。但是——我有个要求。你得保证你说的‘洗白’不仅仅是看起来,是白的彻底。”

  

  “好,我答应你。”喻文州回的干脆利索,而后顿了顿,带着一丝笑意问:“只是不知道少天会不会相信我。”

  

  “你不是第一次见我就说相信我吗?我礼尚往来没毛病。而且再怎么说我也是偷偷查过你全档案,确定你真的没有犯罪案底的。”黄少天说完点点头,仿佛给自己打气下决心。“还有啊你别忘了,你虽然是养子,那也算是顾家的独苗了。如果你辜负了我的信任,我不会对你客气的,你们顾家就……”说到这,他用手对自己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

  

  喻文州没有接黄少天的话,而是看了看黄少天的脸,认真询问:“生气了?”

  

  虽然我看穿了你的套路,那你也是全程都在利用我啊!我就是违心说不生你的气你也不信啊!黄少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喻文州被黄少天表情逗笑,伸手又要摸他的头。

  

  黄少天使劲往后躲:“干嘛干嘛,好好的又顺我DNA啊?以后别摸了,我都心理阴影了知道吗!”

  

  “看来不仅是生气,还记仇了。”

  

  没错!黄少天十分认同,顺便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而且哄不好了!






       黄少天:

       

评论(21)
热度(673)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