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12(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下章完结。打算更新完再写点,争取明天就更新。推理文真的很烧脑,大纲写了改好几回,最后第十章的时候才定下来全部内容。想写搞笑文轻松一下了。

      总之这章是一个帅气又可爱,认真保护州州不被欺负的天天!


       ====


  “唉,算了算了,我也不想听你给我道个歉什么的了,毕竟我比较大度,而且这事不是张张嘴就能过去的我和你说!”黄少天又吐槽了几句,这才暂时放下对喻文州的不满,主动提起正事来:“总之趁现在没别人,咱俩赶紧看你干爹去吧。”

  

  “好。”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走进电梯后,抬手按下了十六层的按钮。

  

  这个医院高层住院区里基本都是癌症晚期患者。而十六层是最高层,住的则都是类似顾老大情况的患者。

  

  “就是这里了。”喻文州带黄少天走到虚掩着的107病房门前,转头问黄少天:“准备好进去了吗?”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正要抬脚进屋,想起来什么又拉着喻文州后退了几步,在喻文州耳边小声道:“那个,文州啊。你说你干爹要是知道我是警察,会不会一下就被气晕过去?你想啊,你们顾家是黑社会世家,黑社会世家出了个警察!说出去不得被同行们笑话死?”

  

  “不会的。”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把人带进屋里,而后对阳台摇椅上的老人道:“干爹,我把小少爷带过来了。”

  

  黄少天赶紧站在背光出仔细观察这位传说中的顾老大。见这人根本没有传闻中一头银发,六十来岁,行将就木的样子。对方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皮肤很白,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头发很茂密,而且也没有存在白发的痕迹。

  

  “你…………”黄少天抓了抓头发,忍不住提问:“你不应该是秃头吗?就,我以为我进屋会看见一个头发都没了,然后戴个帽子,蜷缩在床上,还要对手下人发脾气,说他们是废物,让他们想办法,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好你的……呃,倔强老头。”

  

  “是吗?那是我让你失望了?”顾琛面前的小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似乎在这俩人进屋前他还在看。

  

  “也不是吧,就是觉得你不像有病的人。”黄少天实话实说:“然后突然怀疑我可能是被文州骗过来见你的。”

  

  顾琛笑了一声,看了黄少天一眼,而后视线停留在站黄少天身边的喻文州身上:“文州,昨天干爹和你说的那只股买了吗?”

  

  “买了,”喻文州领会到话里的意思,马上道:“您先和少天聊,我去打电话联系我们的操盘手现在做抛售,十分钟后回来。”

  

  顾琛笑了笑,点点头。“去忙吧,年轻人忙点好。”说完他等喻文州出了门,这才把视线转过去,仔细打量黄少天。

  

  黄少天心里清楚自己是冒牌货,本来就有些心虚。再被这么个人开X光似的上下扫视,担心自己还没说话就暴露身份,琢磨要不要干脆装作二十来年第一次见亲爹情绪崩溃摔门而出的戏份时,顾琛又开了口:“我听文州说,你是警察?”

  

  “啊,”黄少天应了一声:“热爱这份工作,热爱,知道吗?所以我不会辞职的,你别想让我辞职接手你的什么事业了。”

  

  “警察好啊,”顾琛从摇椅上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后,伸手拍拍床,让黄少天也坐过来。

  

  黄少天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坐过去,两个人又陷入沉默。

  

  “老王家的儿子也是不肯接手家里的事,说要去替家里人赎罪,最后当了医生。”顾琛开了口:“看我们两家子,都到这时候了反而出了两个给我们争脸的人。”

  

  “你不反对就行。”黄少天还是十分紧张。他之前一直把抓住顾琛当做警察事业的一个目标。现在人就在眼前,他不能动手抓人不说,还要和平共处。还不如让那个自残小子再给他一闷棍敲晕了他来的痛快。

  

  “有什么好反对的,老王家上午砍的人下午就被去老王家的儿子那缝针,那人也算是双重惊吓了,以后还哪有人敢惹他们王家。”顾琛说到这,见黄少天露出个笑模样,也跟着笑了笑,而后伸手握了握黄少天小臂,“这么结实,喜欢锻炼?好,爱健身好,我年轻的时候也爱健身,后来忙了,顾不上了。”

  

  即使隔着病号服,顾琛的这一下触碰还是让黄少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使劲往门口望,也不见喻文州回来,忍不住叹口气。

  

  “想文州赶紧回来?不会的,他说十分钟就是十分钟。”顾琛看着黄少天的脸,似乎真从上面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说话的声音都温柔了许多:“那孩子从小就听话。”

  

  黄少天想起来喻文州干的事,抿了抿嘴不做评价,继续当个望夫石,坐在床边等喻文州回来救他脱离苦海。

  

  顾琛精神头也不是很好了,他往后靠了靠,倚着床,说话没什么精神,“这么多年了,还怪我吗?”

  

  黄少天觉得声音很缥缈,仿佛真是他亲生父母问的一样。他叹口气,语气里有几分认命的意味:“怪你能有什么用,只能说我命不好。不对,说不定是我命好,现在才能活的这么滋润。总之你既然已经找到我了,就好好养病吧,别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了。都病成这样了还炒股,也不怕赔个干净弄没了你用健康换的公司。”

  

  “哎,”顾琛立刻答应:“我听你的,以后可能也没什么机会听你的话了,这次肯定要听。”

  

  “哦。”黄少天有些动容,却又不好表现出来,站起来往门口走。

  

  “以后还来吗?”顾琛在后面颤颤巍巍的问:“你下了班过来找我,我们兴许能下盘棋。”

  

  “我不会象棋。”黄少天眼眶一热,却不敢回头,只得硬巴巴道:“你要是想见我就告诉文州,我有时间就过来陪陪你,不过也别太频繁了,毕竟我工作很忙。”

  

  “好,”顾琛忙讨好道:“好的,好的。你若有事就先走,我这边也没什么。”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出,和站在门口的喻文州撞了个满怀。

  

  喻文州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拍拍黄少天肩膀,让他在门外等,自己进了屋。

  

  顾琛虽然正在擦泪,但见进来的不是自己骨肉,态度立刻就变了:“进屋前怎么不敲门?”

  

  “干爹,事都办妥了,您还有什么交代吗?”

  

  “我儿子的头受伤了,是不是?”

  

  喻文州点点头,“那是不得已为之。”

  

  顾琛重复了一遍喻文州的话,看着喻文州的眼睛道:“这话说得好,每个人都会有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你有,我也会有。干爹如果做了什么让你受损失的事,你要原谅干爹,因为那是干爹不得已而为之的。好吗?”

  

  喻文州还没开口回话,在门外偷听的黄少天立刻冲进屋里对顾琛发难:“你什么意思?你要对文州下黑手了?不得已为之是做什么?你现在先告诉我,我好决定以后还要不要过来。顾老头我还告诉你啊,不管是我家还是我单位,可都离这远着呢。你最好别给我不过来的借口,毕竟我对你反正没多少亲情,我要是说不来了,保证没有反悔的时候。”

  

  顾琛似乎没被人闯过门,冷不防被黄少天吓一跳。再听这宣言,更是又气又无奈,最后也只得叹口气,朝喻文州摆摆手,让他跟黄少天一起出了屋。




       黄少天:

       

评论(20)
热度(604)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