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为了能和喜欢的人搞对象稍微改变一点性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吧!02(ABO)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感觉这个坑让我找到了几年前写文的感觉,每天都期待下一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所以呢?”徐景熙一边奋笔疾书一边继续陪黄少天聊天:“黄少你和我说是有什么计划了吗?我在认真的听呢。”

  

  黄少天点点头,认真道:“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改变我的性格,所以晚上的酒局我不去了,我命令你今天晚上八点替我去喝一下,把我昨天晚上喝剩下的那群新闻系的都灌倒。”

  

  “……”

  

  “怎么了徐景熙,你不想帮我?你难道忘了咱们成为室友的第一天找我那些身强体壮的alpha兄弟们帮你搬东西了吗?如果没有我们,你一个得忙多久才能折腾完换宿舍这件事?”

  

  徐景熙望天。老实说那一天搬东西搬的最热情最起劲的是黄少天,如果不是黄少天在帮完徐景熙忙后告诉徐景熙自己是omega而且是他的新室友,徐景熙可能已经报警有alpha强行与他共处一室图谋不轨了。

  

  “黄少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你,不管是一年前非要帮我搬宿舍的你还是一年后非要让我去拼酒的你。但是我觉得就算我没有拒绝你,你也应该知道,我的酒量有限,我根本喝不过新闻系那群疯子啊!”

  

  “徐景熙啊,”黄少天拍拍徐景熙的肩膀:“首先,今天约酒的人都是我昨天喝剩下的,稍微能喝点的我都解决了而且我也不觉得他们很疯。毕竟我昨天可是完胜,我的意思是喝到十一点的时候他们已经都趴在桌子上或者躺在地上了,而我是走回宿舍的,全程没有扶墙。其次,你看起来这么怂,别说我了,是个人就知道你是那种沾酒就醉的,我怎么可能真的让你一个人去送死。我可是做了计划的。我约了你学长在同样的饭店吃饭,我会在期间假装上厕所,偷偷跑过去帮你喝点的,你放心吧。”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拼非要和新闻系对着干啊!”

  

  “他们说要请我吃饭和我谈和就是羞辱我,我要喝死他们。”黄少天努力压抑心中的愤怒:“徐景熙,咱们可都是法律系的,是和他们新闻系水火不容的那种。可他们系的半张居然说什么什么众系平等!我呸,他们以后是那种举着摄像机蹲在明星家门口二十四小时就为了能手一点八卦消息的狗仔。而我们是在他们散播不实八卦消息后被明星重金聘请,只要写一篇律师函发在微博就能挣到大笔钱的优等工作。”

  

  “就是说我们以后要靠狗仔吃饭。”徐景熙有气无力:“黄少,不如这样吧。你把你分化前的那个室友叫一起过来帮忙,我可能还会稍微放心点。”

  

  “我前室友也是新闻系的。虽然他人不错,比如爱睡觉,二十四小时里有二十个小时都是昏睡状态,剩下四个小时是昏昏欲睡状态。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当他是个不存在的室友。要不是我着急搞对象等我毕业后租房住室友也会找他。对了徐景熙我有没有给你说过今天晚上新闻系去的那一批人里有我的前室友?你和他打个招呼吧,最好再偷偷告诉他我会关照他的。”

  

  “可以了可以了,”徐景熙捂着耳朵崩溃,过了一会感觉自己没有再幻听了才开口道,“黄少你现在只要发誓你会帮我就行了。”

  

  “这当然没问题了啊,徐景熙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不然我就不姓黄。”

  

  ……

  

  变故就发生在了当天晚上的饭局上。

  

  “黄少,你能不能……”

  

  “不能,徐景熙什么都不能,第一,你没有提前告诉我小哥哥是新闻系也没有说他代表他们新闻系二十多个人和我谈判。第二,你没有教我怎么以omega的身份勾引alpha。”

  

  “学长,学长我和您说个事,”徐景熙努力无视碎碎念的黄少天,小声对坐在自己旁边的旁边的喻文州道:“就是黄少其实平时都挺好的,但是昨天晚上他可能有点感冒,喝了不知道什么感冒药,现在脑子不太灵光,你多见谅啊。”

  

  还不等喻文州开口,他旁边的黄少天立刻探过去脑袋对徐景熙道,“徐景熙你几个意思啊,你是觉得我缺心眼啊还是怀疑我耳朵聋?就这么隔着我和喻学长说话你以为我听不到吗?”

  

  “我怕你听不到才帮你告诉喻学长你今天脑壳有问题。”徐景熙叹口气,正要继续数落黄少天,喻文州开了口。

  

  “早就听说法律系有个学弟聪明直率,百闻不如一见。我这个当师兄的今天也没什么准备,我就先敬学弟一杯吧。”喻文州说完对黄少天举杯。

  

  “学长你说什么呢我不会喝酒。”黄少天酒杯都不肯碰一下,俨然已经忘了刚才自己和徐景熙闹的脾气,扭脸要徐景熙给自己作证明:“徐景熙我需要你给我证明一下,我这个人不会喝酒,也不会抽烟,还不会说脏话。我温柔体贴文静善良还贤惠而且肉眼可见的毕业就能挣大钱,被我看上还不和我结婚的alpha可绝对是瞎的不要不要的以致于错过了人生第一大美事。”

  

  你是肉眼可见的谎话连篇,哪个alpha被你看上才是真的上辈子干了毁灭的世界的错事。徐景熙腹诽,转头当没听见。

  

  “喻学长我听徐景熙说你是新闻系的?”大约是因为进校的时候和一个新闻系的学长有点矛盾,黄少天自从进了学校以来就各种针对新闻系,还试图做大字报贴在学校公告栏让其他在校学生们看。要不是当时的学生会长魏琛拎着酒去黄少天宿舍请他喝了个痛快,恐怕现在学校公告栏还贴的满是黄少天写的各种嘲讽简报。

  

  “是大三的学生,你叫我文州就可以了。”喻文州给三个人倒上茶水,“来,喝茶。”

  

  徐景熙捧着热茶喝了一口,见黄少天没有因为喻文州是新闻系的嘲讽发飙,忍不住在内心感慨喻文州说不定还真是黄少天的真爱伴侣了。

  

  “喻文州……”黄少天嘀咕了一会,皱着眉头问:“你是不是今年在学生会选举上把老鬼……我是说把魏琛从学生会长位置上pk下去的那个?”

  

  喻文州一愣,他没想到黄少天对学校的这些动态还挺关心,开口道:“学生会这边要换届,我是新会长。”

  

  黄少天一把抢过放在桌子白酒,对着自己的酒杯倒了多半被。喝完才道:“喻学长是吧,我改主意了,我决定不娶你了。哦对了徐景熙,给我把酒满上。”说完,他把腿搭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副土匪头子的做派。

  

  如果不是现在和喻学长坐一起等着上菜,徐景熙恐怕已经对着黄少天连翻二十个白眼了。



      放飞自我的黄少天:




评论(20)
热度(738)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