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为了能和喜欢的人搞对象稍微改变一点性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吧!03(ABO)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温柔贤淑黄少天下一章上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今天用了最新的表情包!超级无敌阔爱!


         ====


  “我出去一下,”喻文州似乎看出来和黄少天恐怕是没得聊了,主动出去躲清闲。

  

  徐景熙眼瞅着喻文州关了包间门,赶紧侧过身子抓紧时间数落黄少天:“黄少,喻学长回来前你能不能先把脚从椅子上放下去?就你这样还展示温柔贤淑呢?你对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拜托徐景熙,老鬼是我的朋友。我是说虽然他是个很不管事的什么学生会长还是什么没有大用的官,但好歹在位的时候对我不错,什么开会缺席上课迟到都能帮我遮过去。现在喻文州说把他弄下去就弄下去了,我就是再对他有意思也不能和他好上了啊,这样会让我的朋友老鬼寒心的。”说到这黄少天耸耸肩:“既然我和喻文州不可能好上了,我干嘛费那么大劲装出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来啊?”

  

  徐景熙正要开口在说什么,喻文州回了包间,站在门口对屋里二人道:“账我已经结好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说完,他就转身要走。

  

  徐景熙拍拍胸口,想着喻学长不愧是脑力加上社会型选手。哪怕身处黄少天最讨厌的系并且还得罪了黄少天,依旧可以从容从黄少天眼皮底下离开。

  

  “等等,”想着让喻文州出糗的黄少天拦住喻文州道,“喻学长,你刚才说敬我一杯,后来改成以茶代酒,结果现在连茶也没喝就要走。你这样让我很怀疑你调解我们两个系矛盾的诚意啊。啊还有啊,你明明早就知道我是谁了,这也就证明之前你给我你的手机号其实并不是对我有好感,而是需要有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说实话,你用这种心机骗我我挺难过的。你完全可以直说要和我谈啊!”

  

  原本要离开房间的喻文州因为黄少天这番话又坐回了桌前:“少天,你对新闻系有不好的观感我感到很抱歉,但也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只是前几天我们系主任因为你一直以来做的那些事感到困扰,希望我能作为代表和你谈谈,解开你对新闻系的误会。”

  

  “没误会,”黄少天摆摆手,“我对你们新闻系一点误会也没有,其实相反的,我觉得你们新闻系某些人对我有误会,为什么连你们系主任都觉得我在针对你们啊?还有啊,他既然觉得我做事有问题为什么不和我谈,让你和我谈呢?还是说他也看出来了我谁也没有针对,只是喜欢和你们这些酸腐文人一起喝个小酒而已。”

  

  “这句涉及人身攻击了黄少。”徐景熙在旁边小声提醒伶牙俐齿的黄少天,“而且还是地图炮式的人身攻击。”

  

  发表完长篇大论的黄少天偷偷踢了徐景熙一脚:“住口。”

  

  其实黄少天的所作所为都是课下,而且如果不是新闻系那群学生好战,应了和黄少天喝酒的宴,黄少天一个人也唱不起这台戏来。再加上他们只是是周末聚餐喝酒,说出来根本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影响到院系正常运转,系主任自然不能把黄少天怎么样。只是每到周一,上课的学生锐减一大半这件事让系主任很是头痛,所以他才想到让喻文州这个未来的学生会主席从中调解。能解决最好,解决不了也就只能一切照旧。黄少天可是法律系最有天赋的学生了,在遵守校规这方面,他是绝对可以做到压线不过界的。

  

  “我没有骗你。”喻文州抿了抿唇:“就像景熙说的那样,我确实觉得你很有趣,想和你接触看看。”

  

  黄少天不为所动,端起酒杯道:“喻学长咱们不说这些虚的,先走一个再聊?”他心里盘算打的响,平时灌的都是那些新闻系的无名小卒,今天要是喝翻了未来的学生会会长,那才是真的一下让新闻系丢人丢到家,他也算报了那一天的仇。

  

  “我不会喝酒,”喻文州看了看眼前的满是白酒的小玻璃杯,面露难色:“我刚才敬酒后就想告诉你的,抱歉。”

  

  倒也难怪,黄少天心里琢磨,之前自己还真没在酒席上见过喻文州,而且这一次喻文州还特意约了单独见面,大约也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对酒精过敏。不过想归想到了,可黄少天还是要给喻文州一个下马威。他转了转眼珠,又道:“喻学长啊,你看这个事是不是这样的,你来找我帮忙,先不说帮什么,你是不是意思意思也应该喝一杯,算是拿出个求人办事的态度来对不对?”

  

  “……黄少,为难未来的学生会主席对你有什么好处?”徐景熙扶额,“你能不能好相处一点,不要再针对别人了?至少不要让你针对的人知道我们是朋友,行不行啊?”

  

  “不行,”黄少天站起来和喻文州碰杯,然后喝白水似的干了那杯酒:“喻学长来吧,咱们已经认识了就别客气了。”

  

  喻文州拿起酒杯,似乎还有话要说,但却因为黄少天的步步紧逼而不得不抿了一口酒:“可以了吗?”

  

  “就这么抿一口?”黄少天早就露出原型,所以根本无所顾忌。

  

  “我有轻微酒精过敏症。”喻文州放下酒杯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一时间也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咄咄逼人,转头对徐景熙笑道:“哎徐景熙,你说我怎么突然有种逼迫良家妇女的感觉?”

  

  徐景熙扭头装聋装瞎。

  

  “而且说真的,这种感觉真的还不错,难怪古代有那么多恶霸。”

  

  徐景熙:“……”

  

  黄少天的这种愉悦感持续到了他们打车回去的路上。喻文州不出意外的表现出了酒精过敏症的反应。在副驾驶的徐景熙没有看见,但坐在喻文州身边的黄少天就紧张了。他眼看着喻文州白白净净的侧颈上起了一片红疹子,而且那片红疹子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甚至连带着连喻文州的耳尖都开始泛红。

  

  “你……”黄少天看着低着头沉默的喻文州,人生中第一次一脸欲言又止:“你那个…………脖子…………”

  

  “没事……”喻文州摇了摇头,抬起脑袋看了黄少天一会,似乎忘了后面要说的话,略带歉意的对黄少天笑了笑。而这个笑在黄少天眼里温柔的几乎可以拧出水。

  

  “完了完了完了,徐景熙徐景熙,这回是真的完了。”

  

  “所以又是怎么了?”徐景熙处在崩溃的边缘。

  

  “从生物学的角度上看,从一方面来说,喻文州确实酒精过敏了,另一方面是他不仅过敏了还喝醉了我不知道应该让司机带我们回学校还是去附近的医院。”黄少天咽了咽口水,继续道:“而当我带着粉丝滤镜的角度来看的时候,我觉得他喝醉了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啊,我决定打算为了他稍微调整一下性格然后和他渡过下半辈子了…………”

  

  “在你已经撒泼打滚劝酒并成功让喻学长酒精过敏之后?”徐景熙一边吐槽一边转过头看后座的两位——

  

  喻文州头靠在黄少天肩膀上睡觉,黄少天则正襟危坐,时不时偷看喻文州两眼顺便偷笑。

  

  “我竟然觉得你们挺配的,”徐景熙捂住眼睛,“我可能和你一起疯了。”




       黄少天:



评论(12)
热度(511)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