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为了能和喜欢的人搞对象稍微改变一点性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吧!04(ABO)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捂脸,温柔贤淑刚上线就下线了。下一章再上!


      ====


  黄少天第二天一大早就拉着徐景熙试图在宿舍进行快速培训。

  

  徐景熙虽然是个很棒的室友兼好友,但让他把这么剽悍又有点缺心眼的omega培训成看穿人心的温柔可人也实在困难,尤其在他说出不可能之后黄少天看着他真诚的问“那怎么才能把喻文州弄失忆”这个问题后,徐景熙长叹了一口气,反问道:“黄少,短时间内让你变成符合omega性格的人或者弄失忆喻学长这两件事难度都挺高的,我觉得我们不如现在开始祈求上苍,让老天保佑喻学长不再喜欢温柔的人,转为喜欢你这种土匪性格的——”

  

  徐景熙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先一步跳下床坐在徐景熙旁边,皱着眉头盯着手机,表情严峻极了。

  

  “我刚才给喻文州发消息了,和他说了早上好啊什么的,他就立刻回我说有临时标记的人了,不想被对方的人误会。我对他有意思这事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黄少天:

  喻学长早上好啊,你看今天早上阳光明媚一看就特别适合约会,你有没有意向约我啊?为了不让你误会我,我决定先和你说明一下,我很愿意和你一块出去玩玩啊什么的。

  

  黄少天:

  ლ(′○❥◉`ლ)

  

  “你看我根本没说什么暗示性的话对吧。”黄少天见徐景熙有兴趣帮忙的样子,赶紧把手机举到徐景熙眼前,“我知道你要吐槽我这个不是暗示是明说的,但是你也应该相信我已经尽力卖萌表示我的温柔了对吧?以你的智商你是能看出来对吧?”

  

  “……我能说实话吗?”徐景熙踌躇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表情让我想起来隔壁中医系的一个学长。”

  

  “你说的有点道理,”黄少天点点头,“那我下次卖萌的时候把左边那个代表眼睛的圈换成和右边一样的?”

  

  “黄少,”徐景熙摊手:“喻学长这么直白的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和他谈恋爱这事就算了吧。”

  

  “徐景熙,”这话可让黄少天不满了,“什么叫喻文州说他有喜欢的人了,那叫有临时标记的人了,你懂什么叫临时标记吗?我问你,公交车上发情期的omega被alpha咬一口腺体的临时标记能叫互相喜欢吗?”

  

  “黄少你怎么突然举了这么个例子……”徐景熙捂嘴,正要接着黄少天的话继续往下说,没想到黄少天一时兴起,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自己的经历来。

  

  “徐景熙你还记不记得去年我还在alpha宿舍楼,我当时还有医生证明,上面写着我一年内会分化成alpha什么的。结果呢,我就是这么倒霉,暑假回家的路上我就分化成了omega,还顺便发了个情。而且你知道最惨的是什么吗?我说的那个路上是深更半夜我回家要坐的那个公车上,我是第一次分化就发情了所以身边也没有抑制剂。再加所有人都觉得我是alpha,而我不是alpha所以我心情很不好,以致于有个alpha标记我阻止我抽风我也没有很感谢他而是不小心打了他肚子一拳。”

  

  徐景熙翻白眼:“就是说你殴打了帮你的人?”

  

  “不是殴打,就是有点害怕有点生气以及这两种情绪让我精神不太稳定手滑了一下。貌似那时候是在他告诉我他是我们院校新闻系的而且打算自报姓名和我认识一下的时候。”黄少天补充:“我觉得这个事太丢人所以和他说我是隔壁大学的学生。反正当时天特别黑,我们根本没看到对方长什么样。”

  

  徐景熙陷入沉思:“嗯……黄少,去年喻学长标记了一个在公交车上分化的omega,而且这一年都在找他。我觉得八成……不,百分百是在找你了吧?”

  

  “…………和我临时标记的是喻文州?等等,那只是一次突发事件而已,临时标记时间早就过了,他找我干嘛?想要报我那一锤之仇打死我吗?”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只能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作为我追求学生会长这段恋情的结局了。”

  

  “我再也无法直视这句话了。”徐景熙扶额,“不过我倒是理解你这么多年都看不起新闻系的学生了。”

  

  “真的吗徐景熙?”黄少天晃着脚望天:“老实说这可是我都想不通的事。你说,连我自己都没有想通为什么会我因为自己的问题讨厌别人,你怎么就能看破了呢?”

  

  “因为狼狈的一面被发现了?你不知道对方是谁所以针对人家整个系。”徐景熙说完见黄少天还是有点郁闷的样子,耸了耸肩膀安慰道:“至于你在公交车上这件事……黄少如果这么说能让你心里舒服点的话,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的。比如我吧,我之前也觉得自己是alpha……”

  

  黄少天转过头看着徐景熙,憋了半天还是没有憋住,几乎是捧腹大笑:“徐景熙啊你没逗我吧徐景熙?不管从长相还是性格上,你怎么看都是纯omega啊!和alpha一点边都沾不上的那种,你在分化期前还觉得自己是alpha不是你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是属于智商问题了吧?”

  

  “……我如果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会在你说出这句话前捂住你的嘴,最不济也会在一年前就拒绝和你同一个宿舍的。”徐景熙叹口气,拿起门口的暖壶去打水。

  

  黄少天则一个人躺在床上回忆一年前那件事。

  

  其实到现在他也只记得自己当时天很黑,公交车上人不多,他迷迷糊糊闻到一股似乎是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而后就是长时间的茫然,他只记得有人在他眼前说话,他有些害怕,随手抓住那个人,谁知道对方是个alpha,贴面的接触诱导对方也释放信息素。接下来混乱中的临时标记更让他觉得这一切都会成为他人生中最耻辱的事情,所以在被追问学校姓名的时候他才会随口说了旁边的学校名就匆匆下了车。

  

  而现在知道对方在寻找自己,并且以此为理由拒绝了约会,这让黄少天心里起了不小的波澜,开始相信他和喻文州是真的有缘分了。

  

  “黄少,”两分钟前才气哼哼离开房间的徐景熙推门而入:“你确定和你临时标记的那个人是喻学长吗?”

  

  “不然呢,”黄少天举着手机噼里啪啦给喻文州发消息,追问对方有没有找到一年前临时标记的那个omega,心不在焉对徐景熙道:“你觉得一年前发生过两件一模一样这么丢人哦不我是说这么成就姻缘的事吗?”

  

  徐景熙叹口气:“我也奇怪,但是喻学长貌似在隔壁学校找到了那个omega。”

  

  “那个omega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个人吗?”黄少天扔下手机,对徐景熙比划双引号,“刚才我们说的那个人很明显是我吧?”

  

  徐景熙抿了抿唇,无奈道:“我听说,对方身形身高都和你差不多,连发型发色都有点像。性格虽然不能说是温柔,但肯定是比你更接近这个词的。”

  

  黄少天甚至顾不上还嘴,站起来往徐景熙面前走了两步,急急的问道:“那……那喻文州找到他就和他交往了?”

  

  “不知道。”徐景熙见黄少天期期艾艾的模样,泛滥的母爱一下又生出来:“要不,你再告诉我点细节,我去和喻学长说说,暗示他找错人了?”

  

  “我……”黄少天想说他不太记得当时的情况,却又觉得徐景熙提的办法可行,于是硬着头皮使劲回忆,最后犹犹豫豫道:“我记得,我好像闻到他信息素的味道就有点狂躁吧,要在车里抽风,他好像是从后面拽着我胳膊不让我乱动,然后我、我以为他要干什么就转过去打了他肚子一拳,他就咬了我脖子那的腺体,我们就临时——”

  

  黄少天还想再说什么,他的手机震了两声。

  

  喻文州:

  找到了^ ^

  

  黄少天就在这一瞬间彻底颓败了。他坐在床边,低着头道:“徐景熙,我觉得吧……既然人家都上错花轿嫁对郎了,要不我们就别给他找事了吧。”






     黄少天:



评论(15)
热度(468)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