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终于把爱豆挖到自己公司了是直接潜规则他还是过两天再潜规则他?挺急的,在线等 06 (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好,上一章评论区说了我这章要用的梗。

      然后明天开始出去玩,停更几天。大家等我回来哈~么么哒~


       ====


  黄少天是在转天下午才酒醒的。确切的说睡醒后的黄少天没有看见喻文州,但是在自己卧室的洗手间里发现了喻文州的衣服,他才算真的‘清醒’过来,而且在确认那件衬衫是喻文州的后吓得差点报警。

  

  不是为别人,是替自己报警。

  

  “黄少天啊黄少天,虽然你是富二代起家,那也算是年少有为了。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优秀,你怎么能在一棵树上……不对,吊死就吊死吧,好歹也显示我这颗刚正不阿……不对不对是永不变心的内在。可是我怎么会在喝多了之后干出来绑架爱豆的事啊!这可是违法乱纪的事啊!而且爱豆咖位那么大,绝对拿钱都摆不平啊靠!”

  

  从隔壁客房出来的喻文州靠着墙看笑着黄少天喃喃自语。等黄少天自暴自弃说完了才开口打招呼:“早。”

  

  “哦文州早。”黄少天忙里偷闲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把人推进屋,叹了口气隔着门道:“你再睡会,咱们俩等下单聊。我现在先给徐景熙打个电话,别的待会再说。”说完,他立刻拿起手机给徐景熙打过去电话。

  

  徐景熙还没睡醒,迷迷糊糊接起电话道:“黄少醒了啊,醒了就好,昨天你都留遗言了知道吗。”

  

  “徐景熙,”黄少天用手挡着话筒,扭过身子对徐景熙小声道:“徐景熙,徐景熙啊,我喝醉了酒壮怂人胆,不小心把我爱豆绑架了,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徐景熙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你?绑架……谁?喻先生?”

  

  “嗯……”黄少天凝重的点点头:“徐景熙,我不和你开玩笑,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我趁着爱豆刚出门没注意,给了他一闷棍,然后在司机的帮助下把文州弄进别墅的画面。”

  

  徐景熙被黄少天丰富的想象力搞的无语,“黄少你……为什么……看见喻先生在你别墅里就坚定的认为是你自己绑架了喻先生,而不是你们俩都喝多了,然后酒后乱性什么的?”

  

  黄少天一秒爆发:“我确定一定肯定我和我爱豆什么都没发生,酒后乱性那是两个人都有点上床的意思,借着喝醉了酒这个借口滚上了床。真的喝醉了下面是软的!你懂吗?软的!硬不起来!我是软的!我爱豆对我又没有好感所以不会硬!那怎么乱性?啊?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如果告我性骚扰,那肯定是一告一个准了。”

  

  “……黄少,喻先生告不告你性骚扰我不知道,你要是再和我说,我肯定告你性骚扰了。”被黄少天吼彻底清醒的徐景熙摇了摇头,把人打发走:“我昨天晚上把你送到车附近就走了,所以不太清楚具体情况。这样,你先你去问问你的司机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我们再商量具体处理办法。”

  

  “有道理。”黄少天答应后,立刻挂掉徐景熙的电话给司机打回去。可无论他怎么旁敲侧击,拐着弯得问自家司机,司机都一口咬定当天晚上只送了黄少天一个人回家。黄少天咬牙切齿,最后干脆直说,“你确定昨天晚上你就送了我一个人回来?我刚才起床的时候好像看见文州了啊。”

  

  司机噗嗤一乐:“老板,您私生活的事我真不知道啊。”

  

  黄少天无语凝噎。忘了一会天花板之后还是决定再联系徐景熙。电话拨出去之前他叹了口气,无奈道:“事到如今,也只有景熙能帮我了。”

  

  “我不能帮忙吗?”喻文州从客房里走出来,笑呵呵的问黄少天。

  

  “能,”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犹如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上前一步,握住喻文州的手坚定道:“你发誓不去法院告我,也不报警。”

  

  “啊?”

  

  十分钟后,明白自己是被喻文州弄回家的黄少天终于放下了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坐在餐桌前假装吃早点实则偷瞄爱豆顺便找话题聊天。

  

  “文州啊你那个……就是助理,他们给你找好了吗?”

  

  “还没有。”喻文州给黄少天的杯子里倒满牛奶,撕下一块面包,看着黄少天道:“我之前的助理都是女孩子,这次希望经纪部安排一个比较细心的男生。”

  

  “我,我可以。”黄少天毅力拍胸口自荐:“文州,虽然我没有当过助理,心也不是很细,但是我有钱。有句话你听过吗,有钱包治百病。所以我觉得我可以,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喻文州被黄少天逗笑:“又自夸钱多,不怕我误会你?”

  

  “…………你也不是没误会过,这种事经历过一两次,习惯了就好了。”黄少天喝了一口爱豆亲自给他倒的牛奶,感觉今天牛奶的味道都和平时的不一样,好像更甜了。

  

  这么想着,黄少天心里也甜滋滋的,继续和喻文州道:“文州还有什么要求干脆就现在一起提了,等我待会到了公司就组织高层开会,让他们先都放下手里的工作,围着你一个人转。当然了,你不用误会我是因为在你身上投资很多,着急追求回报,所以有什么心理压力。我就是很单纯的喜欢你,想当你的圣诞老人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谢谢。”喻文州放下手里的餐具,看着黄少天的脸认真的道:“少天,其实不需要对我特殊照顾。”

  

  黄少天一愣,看着喻文州张了张嘴,硬是没说出话来。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额头:“怎么了,还不舒服?要不要再去睡会?”

  

  黄少天使劲摇摇头,等喻文州转过身去,偷偷给徐景熙发了个一条消息。

  


  黄少天:

  完了完了完了,我爱豆……实力宠粉,宠的我头晕眼花,就是不知今夕是何年知道吗!总之如果说我以前对文州是追星那种感觉,我现在,是真的一心想嫁了。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和我爱豆这样那样。

  

  徐景熙:

  黄少你这次说的这样那样是要签名还是偷偷摸爱豆的手?

  

  黄少天:

  是说出去要和谐的这样那样!就是在床上!你懂得!对了!我要用骑乘,我爱豆腰不好!我要保护他的腰!

  

  徐景熙:

  ……真亏你说得出口。





       黄少天:

       

评论(54)
热度(1323)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