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不良少年也要谈恋爱 03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


  二十三、

  黄少天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真的和帮派近距离接触,而且还是直接去老大的家里给人家儿子补课。这些都让他万分惶恐,甚至买了防身用品以备不时之需。不过万幸的是他和喻文州进别墅之后发现喻文州的爸爸带着二三十个帮派成员出去了。

  

  “呼…………”感觉自己被续了一条命的黄少天长出一口气。


  

  二十四、

  “喻同学,我建议咱们就在你家补习一次,以后我们可以去什么麦x劳啊或者肯x基去进行补课,还能顺便解决一下午饭晚饭什么的。你觉得呢?”

  

  喻文州愣了愣,而后有些无奈的回答道:“我不在外面吃饭。”

  

  “哦哦哦,”黄少天反应过来,“喻同学你是因为只有在家才能吃到高级又正宗的料理吧?毕竟你的身份很不一般,我能理解,绝对能。”

  

  “不是那个原因。”喻文州微笑。

  

  “啊啊啊果然这个想法太中二了,我刚才说完就觉得应该不至于,你明明是那种很随和很好脾气的人,怎么可能计较自己每天吃什么嘛!”黄少天和喻文州并排坐在书桌前,拿出准备好的习题书一边翻页一边碎碎叨叨:“所以我们可以以后约会的时候去快餐店了,或者吃吃网红小吃什么的,当然了那需要我们感情更进一步,比如成为最好的朋友什么的,啊我说的朋友是加引号的朋友,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诚恳道:“我不在外面吃饭是因为我父亲担心我被人在饭菜里下毒。”

  


  二十五、

  这个理由比你拥有高贵的胃所以只能吃昂贵的料理还中二啊!黄少天心里疯狂吐槽,明面上还不好表现出来,只得清了清嗓子,把试题本递给喻文州转移话题:“那个,呃喻、喻同学,咱们从最简单的题开始做起吧,数学题第一道题一般都是送分题,只要仔细审题就可以选出正确答案。”

  

  喻文州看了一眼答案,选了C。

  

  “你都没有看题干啊喻同学,你不能因为有句三短一长选其长的顺口溜就随便瞎选了答案最长的那个。”黄少天和喻文州开玩笑后发现喻文州没有笑,只得尴尬继续道:“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所以那个口诀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信了那个口诀的你。黄少天扶额。

  


  二十六、

  在黄少天认真给喻文州讲过知识点可喻文州还是连续做错五道数学题后,黄少天的耐心终于达到了顶点。他决定放弃用补习和喻文州套近乎,直接对喻文州发起进攻:“喻同学,我原本是打算你做对一道题就抱一下你作为庆祝,但是考虑到你一直没做对过题,而我又不是真的为了庆祝你做对题才抱你,所以我们就抛开我设定的条件,直接抱一下作为我辛苦给你讲题的佣金吧。”他说完,立刻搂住喻文州来了个熊抱。

  

  喻文州回抱着黄少天,拍拍他后背轻笑:“想让我做对题要先关门。”

  

  黄少天心满意足,闻着喻文州身上好闻的皂角味道,闭着眼睛哼哼哧哧:“文州你说什么呢,关了门我还会和你做题吗?我肯定要先告白再亲你然后把你按倒在…………”

  

  黄少天一边说一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一位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和喻文州深情相拥。

  

  “我是说把你按倒在题海里和你一起畅游知识的海洋。”

  


  二十七、

  黄少天的直觉没有错,那位男士果然是喻文州的父亲。男人早上出门去公司开会,中午吃饭前才赶回来,而他这么着急回来就是想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孩子非要给他儿子辅导功课。

  

  “小黄?是吧?”喻父看着已经放开喻文州站起来的黄少天,上下扫视:“听说你在给我儿子补习。”

  

  “都是我应该做的,您放心,我教完文州我是说喻同学这套卷子就回家了,绝对不多留一秒。”

  

  喻文州也站起来,拉着黄少天的手对门口的父亲道:“他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喻文州的父亲大人在“男”字上用了重音,然后看向喻文州:“你是说,你作为我唯一的孩子,不打算延续喻家的香火了?”

  

  猜想自己要被谋杀的黄少天戏精上身,抽回手还不忘往旁边躲了两步:“不是,什么什么男朋友,喻同学你吓唬你爸爸就算了不要拿我性命开玩笑啊,不是那样的啊叔叔,我和喻同学,同桌,然后友谊,兄弟,朋友,纯洁的友谊,我帮他补习。我尊重他,也尊重您,尤其尊重现在走到您身后那二十来个保镖。”

  

  “是兄弟,不是保镖。”喻父解释。

  

  “表表表保镖兄弟嘛,我懂,我知道规矩,我没见过您和您的保镖兄弟,从来没见过,您放心。”


  

  二十八、

  “你再说一遍你是过来做什么的。”喻父耐心似乎不是很好,不愿意听黄少天碎碎叨叨。

  

  这可吓坏了黄少天。他扣扣索索的往喻文州身后躲。

  

  喻文州实在看不下去,再次拉住黄少天的手道:“少天,你不用紧张,说实话就是了。”

  

  “陪您儿子补课。”黄少天站直身子:“我只是纯洁的、单纯的,希望我的同桌学习成绩可以上去,这样您下次去参加家长会的时候可以昂首挺胸的告诉所有人您是班里优等生的父亲。您放心吧,被所有家长顶礼膜拜的家长会去一次您就会爱上,而且每天都无比期待下一次的家长会。”

  

  喻父没说话,而是皱着眉头看了喻文州一眼,接下来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以为喻父信了他的话,正要对喻文州眨眼,来个眉目传情。就听见喻父叹了一大口气道:“我倒宁愿你不尊重文州,和他拉手接吻上床,都比给他补课强。”

  

  “啊?”

  

  “小黄,你认为文州应该拥有好的学习成绩吗?”

  

  “我…………我觉得…………”黄少天眉头都拧成一团,犹豫了一会决定说实话:“我觉得孩子成绩好不好和他爹的职业是好是坏,不一定要……成正比吧?您的工作确实不是什么……太拿的出手的,但是喻同学也没必要因为您工作不是很、很,呃,很光明,就,就也成绩不好。”

  

  “是吗?”喻父冷笑:“听你这意思是我的工作不好,还用我迂腐的想法拖累了文州?”

  

  “不是不是不是!”黄少天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同时嘴里叽里咕噜的:“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说实话现在就说!我就是想和文州早恋,补课什么的都是幌子,学习算什么啊,一点都不重要,我真实的想法是今天抱他一下亲他一下如果顺利晚上就和他这样那样。”


  

  二十九、

  “你的意思是,我唯一的儿子,还没有来得及给喻家传宗接代,就要被你掰弯了?”喻父说的时候手伸进了西装内兜里想要拿什么。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们就普通的早恋一次然后上大学就分手,我发誓我没有一点耽误你们喻家基因继续传下去的意思!”黄少天哼哼唧唧:“大佬别杀我!”

  

  “所以你根本不打算对我儿子负责一辈子,却想和他发生关系?”

  


  三十、  

  “…………要不您还是杀了我吧。”黄少天百口莫辩,最终选择平静的面对死亡。

  


  三十一、  

  “您别吓唬少天了。”喻文州抱了抱放弃存活意志的黄少天,“我自己的事自己可以处理。”

  

  老狐狸喻父见自己儿子的小男友是真被吓坏了,这才从口袋里摸出烟来,然后施施然转身离开,离开前还不忘帮喻文州关上门,给他们俩营造好的恋爱氛围。

  


  三十二、  

  见喻父总算走了,靠一口气强撑站着的黄少天立刻一屁股坐在喻文州的床上,抓着喻文州的胳膊期期艾艾:“我刚才都要吓死了,看见你爸爸把手放衣服里还以为他要解决我,我一时间情绪没控制住,不小心哭出来了。但是我要解释,那不是害怕,是我都没反应过来害怕的时候眼泪唰的掉下来了。”

  

  喻文州被黄少天的描述逗笑,反手拉着黄少天的手逗弄:“是吗?眼泪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我靠,文州你这个人真是,我都这么说了,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竟然还质疑我!”黄少天说着,使劲朝抬头证明自己的话:“你看不见是因为都流到下巴了!这回看见了吧?看见了吧!!!”

  

  喻文州用唇碰了碰黄少天的,然后抱住他轻拍他的后背宽慰:“好了好了,没事了。”




       黄少天:



评论(24)
热度(501)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