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总感觉助理无所不能,一看见他就忍不住想要去讨好,我难道是抖M晚期吗?06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嗨呀给乔乔的梗她也不写,好气啊!完结完这篇文她还不开坑我就自己写!


       ====


  “好了知道了知道了,现在我的一号助理是你的人间正义我惹不起,我的二号助理是我们共同的老板,是需要供着的大佬。你是我的导演,负责每天折磨我。就我可怜弱小又无助。”黄少天放平车座往后一躺,内心平静又绝望。

  

  郑轩扭头看着不知道是沉思还是睡着的黄少天,正犹豫要不要叫黄少天下车,喻文州出现在了车窗边。

  

  “喻、喻总。”伸手想要推黄少天的郑轩立刻收回手和敲他车窗的喻文州打招呼。“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喻文州点点头:“我也刚到家,看见你的车所以过来问问你要不要去我家过夜。”

  

  郑轩瞥了瞥黄少天,转头问道:“…喻总您是邀请我还是我旁边那位?”

  

  喻文州轻笑:“你不是有车吗?”

  

  “行。”看似睡着了的黄少天突然坐直身体:“去之前我想问一下,喻总你家是别墅对吧,有客房那种没错吧?”

  

  喻文州点点头。黄少天立刻下了车跟着喻文州头也不回地走了。

  

  郑轩正要自嘲黄少天平时思维跳脱,关键时刻倒还算个正常人,在车里休息一会想要开车回家时,手机立刻收到一条消息。

  

  黄少天:

  郑轩我刚才是这么想的,喻总毕竟是个“见多识广”的男人,万一他只是嘴上说说不邀请你,其实内心一直渴望3p怎么办?所以为了保护你我毫不犹豫的跟着他走了。现在轮到你保护我了。我刚才编了个暗号,如果我给你发【秋葵】,就是在向你求救,你赶紧来喻总别墅救我。总之这是我们独有的SOS信号。知道吗?

  

  郑轩努力打气最后的精神想要看完这条短信,看到3P的时候选择了忽略后面内容。

  

  人已经走进喻文州别墅的黄少天捧着手机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消息。再看见喻文州换上浴衣坐在自己身边,整个人如同炸了毛的猫一样噌的站了起来,“你要干嘛?虽然你是我老板但是那你也不能太过分了,不管怎么说我也要保住我一世清白啊!”说完,他掏出手机给郑轩发了一条【秋葵】。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跳脚,平静道:“少天,我洗完澡了,该你了。”

  

  “…………哦。”黄少天后知后觉,若有所思的揣着手机去了浴室。

  

  “刚才好像在抽屉里看到了我的专辑,虽然只看到了CD边,但是当年我用的独有的蓝黄渐变色,应该是我的没错。浴室里面的东西……洗发水沐浴液貌似都是我的代言。难道喻文州真的是我的粉丝?”黄少天一边洗澡一边分析,最后连数花瓣的方法都用上了,关了水龙头后举着沐浴液数上面的花瓣:“他是我的粉丝,他不是我的粉丝,他是我的粉丝……”

  

  门外给黄少天送浴衣的喻文州敲门后又等了半天也不见黄少天开门,索性推开了浴室门想把干净浴衣递给黄少天,结果有幸看见了爱豆一丝不挂数沐浴液上花瓣的场景。

  

  “????”黄少天一脸惊悚,下意识去拿放在不远处的手机给郑轩发消息,想起来自己什么都没穿,拿手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什么情况?你要干嘛?想做什么?”

  

  喻文州把浴衣递给黄少天,看着他笑道:“你忘了拿浴衣,给你送浴衣。”

  

  黄少天将信将疑的接过浴衣,上下打量喻文州。

  

  喻文州挑了挑眉,提醒道:“没穿衣服的好像不是我。”

  

  “靠!”黄少天赶忙用衣服挡住重点部位,气愤的回击:“你不是自称是我粉丝吗?我的粉丝就是这样对我的?伪装成我助理去片场看我笑话,一分签约金都没给我就追着我要巨额违约金,还有你现在,过来浴室看我没穿衣服试图进行性骚扰。你是我的黑粉吧?”

  

  “同性之间有什么可看的吗?”喻文州有些无奈:“我们应该是差不多的吧?而且我确实只是进来给你送衣服的。”说完,他转身要走。

  

  “谁谁谁谁和你差不多啊!”黄少天顿时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恶狠狠道:“我肯定比你大好吗,绝对比你大,你有本事别走,脱了裤子和我比比啊!”

  

  喻文州回头看了看黄少天,颇有意味的笑了笑,留下一句“现在是谁性骚扰谁”回了卧室。

  

  黄少天感觉自己一拳又一拳都打在了棉花上,最后也就没有再争辩什么,快速套上衣服回了自己的房间,而他房间的具体位置就在喻文州卧室的边上。他猜想喻文州兴许也睡不着,给喻文州发过去一条消息。

  

  黄少天:

  说真的,你是我的粉丝吧?我看见了你买的我的CD还有海报还有你用的东西几乎都是我代言的。你说这是巧合我肯定不信的。

  

  喻文州:

  是朋友送的。

  

  黄少天:

  你还让我送to签给你,你朋友和你同名同姓也叫喻文州吗???

  

  喻文州:

  炒作需要。

  

  黄少天:

  你,你装成我助理接近我这件事你总没的说了吧?

  

  喻文州:

  下月炒作需要。

  


  不知道回什么的黄少天叹口气,压抑着莫名得失落感,给郑轩发了消息。


  

  黄少天:

  郑轩怎么办,喻文州不喜欢我也不想睡我,我突然觉得…………有点难受,我是疯了吗?

  

  郑轩:

  嗯?你不是给我发了两次求救信号吗?

  

  黄少天:

  是啊是啊,你还有脸问,你都没回我,我当时以为自己羊入虎口了你知道吗!

  

  郑轩:

  你没被睡?我以为两次秋葵是被睡了两次的意思。

  

  黄少天:

  ………………郑轩我都不想说你抛弃朋友的恶劣行为了你还比我吐槽你肮脏的思想。对了刚才我给喻文州发消息问他是不是喜欢我,他否认了,全盘否认,否认彻底,连有好感这种敷衍的话都没有说。只是告诉我一切都是为了炒作。喻文州居然不是我的粉丝也不想潜规则我。说真的我接受不了这个落差。我现在有点难过。好吧不止一点,特别难过。

  

  郑轩退出短信界面,给喻文州打过去一个电话。还没有把“你为什么不告诉黄少你确实是他粉丝,而且为他做了很多事,特别喜欢他”的问题问出口,就听见喻文州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叹息道:“他今天对我的态度很奇怪,所以想着我如果说喜欢,他和我相处起来会比现在更难受。”


     郑轩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电话那头的喻文州先挂断了电话。他看着黄少天发过来哭唧唧的小表情包们无奈道:“老实说我觉得黄少可能不会有比现在更难受的时候了。”




       黄少天:

       

评论(33)
热度(847)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