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总感觉助理无所不能,一看见他就忍不住想要去讨好,我难道是抖M晚期吗?09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汇报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第一波给我地址的妹子的珍珠基本上都寄出了,微博上我私信了单号,大家注意查收。第二波珍珠我会在周末一起寄出。然后珍珠虽然是丑萌系的,但是肯定是真的,因为是我亲手开的。第二件事是,有妹子和我说CP没有买到《UP DAY》,617的妖都全职o我找了寄售妹子,摊位号是【2号线07】。依旧是少量,想收的妹子不要错过啦~

       最近忙辞职,忙完了就可以恢复到以前更新的频率了~最后爱你们~给每个看我文,支持我的妹子比心心❤


      =====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喻文州诚恳道:“很好,非常好,简直是太好了,喻总啊你让我知道我还是有很强个人魅力的人。但是一夜情这种事吧,我还是选择拒绝。毕竟我是很有能力很有水平,靠个人业绩就能成功,根本不需要往老板床上爬,出卖肉体换取资源的艺人。”

  

  “行了别咬文嚼字了。还有能力有水平嫌弃出卖肉体了。你哪有什么肉体可出卖,就只能靠你那点有限的音乐能力了。”郑轩避开徐景熙,绕回到喻文州身边吐槽好友黄少天:“喻总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去他家,和他在一起,不是和他开房。”

  

  黄少天对郑轩瞪眼:“郑轩你个渣男快住口吧!首先,你觉得我没看头就说明你是一点审美都没有的直男,我嫌弃你。其次我要反驳你,希望我去他家和跟他开房有区别吗?区别在哪?你是想告诉我区别是喻文州身价上亿的大老板,搞一夜情连房钱都舍不得开还是想说他不睡我,就是要我去他家,和他在同一张床躺着,盖着棉被聊聊天,连拉手亲嘴都没有,纯洁的睡一晚上吗?”

  

  “…你要是想亲,喻总应该不会拒绝。”

  

  喻文州抿了抿嘴角忍笑。

  

  黄少天老脸一红,努力嘴硬道:“…………郑轩你最近和谁走的近?你都学坏了你知道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要不你还是继续和我一起玩耍吧,你的小哥哥我会带你走上人间正道的。”

  

  “这几天我和喻总走得近。”找到黄少天弱点的郑轩沉着应对道:“不如你先和喻总去走走外面的马路,然后再带我回归人间正道。”

  

  喻文州笑呵呵答应:“可以。”

  

  “…………郑轩你这人特别没劲。”黄少天吭哧半天憋出来这句话后不见郑轩再说话。他尴尬的连喻文州的脸都不好意思看,只是一直心虚的看向不远处的不知道在和谁说话的徐景熙,对着徐景熙一个劲的咳嗽和使眼色。

  

  假装没看见黄少天求救信号的徐景熙完美的躲过一劫。

  

  最后还是喻文州帮黄少天解了围:“好了,不聊了,宴会要开始了。”

  

  黄少天如释重负,第一时间端起离他最近的酒杯,背对着喻文州和郑轩往宴会中心区走过去。

  

  郑轩看着喻文州,皱了皱问道:“喻总,刚才您不是去告白的吗?怎么黄少一直在说拒绝一夜情之类的话?您是不是说什么让他误会的话了?”

  

  喻文州抿了一口香槟,语气带有一丝无奈:“不太清楚,但我确实按照你说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的告诉少天希望能把我的房卡给他。”

  

  “…?”郑轩惊悚脸:“喻总你说什么?你想把什么给他?房卡?你是在逗我吗?”

  

  “说错了吗?”

  

  郑轩一时间不明白喻文州为什么会说这么不合理的话,但很快他就明白喻文州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都是用卡出入,喻文州本人完全没有“回家开门要用钥匙”的概念。对喻文州来说钥匙大约是用来开保险柜那类的东西的存在。

  

  “…应该是错了。”郑轩叹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试图解释喻文州说错的地方:“你说错一个常识问题。这个问题是普通人都知道的。但是喻总你貌似…因为是富二代所以回答错了。”

  

  “是吗?”喻文州的表情带有些许困惑,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后认真的看着郑轩:“那是哪里错了?”

  

  郑轩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在喻文州的眼神下选择了放弃:“算了算了,这事过去了就不说了。等一会我再去找黄少,再给你们创造点机会吧。”

  

  郑轩还没有行动,某位著名电影导演先盯上了黄少天。对方倒不是想要对黄少天有什么动作,而是希望拉拢黄少天,如果能劝得黄少天包揽他新电影的片头曲和片尾曲,给他助助势,那就更好了。

  

  对方是娱乐圈前辈,名声也高过专注音乐的黄少天。在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端着香槟一口一个黄老弟黄老弟的喊,还要站起来给隔了好几桌的黄少天夹菜,黄少天赶紧给大前辈敬了一杯。其实黄少天也早就听说这位奇迹导演。只是传言说导演人比较高冷,不是很容易亲近,他也就没有主动搭讪。但这次见到本人,似乎不像传闻中的那样。

  

  一直计划着找机会“触电”的黄少天自然不会放过好机会,和大导演只做点头之交。他敬完那位导演,应下来一个人把对方新电影的片头片尾曲全包后,小心翼翼的问下部电影自己能不能参演。

  

  导演思索了一会,没有给出肯定答案,而是摆出高深的模样来,对黄少天道:“既然你问我了,我就和你实话实说。我对演员的要求很高。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是绝对不会用他的。”

  

  黄少天使劲点头:“知道知道,您老人家所有电影票房都能过十亿,这绝对和您对剧组所有人的严格要求有着直接的关系。我现在这种演技呢,我也实话实说吧,我自己都看不上,那也肯定是入不了您的法眼了。但是我这个人有一点好,那就是进步快。您放心,等您筹备下部电影的时候,我不敢说能挑大梁当男主角,但是入镜,绝对绰绰有余了。”

  

  “演技倒不是什么问题。”导演摘了墨镜,上下看黄少天:“我需要听话的演员。你能做到吗?”

  

  “能,能啊,”黄少天一口答应下来,担心老头话里有话又补充道:“但我也是有道德底线的。”

  

  导演还要说什么,郑轩先过来对黄少天道,“黄少,喻总问你要不要和他一起走,你和徐景熙都喝酒了,你们又没带个司机。喻总带你,我带徐景熙,我们分别把你们俩送回家。”

  

  “……喻文州喝酒了啊!”黄少天下意识反驳:“我看着他喝的,你让他酒驾送我回家啊?行了行了你没事就赶紧走吧,送徐景熙去吧,他都要被你气疯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所以才赶紧过来和你说这事。”郑轩看了一眼手机道:“喻总有司机来接,他和司机就在门口停车等着你呢。去不去你自己看着办,我先走了。”

  

  “哦?”大导演一听这话,掩饰着自己的某些情绪,转过头对黄少天道:“黄老弟,听起来你和喻老板关系不错?”

  

  “………………”黄少天彻底无语。

  

  导演以为黄少天默认,跟黄少天一起走到宴会门口,看着眼前最昂贵的私人豪车道:“黄老弟啊,你的道德底线是什么呢?我认为接受追求者的部分好意不算是违背道德的事。”

  

  “不是,那你也得看追求者的好意是什么啊,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把我送回家,他万一绑架我,那我——”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导演推进刚打开车门的车里又推上了车门。

  

  原本只是想出来问问黄少天需不需要坐自己车的喻文州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开口询问黄少天住址。黄少天的震惊并不比喻文州小,他甚至还脑补了一场绑架加监禁的大戏,根本没有顾上回答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有些无奈,对还在忐忑的黄少天露出一丝笑模样来,又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而后对司机道:“去我别墅吧。”


      总算明白过来发生什么的黄少天一脸惊悚的看着喻文州。



      黄少天:

       

评论(28)
热度(712)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