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总感觉助理无所不能,一看见他就忍不住想要去讨好,我难道是抖M晚期吗?12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在和乔乔一起准备天天的生贺了~如果能约到图的话~会是个超大惊喜!


      =====


  黄少天挨了损也没有改变想法,相反的,他的心里坚定无比的确认自己拒绝喻文州是对的。于是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在喻文州出门前叫住了喻文州,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喻总啊,你看昨天你说和我谈谈,然后我特别配合,咱们俩顺利的谈完了心,对吧。那现在,我主动要求和你谈,你不会拒绝我的对吧。”

  

  喻文州看了看手表,放下公文包坐在穿着浴衣一头乱发的黄少天身边问道,“什么事?”

  

  “就是、就是你昨天和我告白的那件事啊,”黄少天险些没绷住情绪,又咳嗽一声,摆摆手道:“你要是觉得不需要我回应那就太好了,因为我也回应不了你什么,毕竟我对你……至少现在还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好。”喻文州似乎早就猜到了黄少天会这么说,他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诚恳道:“其实我确实没有想过要你回应什么。毕竟我只是在追星而已。少天,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能,能吧。”黄少天无语。心想喻文州如果觉得明星回应粉丝是过界的行为,那喻文州作为一个追星的人摸自己爱豆脑袋岂不是更过分的行为了?

  

  喻文州没给黄少天再说话的机会,他站起来,拿上公文包和车钥匙,出行前对妻子打招呼的丈夫一样,回头对黄少天道:“那我先去公司工作了,记得这次出门不要再叫车了,我的司机就在门口等你。”

  

  “哦…………”黄少天老老实实答应完,扭回头在沙发上思考了半小时人生,这才洗漱换衣服出了门。

  

  作为知名歌手,黄少天的日程本来就很紧,再加上他参与的电视剧正在宣传期,每天几乎每天都忙得团团转,很少有休息时间。昨天好不容易参加一回宴会,还莫名其妙的住到了老板家,不仅防了一夜老板,等老板出门了还要时时警惕着狗仔的跟拍。戴好口罩墨镜的黄少天在走出喻文州家门的一瞬间很是心塞。

  

  等他坐进喻文州的司机开的车里,无意间看到徐景熙半小时前的留言消息,就更心塞了。

  

  徐景熙:

  黄少,今天不能录歌了。喻总昨天签的卢瀚文今天去录音棚参观试音了。我给你调整了行程,先别着急出门,等下我会发给你今天行程表,你看一下再走。

  

  黄少天:

  徐景熙,徐景熙啊!换行程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啊!你居然用x信通知我?你下次x博私信我好不好啊?我更看不见了!是故意的吗…………?我现在都快到录音棚了你说怎么办?怎么办啊!!!

  

  徐景熙: 

  黄少别急,你要是出门了可以先去录音棚看一下。卢瀚文是谁你知道吗?喻总前几天刚签的还没出道但是网上人气挺高的网红歌手。

  

  黄少天:

  你都说了卢瀚文是个新人还是网红了,我就是他的大前辈了,我一个优秀的大前辈怎么可能去关注还没出道的新人。很明显我没兴趣也没时间关注卢瀚文啊。话说卢瀚文到底是哪路神仙?你先给我科普一下啊!

  

  徐景熙:

  黄少你也稍微关注一下圈子里的新动态吧,卢瀚文之前翻唱你的歌在网上走红了,现在是个很有名的网红。喻总用五千万把他签了。

  

  黄少天:

  …………懂了懂了,徐景熙不要慌,他才五千万,我可是两个亿。我们之间可是质的不同。

  

  徐景熙:

  拜托,黄少,你那两个亿你自己都没见到。而且签约金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卢瀚文和你风格相似不说,喻总给他制定的出道计划和你当年的完全一样。先拿最佳新人奖,首个单曲销量破百万,首张专辑销量过三百万。你没有一点危机感吗?

  

  黄少天:

  你是说……喻文州……他很可能追求我不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转头要睡卢瀚文了????[惊悚.jpg][惊悚.jpg][惊悚.jpg]可怕可怕可怕,喻文州太可怕了吧!被我拒绝以后就照着我这样的找了,他这种的坚韧不拔知难而上的态度我竟然还由衷的敬佩起来了。

  

  徐景熙:

  总之努力吧!不然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黄少天捧着手机看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怎么还击这句嘲讽,吭哧半天才咬牙道:“那凭什么我就得死在沙滩上啊?而且我这个前浪也死的太快点了吧?我还没来得及兴风作浪不对不对是没成大浪呢啊!等等,徐景熙不让我去录音棚我去哪倒是早点告诉我啊!”

  

  给黄少天开车的司机听着黄少天的牢骚,啧了一声,搭话道:“不应该啊,喻老板怎么说也是喜欢您好几年的人了,应该不至于和您过了一夜就惦记换男朋友啊……除非您技术太拿不出手……”

  

  “你别瞎说话!饭可以瞎吃话不能乱说!”黄少天差点掀桌而起,“我技术好得很,虽然还没有过实践,但我理论知识很丰富。我是说大学的性教育课我可从来不翘课。这也就是只有咱们两个人,你要是在公共场合这么说,我的签约公司是绝对会起诉你的啊。”

  

  “您……”司机本来想说公司不会起诉自己员工,考虑到黄少天短时间内兴许还是喻老板的心头肉,犹豫了一下终于放弃反驳,转而问道:“黄先生,您现在打算去哪?”

  

  “…………”黄少天想到卢瀚文三个字觉得人生的路突然就不平坦了,他咬咬牙,下定了决心:“去录音棚,我倒要看看我的那个特别优秀的后辈长什么样,是不是喻文州喜欢的类型。”

  

  “如果是……呢?”

  

  “我可能真的就要被雪藏了…………”黄少天犹如泄了气的气球,哼哧着躺平在座位上。快到地方了才想起来自己在喻文州心中的位置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取代,打起精神坐直了身子问司机:“对了,你们喻老板没和你说他去哪了吗?”

  

  司机靠边停稳了车,又下车帮黄少天打开了车门,低声道:“说是去录音棚和新签约的歌手聊聊,然后一起吃一顿中午饭,下午再打两局高尔夫。”

  

  被喻文州这份行程弄心虚的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努力做最后的挣扎:“………………等等你是骗我的吧?你一个司机怎么会知道老板行程知道的这么清楚???”

  

  “喻总让我五点去他的私人高尔夫球场接他和新人歌手。”


      “………………哦。”



        确定自己要被雪藏又没有钱解约的黄少天:

   

评论(23)
热度(638)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