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02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


  虽然一万个对不起表哥,但卢瀚文还是在黄少天的威逼利诱下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表哥的工作地点。

  

  为了验证喻文州是不是真的和照片上一样帅,知道喻文州工作的具体位置的当天下午,黄少天就开车去了喻文州所教课的大学踩点。

  

  他停好了车,边走边询问喻文州喻教授在哪。绕了学校几乎整整一圈,总算在一个教室里找到了喻文州。

  

  “哇……”从后门玻璃处望进去的黄少天花心怒放。他想卢瀚文肯定是不会拍照那类的人,因为喻文州本人很明显比照片里的还要帅很多!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想要假装自己是某个学生家属推门而入把喻文州叫出来。可他刚推开门,看见喻文州站在讲台前低头看书的瞬间停止了思考。

  

  “去面试了?”喻文州抬头对上黄少天的眼睛。

  

      喻文州向来不是个严厉的老师,无论说话还是做事,态度都不像是老师,反而是朋友。还和大三大四的学生们说过,如果面试和他的课时间相撞,面试是更重要的事。有喻文州的态度,加之这节课是七八十名互不认识的学生一起上的大课。所以黄少天的迟到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啊…………嗯……是……算是吧……”心虚的黄少天一阵支支吾吾,最后也没说出来自己刚编好的理由,只是低头快步走到了第一排空着的位置,安慰自己假装成喻文州的学生安安静静的看着喻文州教科也不错。

  

  只是黄少天实在高估了自己,他所谓的安安静静看喻文州也不过坚持了不到十分钟。五分钟过后,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的黄少天见屋内所有人还在看书,实在耐不住寂寞,抬头小声叫喻文州的名字,试图让喻文州放下书本,走下讲台来看他。

  

  “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喻文州如黄少天所愿放下了书,不过没有走下讲台,含笑看着黄少天。“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没有,”黄少天使劲摇头,“我就是想问问啊,咱们这节课是自习吗?如果是自习的话,我能以,就是普通成年人的身份,在不影响其他学生自习的前提下问您一个问题吗?”

  

  喻文州有些茫然,皱了皱眉后还是点点头。正要把手里的课本递给黄少天,就听见黄少天开了口。

  

  “喻老师您结过婚谈过恋爱现在是单身吗?因为您长的这么好看还是单身,那么我觉得您未婚的几率比较低了。可能是离婚状态。但是没关系,我是这样考虑的,如果您有个孩子,我愿意当孩子的继父,把他当亲生儿子的养,对他好还给他花钱。但是我们结婚之后还是必须要有自己的孩子的,因为我们家族在G市是个很大的家族,如果可以的话,后代还是要有的。你觉得呢?一时间拿不了主意也没关系,你好好考虑,两天之内答应我就行。”

  

  喻文州还没说话,坐在黄少天旁边,清楚听到他讲什么的学生一脸不可思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拍拍那同学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开玩笑道:“同学,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想追喻老师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吧?而且我要是追到了喻老师你应该高兴啊!听说过一句话吗,只要胆够大,老师歇产假。”

  

  路过巡查的冯校长偏巧听到黄少天最后那句话,他立刻转头瞪着黄少天道:“你,你说这种话还像是一个学生吗!出去。”

  

  “…………我不是…………”

  

  “文州,你怎么管学生的,怎么都敢上课说胡话了?”

  

  ……

  


  一分钟后,黄少天站在教室门口气呼呼的给卢瀚文发消息。

  

  黄少天:

  你表哥虽然长得帅,但是有点无口属性啊!连被别的老师误会都不解释,难不成是个闷骚男?那可不成,我要娶的是个温柔贤惠的老婆!

  

  卢瀚文:

  ……我表哥不是不爱说话的人啊,黄少你是不是说什么让他没法回答的话了?

  

  “靠,我是有点着急了,但也不能怪我啊,我姐姐说要看着我成家才肯做手术。”被卢瀚文揭穿事实真相的黄少天一边吐槽一边背靠着墙,正要慢慢蹲地上,赶巧喻文州打开门,带着笑意看着他。

  

  黄少天立刻站直了身子,充满期待的看着喻文州:“喻……喻老师?”

  

  “刚才是冯校长,对学校的学生比较严格,在他面前要稍微注意点言行举止。”

  

  我也是第一次来,你不说我也不知道啊。黄少天叹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好了,那我们走吧。”

  

  “喻老师您这么快就考虑好了?我们走去哪?去挑结婚礼服还是买结婚戒指?”

  

  喻文州有些无奈,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发烧,这才把人带到学生试验室,让黄少天摆放等下要用的试验器械药剂:“刚才我让同学们预习如何检验溶液中是否有氯离子的试验,你今天去面试,而且也没有带书,所以我现在单独给你讲一下具体操作。”

  

  “哦…………”黄少天应着,看着喻文州在他面前做了一遍试验,点点头道:“我会了,你放心吧喻老师,我一定会做好的。然后就是……你这节课之后有没有时间,我有话想和你单独聊聊。”

  

  “做的时候要小心,在往溶液里滴入硝酸银的时候不要溅到手上。”喻文州完全没有回应黄少天的话,转而叮嘱他操作时候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黄少天一阵无语,只剩下继续点头答应。等喻文州把该嘱咐的都说完了才转过身站在喻文州面前,苦口婆心的劝道:“喻老师啊,我刚才和你说的咱们两个结婚的事你考虑的到底怎么样了啊?你可一定要想清楚再回答啊,毕竟我长这么帅,而且还很有钱,绝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顶级水平的结婚对象。”

  

  喻文州愣了愣,而后看到什么似的,对着门口微笑道:“冯校长,有什么事吗?”

  

  “什么什么,校长来了?校长好,下午好晚上好!我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干!你让我罚站我肯定要上报的你知道吗,我都多少年没被罚过站了。”黄少天一边说一边高举双手证明清白,转过头却发现门口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喻文州轻笑,摸了摸黄少天后脑勺:“好了,去把其他学生都叫过来吧。”

  

  “…………”

  



  黄少天:



评论(28)
热度(1072)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