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06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


  黄少天顺势紧紧回抱住喻文州,手从喻文州腰处往下滑。喻文州抓着黄少天后脖领子把人扯开,而后对黄少天的姐姐点点头,坐回椅子上,看着黄少天微笑道:“少天,我刚才给瀚文发了消息,让他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稍微收拾一下就去饭店吧?”

  

  “你说你约了瀚文啊…………”黄少天其实很满意这种见家长的气氛。尤其看看自家姐姐满脸笑意,更是高兴。可他回头看见喻文州虽然也在笑,眼神里一丝笑模样都没有,反而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只好收起自己的某些小心思,站在喻文州身边清了清嗓子道:“好吧。那我也得和姐姐说一声啊。”

  

  “我又不聋也不瞎,不用你通知了。”黄少天姐姐似乎有些累,伸了个懒腰,眯了眯眼睛作出要休息的模样来:“我晚上还有点滴要打,休息一会就叫护士拿药过来。你们去忙吧,明天再过来也行。”

  

  黄少天“哦”了一声,想起来自己第二天要出差,“啊,我那个,就是我公司有点事,这周都不能过来了。但是下周,就是你手术那天我肯定要过来陪你的,然后在医院等你凯旋。总之这个礼拜我不在你也要好好配合大夫,别让我出着差还担心你啊姐。”

  

  听到这话黄少天姐姐一愣,眼巴巴看着黄少天,憋着眼泪委屈道:“那你下周什么时候来看姐姐?姐姐还能活着吃到你和文州你们两个人的喜糖吗?”

  

  “能,能能能。姐你什么情况啊,我刚和你说完你现在什么都不用管,结果你下一秒就不听我的开始哭。你这样让我多担心啊真是的。”黄少天虽然嘴上嫌弃着,可还是马上走上前抱住自家姐姐,认真安抚道:“吃个喜糖算什么啊,姐你就放心吧,我和文州我们俩每天晚上都…………就反正各种少儿不宜吧。你放心治病安心手术,说不定等你出院那天就会看见我和文州我们俩不仅结婚了,而且还是奉子成婚的。那说不定不到一年文州就生龙凤疼疼疼疼文州你拉我衣服就拉但是你不能扯我后背的皮知道吗,这样很疼的你知道吗!好好好我走我走马上就走了,文州你别拉我了啊!”

  

  ……

  

  一番折腾,总算出了医院的两个人往地下停车场走了一会,喻文州才再次开口,“少天,我不是很了解你和瀚文做了什么交易,但是瀚文刚才和我说的很清楚,我们是假扮情侣,不是当着你姐姐的面结婚领证。”

  

  “……是啊,”黄少天在喻文州自带正义气场下的质问显得唯唯诺诺,坐进驾驶位置上:“刚才我就是为了我姐能安心嘛,稍微自由发挥了一下,我都还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呢。而且——”

  

  黄少天正打算利用自己优势,说长篇大论把喻文州糊弄过去。可刚开了头,卢瀚文就给黄少天打过来电话,语气里满满是邀功。

  

  “黄少黄少,我刚才按照你之前给我的办法的改良版把表哥搞定了。”

  

  黄少天心虚的看了喻文州一眼,硬着头皮道:“…………卢瀚文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啊?黄少不是你说让我想尽办法让我表哥知道你的优点的吗?我就把姐姐的病情说的稍微严重了一点点,然后把催婚说成希望你找对象。我稍微分析了一下,考虑到我表哥虽然对你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再加上我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恳求下,他应该会答应和你去见你姐姐。”

  

  “…………”

  

  “所以说黄少,你让我给表哥下药啊还有敲晕了搬上车送到你家什么的,这些方法太直接太暴力了。啊对了黄少,你有没有照你说的做,摸我表哥屁股暗示他今天晚上上床啊?”

  

  这回黄少天连看都不敢看喻文州了,咬牙切齿的怼道:“卢瀚文,卢瀚文啊,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能不能少说点话啊?你不说话又没人拿你当哑巴。你这孩子,你真是……你,你不想要这个月工资直说啊!用不着这么卖力的气我!行了行了你赶紧闭嘴吧,我这边要开车了,你那个什么,待会再打过来啊。”黄少天训斥完卢瀚文,刚要挂断电话,喻文州立刻就把黄少天的手机拿了过去。

  

  “瀚文,知道是哪家饭店见面吗?”

  

  “表哥?!你和黄少在一起呢??我……我那个刚才都是误会啊,我,等我们见了面和你慢慢解释。”

  

  喻文州没有回应,只是继续道,“知道迟到或者不去的结果吗?”

  

  电话那头支支吾吾了一会,才小声说“知道”。

  

  黄少天在喻文州拿过去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发动了车要往前开。见喻文州挂了电话赶忙为自己开脱:“文州怎么回事啊刚才瀚文给我打电话说什么我都完全听不懂呢。你看这孩子在我这实习了挺长时间的我本来就打算这几天给他转正的。哎话说回来我要是明天给他转正你不会觉得我们是有什么交易对吧,毕竟我们大家都很单纯很善良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做什么,全都是没什么心眼的。”

  

  “少天,”喻文州低头摆弄黄少天的手机:“瀚文想下个月去B市看暧昧对象,和对方告白。但是他家里人不是很放心他一个人出去,所以给他提出一个要求,要我陪他一起去。我说考虑一下,还没答应瀚文。”

  

  “…………那,那怎么了?文州啊,你怎么也是瀚文表哥,陪他去一趟B市怎么了,对不对?要我说你就别考虑了,陪他去吧!”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感觉到不太对。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喻文州虽然学历高,但也不至于一眼看穿他打算贿赂卢瀚文,让卢瀚文一个人扛下所有锅的计划吧?

  

  喻文州笑了笑,看着黄少天:“少天你认为,瀚文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会觉得在你的公司转正更重要,还是和未来的男朋友见面更重要呢?”

  

  “…………文州你说什么呢我就完全听不懂,听不懂!就,不知道你和我说瀚文的事是什么意思,完全不知道!!!”

  

  说话间两个人开车到了饭店,并且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卢瀚文。

  

  喻文州似乎很不在乎黄少天会不会和卢瀚文串供,进了饭店后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一个人去了洗手间。

  

  黄少天和卢瀚文选了一个比较偏的位置面对面坐下。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卢瀚文鼓起勇气开口道:“黄少,我其实挺久没见过我表哥这么生气了。上一次他这么和我说话还是我不小心打翻他观察了三个月的培养皿……”

  

  “………………”

  

  “黄少,你不会是……真的摸了我表哥的屁股了吧?”

  



  黄少天:


评论(20)
热度(788)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