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07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一起见证黄少天和卢瀚文的塑料友谊破裂现场


      ===


  表哥生气了,老板失声了。察觉到事态严重的卢瀚文打算开溜。可他刚站起来,就见喻文州从饭店拐角处走出来,而且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卢瀚文立刻坐回座位上,老老实实往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空杯子里倒水。

  

  “瀚文,”黄少天趁着喻文州不在,清了清嗓子给卢瀚文做最后的提示:“瀚文呐,我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了。你想想,我姐已经见过我未来的老婆什么样了,而且我和文州还和她信誓旦旦的说我们感情无比坚韧,近期就要结婚,最主要的是我们还要生俩,生俩啊!总之情况很危急,你作为我最看好的员工,现在这个情况你有办法解决一下吗?”

  

  卢瀚文略作思考状:“黄少,你是打算一胎生俩还是分批生?”

  

  “我打算先开除你。”黄少天说完,绝望的看着喻文州越走越近,默默的低下了头。

  

  “瀚文,和少天沟通的怎么样了?”喻文州坐在两人旁边,笑呵呵道:“或者还有什么没来得及讨论的,需要我再给你们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吗?”

  

  黄少天心虚极了,左看右看,最后还是叹口气,给卢瀚文使了个眼色,暗示卢瀚文像往常开会和谈判那样配合自己。

  

  卢瀚文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道:“我先说吧。表哥,都是我的错,是我觉得你和黄总挺配的,最主要你挺符合黄总审美的,所以我就把你介绍给黄少了。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看错了黄少,没想到他是那种见色起意,不惜使用违法手段逼迫你和他交往的人。我觉得很难过,但是难过也改变不了事实了,你已经被他玷污了。我只能代表你的亲人强烈谴责黄少,要求他对你负责!我建议,你们现在就去登记,我来负责把黄少押解到登记处怎么样!”

  

  黄少天的脸色在卢瀚文说的这段话中变来变去,听到最后险些忍不住笑意,假意正经道:“卢瀚文啊你说什么呢,我干什么了?我不就是和你表哥生米煮成熟饭了吗?这是我们俩你情我愿的事情啊,怎么就我见色起意了呢?你表哥是搞化学研究的,我甚至有理由怀疑他在空气中下了药,才让我丧失理智,无意识对他上下其手的。不过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我就不探究了。我和你说,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是一个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霸道总裁,我秉持做了就是做了,不找借口只负责的原则。认真对你表哥负责一辈子就是了。”

  

  卢瀚文偷偷瞄了喻文州一眼,假惺惺的继续和黄少天演戏:“那黄少你有这个觉悟最好了。对吧表哥……”

  

  “我肯定觉悟高啊,你以为我是哪个流氓混混,摸了亲了就不负责了吗?”黄少天说到这说不下去了,也偷偷看喻文州神情。看了几秒没看出来端倪,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我想对你负责没错吧,文州?”

  

  喻文州对黄少天笑了笑,抬手叫住路过的服务员:“点菜。”

  

  黄少天和卢瀚文辛辛苦苦营造出来轻松祥和的结婚气氛一秒烟消云散。

  


  “文州啊,”黄少天等服务员走了才又开口,只不过这一次他是为卢瀚文谋福利。只有保住队友要达成的心愿,对方没有后顾之忧,才会帮他继续攻略喻文州。“我觉得瀚文去B市那件事,你作为他的亲表哥,肯定会陪他去的,对吧?”

  

  一直看手机的喻文州这才放下手机,看着卢瀚文道:“我可以陪你去B市,甚至让你一个人去,帮你隐瞒你父母都可以。但前提是你现在说实话。”

  

  “黄少姐姐生病需要有个人牺牲自我和黄少结婚,不然他姐姐就不做手术。我想转正就把你卖了表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让我一个人去。”

  

  黄少天扶额。

  

  “那个,表哥我补充一句,我之所以提出来连环计划是因为黄少说的办法都太黄色太暴力了,我不能让他真的把你敲晕了带去宾馆,所以就和他商定了B计划,就是把他姐姐的病说的严重点,然后骗你只要假装谈恋爱就能让他姐姐答应做手术。”

  

  “卢瀚文你就这么背叛老板,明明从计划到具体操作都是你提出来的,你现在把所有锅都推给我,你是不是不知道辞职信交出去一个月时间都要留在公司交接的啊?你这么有本事明天开始都不要去上班了,我还要让宋晓查你的账,你要是有一次公款私用你就完蛋了卢瀚文,”黄少天忍无可忍,嘴炮打起来都不带停的:“你看着的,我要是不弄死你我就不姓黄。”

  

  “表哥你看,很明显我说的都是事实,黄少都威胁我了,这就是恼羞成怒了。”卢瀚文往喻文州身边蹭了蹭,一脸委屈:“我现在既然都交代了,下个月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去B市……”

  

  黄少天冷哼一声,“卢瀚文你太单纯了,所有计划都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你觉得你的亲亲表哥还能让你去B市吗?他现在就是想办法让你说实话呢,而你就这么傻乎乎的全交代了。我作为你的领导,半年来没有把你培养成为一个能够独立运用逻辑学思考的社会人,很是羞愧啊。”

  

  “可以去,但是我要监督你。”喻文州看着卢瀚文,平静道:“机票酒店都订好了,订的是双人标间”

  

  “那不行!”还没等卢瀚文抗议,黄少天先扭头死死瞪着卢瀚文,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卢瀚文虽然年纪还小当然了实际他也不小了,你们俩必须分开住。要是没钱我给你们报销,但是必须一个人一个标间!”

  

  “少天,”喻文州拍拍黄少天肩膀安慰:“我只是不希望他因为冲动,对朋友做什么不好的事。”

  

  “他和你一个屋睡是不会把他朋友怎么样。但是…………”黄少天正要说,想起来卢瀚文还在旁边,偷偷站起来在喻文州耳边小声道:“万一禽兽心起把你这样那样怎么办?他可是个alpha,我不在你身边保护你,他发起情来你一个人哪挡得住啊!要不我陪你去保护你吧文州?”

  

  “我表哥是alpha,谢谢。”卢瀚文叹口气:“黄少你以为我为什么把表哥介绍给你,因为你们俩各种意义上都合适啊……”

  

  “就是说龙凤胎得我生???”黄少天一脸茫然。

  

  这回换卢瀚文无奈:“……你早就该想到吧?我表哥是alpha还是beta或者omega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是omega,你得做好生的准备啊!”

  

  黄少天摸出来手机,一秒给卢瀚文发消息。

  

  黄少天:

  我连代孕机构都找好了你让我真人上???怎么可能!!!瀚文呐,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你表哥,就问他介不介意OA。


  卢瀚文:

      黄少,你让我怎么和表哥开口啊!



  喻文州扫了一眼卢瀚文手机屏幕,轻笑道:“介意。”



      黄少天:



评论(36)
热度(852)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