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11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啊,亲上了,作者本人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了完结的曙光(并不是)


      ===


  冯校长尴尬的看了看黄少天,对于黄少天这个邀请他实在不想答应,可也不太好拒绝。犹豫了一会才点点头背着手回了办公室。

  

  黄少天见校长走了立刻跑去三层,进到喻文州所在的教室后直接进屋坐在第一排看着喻文州。他越看喻文州越觉得开心,最后趁着喻文州回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和坐在自己旁边的同学小声聊了起来:“哎同学,我刚才就说看你眼熟,没想到真的又是你啊。我就是上次问你喻老师感情状况的那个人。对了我听说喻老师这节课是给要补考的同学上的,你连喻老师这门课都能挂了啊?”

  

  黄少天这话得到了那位同学一个巨大的白眼。

  

  “你不懂,”男生叹口气道:“喻老师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让你拿到学分的老师。人家第一节课的时候就说了,他课程的考试不是为了给咱们加学分的,是给他自己检验教学水平的,我们过不过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哦……没想到文州这老师当的还挺正派啊!我还以为他是那种捡到学生作弊小纸条都帮忙撕毁物证的贴心好老师呢。哎那是不是挂他的课有特殊奖励啊?比如补考要是还过不去就可以得到喻老师单独辅导之类的?举个例子,我这门课补考也没过去的话,是不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晚上,喻老师会按照和我约好的时间去了我家进了我的房间然后把门一关把外套一脱再然后…………”黄少天正要接着说,抬头见喻文州就站在自己眼前,话到嘴边转了音:“开始认认真真的辅导我这门功课。”

  

  “有机会给你单独补课。”喻文州摸摸黄少天的头,踱步回到讲台处,对上课的学生们道:“我刚才说的知识点必考,如果还有人有疑问可以举手,我再重复一遍。”

  

  被喻文州摸过头的黄少天安安静静的趴在桌子上看自己男朋友日常展现男友力。

  

  听了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话,那学生有些不可思议,过了一会才用八卦的表情看着黄少天,试图调侃:“看样子你还真和喻老师……关系不清不楚了啊?”

  

  “说什么说什么呢?”黄少天嫌弃的瞥了那人一眼,压抑着得意语气道:“什么叫关系不清不楚啊,我和文州我们两个人关系清楚着呢。我们俩是正正经经,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说不定过几天文州就给你们发我俩的喜糖了,然后过些日子他就可以歇产假了,你也可以不用上他的课,自由放纵随便玩耍了!”

  

  “知道你骗我了。”学生闷闷不乐道:“我们都知道喻老师是alpha,你让他歇产假怎么可能?我要是今年过不去补考,明年还得再跟着他学一年。你别看喻老师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实际上……原则问题他一点也不让步的。”

  

  黄少天一愣,过了一会才委屈巴巴的问:“同学,你确定他在原则问题上不让步?那什么,实不相瞒啊,其实我之前有和文州讨论过结婚之后谁攻谁受,他虽然没答应让我压,但是和我说这事是有的商量的。我还以为可以互攻一下什么的。”

  

  “你凉了。前几天我拿着自己考五十八分的卷子问他能不能看在我出勤满分的份上给我提点,他也说有的商量,结果给我把成绩单上的成绩提到了五十九。”

  

  “靠………………”黄少天没心情同情身边人,忍不住爆粗口,而后就是埋怨:“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他不妥协原则问题啊?早知道我今天不过来了。你说他这么个性格的人,待会下了课他指不定怎么和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导我当受呢。哦,劝我都是好的,要是把我捆起来这样那样…………那就都怪你。”

  

  “这都能怪我头上?早点你也没问我啊!”男生正要和黄少天好好辩驳一下,还没开口就被喻文州点名问问题。完全没有听喻文州讲课内容的同学站起来支支吾吾恳请喻文州再重复一遍问题。喻文州看了男生一眼,笑了笑让男生站着,由他后面的学生接着回答。

  

  感觉到情况不妙的黄少天拿起自己放在角落的行李箱打算顺着墙根溜走,下课铃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凉了凉了,这次是真的凉了,小黑屋play是逃不过去了。黄少天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喻文州朝他走过来。

  

  “走吧。”看见黄少天一脸惊悚的喻文州也还是没什么表示,只是对他笑了一下算做安抚。

  

  “去……去哪啊?”黄少天满脸写着“怂”字。“文州我那个什么,就是开车挺长时间的有点累,不然我先回家,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咱们有时间再见面…………”

  

  “那我来开车?”喻文州说完立刻伸手,作势问黄少天要车钥匙,“我已经和你姐姐说了你今天会过去,状态实在不好的话就在后面睡一觉吧。”

  

  黄少天抓了抓脸,开始思考不去的理由:“…………不是,我那个…………”

  

  “明天早上的手术,你又答应了姐姐手术前看她,答应的事不做到不合适。”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少天你是不是有点怕我?”

  

  被一举戳中心事的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大声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喻文州笑了笑,似乎不是很在意黄少天的回答,只是接过来黄少天的行李箱帮他拎着往前走。

  

  黄少天紧跟在喻文州身后,嘴里絮絮叨叨不停地解释:“文州你走慢点,这么着急干嘛啊?你别误会我啊,我一个堂堂霸道总裁,怎么会怕学校的老师呢?你别开玩笑了啊,我其实真的是觉得这两天我飞来飞去不说,还要谈合约啊什么的,很辛苦很疲惫,所以就想休息一下。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就还是现在就去看我姐姐吧。”

  

  黄少天在后面说着,走到自己车旁边开了锁,正要拉开车门往驾驶座上坐,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腕,从他手里拿过车钥匙,然后——

  

  “!!!”黄少天一脸蒙圈着接受了一个轻浅的额头吻。

      


        死了死了,看来这回是真的要结婚了,而且是要嫁不是娶。坐在后座的黄少天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装睡。


        但是仔细想想,竟然有点开心?


 

        黄少天:



评论(24)
热度(653)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