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12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


  虽说是装睡,但黄少天这两天也确实累的够呛,没多一会就躺在后座睡着了,甚至连喻文州停车熄火都没有醒过来。

  

  喻文州没办法,只好下车开车后座的车门叫黄少天醒醒。可喻文州刚弯下腰要去叫黄少天的名字,就见黄少天一下子坐了起来——他闻到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我靠,”黄少天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扭头翻包找自己之前放在包里的抑制剂。“虽然还没到日子,但是我一直秉持着有备无患的态度,所以一直随身携带。没想到真有用上的时候!”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是很清楚黄少天在说什么。

  

  黄少天书包里合同文件一大堆,而他此时却手软脚软连拿着包都费劲,只得把手包往喻文州面前递:“喻老师啊,虽然咱们俩是假扮的情侣,但我这边这么危机的时候你也不应该袖手旁观啊,就这么看着我啊!帮个忙啊。”他说完见喻文州接过包坐到自己旁边,以为喻文州明白了要做什么,整个人往后一躺,靠着车门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依旧不明所以,拿着黄少天的手包坐好后顺手把车门关上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往后缩了缩,无奈的婉转提示道:“那个,文州啊,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就是,怎么说呢,有一种柠檬独有的香气,总之是不属于车里的味道。你明白了吗?”

  

  “车载空气清新剂?”

  

  黄少天两脚一蹭把鞋脱了,一条腿搭在喻文州大腿上,用脚不轻不重的踢了两下喻文州的腹部,看着车顶无奈却还得耐着性子解释道:“文州你就别装傻了,我现在是真一点劲都没有了,帮把我的抑制剂给我拿出来我给自己扎一针就行了。赶紧吧,我都难受的要死了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浑身不舒服还是说你感冒了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啊。”

  

  “我确实闻不到。”总算明白黄少天说什么的喻文州一边从黄少天的手包里找注射剂一边坦诚道:“分化期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beta,即使经历了分化期也并没有太在意性别。”

  

  黄少天恍然大悟:“哦…………难怪上次你那个补考的学生婉转的和我说你们学校好几个omega想办法勾引你你都不为所动,我还真以为你意志力坚强,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呢。”

  

  喻文州被黄少天说的八卦弄得十分无奈。平时他倒也看出了个别学生对他有超越师生关系的感情,可喻文州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和学生私下有什么关系。

  

  “…………找没找到啊,抑制剂那么大一个针管,你又不是没见过,找一下需要很久吗?”黄少天嘀咕着,把另一只脚也搭在喻文州大腿上让自己更舒服点。努力喘了几口气才继续开口道:“哎文州啊,我突然有个问题想问你。就是你这种情况的alpha,那omega发情你都不知道对不对,这样的话你和beta有什么区——”

  

  黄少天正说着,突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和鼻子使劲往后躲:“文州你你你你,你被诱导发情了怎么还坐的和我这么近,你离我远点然后把窗户都打开,快快快,我要是再多喘一口气都得压你身上。到时候你要是清白不保可别怪我冲动不理智。”他一边说着一边难受的在车里扭动,到最后实在憋不住,扭过身子趴在后座上打算开门逃离这个“信息素收集处”。可他刚转过去,就被喻文州抓住了皮带。

  

  猜测喻文州才是真的因为信息素失去理智的黄少天心里一慌,深吸一口气准备大喊“来人救命”。

  

  “别动,”喻文州先一步按住试图开车门往外叫喊的黄少天,扒掉黄少天的裤子,平静道:“对了,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黄少天心道自己这都命悬一线了,哪还顾得上闻味道。他绷直了身体,试图帮喻文州找回理智:“文州你等等,等等啊。就那个,动手前咱们还可以聊两句对不对?你问我的这个问题很好,我得好好想想,你也在我思考的时候冷静下来,别被欲望冲昏头脑。哦那什么对了,你的信息素味道有点像哪个大牌香水,反正还挺好闻的…………啊痛痛痛痛!我靠!你是要在我屁股上打针倒是提前说啊!我还以为你兽性大发了轻轻轻轻点啊都说了疼了…………”

  

  过了好一会,黄少天才彻底安静下来。他艰难的换回躺着的姿势,冷眼看着喻文州也拿出一只注射剂,顺着手臂的静脉注射进去。

  

  “…………为什么给我打针是扒裤子露屁股,给你自己就扎胳膊。”黄少天有气无力的一边努力往上拽自己的裤子一边断断续续的发牢骚:“打针就打针吧,还问那么诡异的问题,我还以为你要搞个强推车震什么的,都要吓尿裤子了。”

  

  喻文州对脑洞极大的黄少天有些无奈:“我是想转移你的注意力。而且我也确实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其实你信息素味道还挺好闻的。”黄少天嘀咕着坐起来,想了一会又把脚往喻文州怀里塞,朝喻文州挤眉弄眼:“唉,文州啊,刚才你突如其来的一句真的给我吓得够呛,你看啊,我现在手抖不说,还一点劲都没有,文州你要不发发善心帮我穿一下鞋吧。你要是说你没有善心也帮我把鞋套上,算是刚才你吓唬我的弥补了,怎么样?”

  

  “吓着你了?”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腕,从他的指尖到手腕认真的揉了揉,等黄少天反应过来把手抽走才轻声道:“抱歉,我对信息素不是很敏感。”

  

  黄少天握着自己有些发烫的掌心看着喻文州,心情很是复杂。

  

  他一直以来都担心喻文州以性别、天性这种天生优势压制他,可现在看来,喻文州也有自己缺陷,而且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些。想到这黄少天心里一动,松懈下来这几天一直紧绷的精神,似笑非笑的对喻文州道:“文州你这话说得也太客气了吧!你看你都要嫁到我们黄家了,还和我道歉什么啊!”他说完立刻坐起来,跨坐在喻文州腿上,脸几乎紧贴着喻文州的,甚至怀疑自己看见了喻文州微微颤抖的睫毛。黄少天顿时因为喻文州的紧张而放松起来:“文州啊你别害羞,咱们俩可是见过家长的人了。”

  

  喻文州一愣,想要往后躲,但却因为车内空间太小而不得不放弃,犹豫一会吐出一句:“你先下来。”

  

  黄少天见此更是胆大,双臂都伸出来,紧紧环住喻文州的脖子:“哎呀文州你紧张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虽然吃你是迟早的事,对吧?”

  

  “你太沉了。”喻文州平静道,“压得我腿疼。”

  

  “……………………”

  


  黄少天:



评论(33)
热度(697)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