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13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开始鱼追天啦~很用心的追~然后biu的就追到了(不是)


      ======


  “你还真是凭实力单身啊文州,说话这么直男,我都怀疑你的性取向了。你其实是喜欢女o吧?”黄少天说到这想起来什么,咬牙切齿吐出来这句话,接着又快速补充道:“,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万千资产啊?你要是真喜欢我,就算觉得我沉也不会说出来的。比如我是你的话,为了你能高兴,我保证不说你沉,还得能夸得你像羽毛一样轻,重量约等于零。当然了如果你想实现这一场景,那你现在就先松开手让我下来,然后你再坐在我腿上。”

  

  喻文州的手臂更环紧了点黄少天的腰,让他们两个人的脸贴的更近了点,而后用额头顶住黄少天的,笑道:“知道了,你很轻。”

  

  “…………敷衍谁呢,两分钟前刚说过的话一秒就不认了。”黄少天吐槽着,侧过身子伸手打开车门艰难的下了车:“走吧走吧,我姐还眼巴巴的等着我去看她呢。”他想如果再在车里多待一秒,喻文州就能发现他才是有点不好意思那个。

  

  搞什么啊明明文州都和他说好了两个人是假装谈恋爱,他奋不顾身的追求对方而且喻文州还没有给出确定交往的回答呢,怎么搞的好像他们俩真是要结婚了似的……不对,何止是像要结婚的小情侣,简直已经开始新婚度蜜月模式了。

  

  不行,一定要和文州说清楚,两个人摸也摸过了,亲的话……额头也亲了,该拉的手也拉了,喻文州要是不认他们这是正正经经的谈恋爱,他可就要闹了。

  


  “等等,咱们拉过手吗?”站在病房门口的黄少天转过头问喻文州。“我没有别的意思啊,就是随便问问啊。咱们不管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有没有十指…………”

  

  喻文州上前一步握住黄少天的手,“好了,进去吧。”

  

  “…………哦。”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带着不知道自己和喻文州到底算做什么关系的忐忑,领着自己心里无比满意的“未来媳妇”进了病房。

  

  此时黄少天的姐姐正心急的不行,甚至还拉着小护士的手问能不能帮自己去黄少天的公司找人。

  

  黄少天赶紧小跑到病床前安抚姐姐:“姐姐姐姐姐,姐你冷静啊,我这不是来了吗。你看你没事为难人家护士干嘛啊。你还指望人家不上班了,辞职帮你找我去啊?”

  

  黄少天的姐姐看着坐在床边的黄少天,鼻子一抽,刚张嘴还没说话,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的泪珠子就扑簌簌的掉下来了:“阿天,你要是再不回来,姐姐就进手术室了。只有一半的成功率啊,万一失败了,你就真的见不着姐姐的最后一面了……”

  

  “…………姐你别哭啊,待会就做手术了,你说你这么一哭,情绪一波动,你身体各项指标什么的啊就不稳定了知道吗?”黄少天一边安慰着一边觉得很无奈。他原本真的以为病情有那么严重,所以姐姐说什么都是是是好好好的立刻执行。可前几天他给主治大夫打电话过去询问手术相关细节时才知道,自己姐姐这次的手术根本不是人命关天的大手术,所谓的成功率只有一半,是根治率有百分之五十,如果没有达到根治的效果,可以在几个月后再准备二次手术。不想再做手术也没关系,药物治疗完全可以达到控制病情的效果。

  

  不过这些黄少天并没有和喻文州说。其一是当时他以为喻文州是控制欲极强的alpha,已经准备好和喻文州彻底断绝所有往来了。而另外一点则是担心喻文州知道后误以为自己当初说谎话骗人。

  

  人生不易啊。黄少天哄着姐姐,心里忍不住感慨。

  

  “对了阿天,你之前不是给我发消息说这次回来就给我看你和文州领的证吗?结婚证呢?”

  

  “………………这个嘛……”黄少天站起来背对着姐姐对喻文州打眼色:“文州啊,那什么,咱们前几天不是说好了,今天看完姐姐就登记结婚的吗,这件事你有印象吧?”他一边说一边使劲眨巴眼睛,感觉半张脸都快抽筋了,喻文州才回了话。

  

  “少天抱歉,你说的这些我不太记得。”

  

  黄少天忍不住做了个懊恼的表情,往前迈了一步,站在喻文州面前瞪着眼睛继续道:“说什么呢文州,咱们在床上缠绵悱恻你侬我侬的时候,我不是说要和你登记结婚的吗,你也答应了。你现在出尔反尔了,那绝对是要让我和我姐失望的啊。”黄少天在说到“我姐”这两个字的时候狠狠咬着牙,似乎喻文州再不顺着他说话就要把喻文州的脖子给咬碎了。

  

  “黄少天。”黄少天的姐姐似乎看出端倪来,扶着床头桌站起来,冷冷道:“你现在告诉我,小喻是你花钱请来和你假扮恋人的,还是他看你可怜才陪你演戏的?如果他是你雇的演员,你现在就让他给我滚出去。”

  

  “………………没,没有啊。”黄少天从小到大都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自家姐姐因为太过生气而喊他全名。因为喊完之后情绪不稳定的姐姐势必就要抄起手边的东西连摔带砸。“我和文州我们俩轰轰烈烈谈恋爱,正正经经搞对象,安安静静造小孩…………”黄少天扶额,暗暗吐槽自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胡说八道什么呢。

  

  喻文州就在这时候拍了拍黄少天肩膀,让他去病房外面回避。

  

  “文州你干什么呢你没看见我姐姐都站起来要打我了你还让我去外面等你们让你们俩慢慢谈那我就想问你了你是不是要背着我偷偷气死我姐姐然后再谋杀我最后以我男朋友的身份继承我的千万家产?”黄少天说这段话的时候气的忘了换气,他赶紧猛吸了一口气,然后道:“总之你别想趁我不在乱说话。我就在这屋里待着哪也不去。我倒要看看你要和我姐姐说什么。”

  

  “好吧。”喻文州见黄少天扶着大口大口喘气的姐姐坐到床边后主动退到门口处,这才走到床边对女人道:“如果您想知道少天和我最初的关系,我必须告诉您我们确实是在扮演情侣。但我也承认,在扮演的过程中我发现少天是个优秀又有趣的人,所以我对他表达了好感,并且一厢情愿的表示希望和他继续发展下去。如果这样您依旧认为我是被雇佣的,我和少天在欺骗您,我向您道歉。”说到这,喻文州顿了顿,用更加诚恳的语气道:“但我不会就此离开。因为您这位弟弟,我是没有打算要还给您的。”

  

  站在门口思考等下糊弄完姐姐怎么告白的黄少天张大了嘴。这……这是告白吧?怎么比自己还提前一步?这么突然吗?

  

  喻文州在这当口转过头对黄少天道:“少天,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黄少天愣愣的摇摇头:“没……没有吧……”

  




  黄少天表示其实他还是有想说的:



评论(24)
热度(692)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