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14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黄少天的姐姐听得晕晕乎乎,等在心里差不多消化完全了喻文州刚才所说的,这才犹犹豫豫开口问道:“……就是说,之前阿天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事,都是他编的?你确实是他找的过来糊弄我的?”

  

  “什么叫糊弄啊,我这不也是想让你安心养病,好好配合治疗吗?”黄少天插嘴:“你让我一个礼拜内找到男朋友真的不现实啊,我们一个公司的未婚人士我都问过了,那他们都有对象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去公司外面找人了。”

  

  “你还敢顶嘴找借口?”黄少天的姐姐气的够呛,用手指着黄少天:“你你你你你,你说小喻每天晚上都和你睡一起,还缠缠绵绵,还和我描述细节,细节也是你编的?你怎么不去写色情小说?我看这一领域你能大有作为。”

  

  黄少天:“………………”

  

  “骗我说买了什么孕夫装——”

  

  喻文州忍笑:“这倒是真的。”

  

  “啊?”

  

  黄少天赶紧走上前使劲戳喻文州腰眼:“…………不是,文州都这时候了你就别调侃我了,你看我姐都要被我气痊愈了。”

  

  “你少油嘴滑舌,”黄少天的姐姐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又道:“还好人家小喻真的喜欢你,不然你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啊,要不是你催的急我能急搞对象吗。”黄少天恨不得给姐姐翻十个白眼:“再说了我这么优秀,文州喜欢我是很理所当然的。而且你刚才也听见他的内心独白了,对吧。”

  

  “所以,我决定就把你交给他了。”黄少天姐姐擦了擦眼泪,拉过喻文州的手:“小喻啊,我们阿天就托付给你了,你要答应我就算我今天从手术室里出来也……呜……也娶他。”

  

  “您放心吧。”喻文州认真道:“我会对少天负责的。”

  

  自己折腾半天想要得到的主动权就这么被姐姐交出去了,要只是交出去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喻文州发誓当攻。

  

  “姐,别哭了,”黄少天从纸巾抽抽出来几张纸巾给姐姐递过去:“待会还得做手术呢,你注意点身体啊。”

  

  黄少天姐姐抢过黄少天递给自己的手纸,擤了一把鼻涕,瞥了黄少天一眼让他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而后继续拉着喻文州问长问短。

  

  被轰到角落反省错误的黄少天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不保。

  

  两小时后,自家姐姐终于进了手术室。摆脱姐姐白眼嘲讽的黄少天虽然松了一口气,心里更多的却还是忐忑。

  

  “我刚给瀚文发了消息,让他过来陪你聊聊天。”一直陪着黄少天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喻文州收起手机道,“他很担心你姐姐,这两天一直给我发消息问她的情况。”

  

  黄少天摇摇头:“不用了,瀚文过来唯一的用处就是让我发泄火气。你要是真的觉得我有这么个姐姐挺不容易的,那你可以考虑一下以身相许。就是对外告诉大家是我娶了你什么的。”

  

  “对内呢?”喻文州挑眉。

  

  “…………对、对内,咱们也有的商量嘛。你偶尔想当一次上位我也同意的,我虽然是个霸道总裁,但各种意义上我都是有事好商量的好性格。”

  

  喻文州挑了挑眉毛,没回话。

  

  黄少天拿出手机,避开喻文州的视线发消息。

  


  黄少天:

  瀚文呐你还真要过来啊?还是就是随口敷衍一下你表哥啊?

  

  卢瀚文:

  真过去啊,我们都很担心你的。

  

  黄少天:

  那你过来的时候顺便问问你表哥能不能…………偶尔礼让我一下,让我当当攻啊?

  

  卢瀚文:

  你们……做了?

  

  黄少天: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讲啊卢瀚文。我就是怕以后文州一次都不让我,你知道吗这很恐怖,会直接导致我以后出去说我是攻底气十分不足。所以呢现在情况是我文州特别特别满意,就这一点,你看看不能想办法解决一下。

  

  卢瀚文:

  不是啊黄少,我是这么想的。第一,我表哥不是看起来那么好说话的人,他做了决定的事肯定是不会改的。第二,你……你连床单都没和他滚呢就先怂了希望能互攻,我觉得……你……就是,我说实话啊,我觉得你可能不太适合当攻。

  

  黄少天:  

  ………………卢瀚文我觉得你这个月也不是很适合领工资。限你十分钟过来想办法劝文州当受。

  

  卢瀚文:

  ……

  


  黄少天没再回卢瀚文,收起手机仰天长叹。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肩膀,想要宽慰他。黄少天摇摇头又撇撇嘴,表示不是这件事。喻文州心领神会,问黄少天是不是和卢瀚文有什么分歧了。

  

  姐姐还在手术室生死未卜的黄少天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直言道:“…………文州如今我就实话实说吧。你看我心情都这么差了,你哪怕安慰安慰我,答应了和我互攻也好啊,干嘛一提上下位的事就朝我信心满满的笑?你是觉得我配不上当攻吗?还有啊,刚才你嫌我沉的事我也没忘呢。我和你说,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直的不行的直男,只喜欢女o的那种。我先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啊文州,你现在最好摸着自己的胸口好好问问你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要是不喜欢现在告诉我还来得及。别等我娶了你再说你看上的不是我而是我的钱,我可不保证能留你全尸。”

  

  喻文州无奈笑:“少天,你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

  

  “不是啊,我就是…………就很烦你知道吗,根本待不住。”黄少天抬头看着一闪一闪的“手术中”三个字,觉得越发烦躁。正要站起来去医院门口透口气,被喻文州拉住胳膊按回了座位上,再次吻了他的额头。

  

  “你知道吻头的意思吗?”喻文州帮黄少天理了理头发,“是我原谅你。”

  

  “…………”

  

  “你说什么都可以,但是仅限今天一天。”喻文州说完,把黄少天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处。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有力的心跳声,像只被安抚的小动物,安安静静的和喻文州靠在一起,慢慢冷静下来。

  

  “咳咳,”五分钟前就站在两人面前的卢瀚文清了清嗓子,“那什么,表哥啊,要是找我就是过来当电灯泡的,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吧。”

  

  专心和喻文州腻歪的黄少天头也不抬道:“瀚文呐,你既然这么自觉,我也就不留你了。你回去吧。”


      

      黄少天:



评论(19)
热度(671)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