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当大明星的营养师真的很难,尤其她还有个日常误会我的表哥 02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其实本来打算回北京再码字的,但是因为背着本和上海的小伙伴们溜达了一天,感觉到笔记本沉的不行不行的,就想着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在上海更新一次,让笔记本有存在的意义!于是就有了这一更。要爱我哟❤

       

        ===


  “徐景熙我现在又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可是吧,我的手速你是知道的,虽然你提醒的很快,但你说出来之前我就已经发给喻文州一条消息了,我现在要怎么办啊?”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最上方显示的喻文州名字一阵阵心虚:“你看你看,正在输入中,喻文州很明显是要回复我什么了。不过话说回来他这个正在输入中已经显示了快二十秒了,他是要长篇大论的教育我吗?我还没说重点呢啊!”

  

  徐景熙探头一看,关于手速这一点黄少天确实没自夸。自己刚才明明是顺着黄少天的话接下去的,但黄少天竟然只用了十秒时间就打了一虚情假意的问好以及明显到不能更明显的套近乎的话发给喻文州。

  

  黄少天:

  喻助理啊,我刚才忘了和你问好了,现在补一个早上好啊!你今天这条领带选的挺好看的啊!对了今天天气不错有没有出去吃个午饭的想法啊?虽然咱们公司食堂的饭菜一直很棒,但是我今天突然很想出去吃,你要不要一起去?对了你放心啊,就我们俩,我没约别人!

  


  “徐景熙我是这么想的,我单独把喻文州约出去,约得稍微远一点,保证没有同事在附近,然后和他说一下他表妹……就是重点部位缩水的那个事。这样对大家都好,对不对?”

  

  徐景熙扶额:“黄少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奇怪?还是说你们营养师培训的时候就照这个你这个画风培训的?”

  

  “…………哪奇怪了?徐景熙你什么意思啊?你这么弯弯绕和我说话我可要翻脸了。”

  

  “你就没有发现你这段话说的也很暧昧?”徐景熙叹气:“不是,黄少我就纳闷了,是说你们培训的时候要求必须和客户以及客户的表哥说这种撩人的话,做类似约会的活动吗?”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思考徐景熙的话,低头看着自己震动的手机一脸茫然:“怎么办,他回我了,我以为他会稍微拒绝一下,可谁知道他竟然答应了,而且还主动选了地方,你拿出你严密的逻辑思维帮我分析一下他是不是…………”

  

  喻文州:

  要两点前回,我下午还有两个会要参加。

  


  看完这条回复的徐景熙也有点懵。他想难道黄少觉得喻助理喜欢他?不行不行这个念头太可怕了,而且不出意外黄少八成是自作多情了,一定要赶紧制止住黄少这个可怕的想法。徐景熙叹了口气,想着喻文州应该不会喜欢黄少天。可又觉得这种话不好明说,只得婉转道:“黄少你的意思是……喻助理答应的太痛快了……觉得有问题?”

  

  “对啊,有问题啊,”黄少天低着头,一边飞速打字一边道:“徐景熙你看看你看看,这个饭店白切鸡最好吃,而且这是个大酒楼,大酒楼啊徐景熙!有多贵你知道吗?喻文州就是想让我请他一顿大餐!他简直太卑鄙了!”

  

  “你能这么想挺好的。”徐景熙刚在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又担心黄少天会不会还打算和喻文州讨论人家表妹的胸部问题,于是硬着头皮问道:“对了黄少,你还打算……和喻助理说他表妹饮食健身相关的那个话题吗?老实讲我是建议你不说的。”

  

  黄少天因为徐景熙这句话很快陷入了沉思,而后和徐景熙讨论起来:“徐景熙啊,我是这么想的,就是你能不能给我出个主意,让我看似并没有提醒喻文州,可喻文州会主动去看他表妹的胸,这样就是他看出来最近媛媛小姐姐的饮食健身方面有问题,而不是我告诉他的了。你要理解敬业的我啊。”

  

  徐景熙对提出蛮横无理要求的黄少天十分无语:“……黄少你说什么喻助理都不会看他表妹的胸部的。或者说只要男的不是变态,他就不会看自己妹妹的胸,你死心吧。”

  

  “那、那万一他要是变态呢?我们总要尝试一下各种方法啊!”黄少天不甘心道:“而且徐景熙你知道吗,我刚才又把小姐姐的大腿位置放大了,发现她的腿完全没有细。你要明白,这个公司最初找到我和健身教练的时候,是希望我们给出一套配套的健身和饮食方法,希望可以让她的小腿瘦两圈。总之要求是只瘦小腿,胸不缩水,懂?”

  

  您的话通俗易懂还朗朗上口,我能说不懂吗?徐景熙看着要被推开的休息室的门,打算制止黄少天继续讨论这个并不是很适合在公共场所讨论的话题:“懂了懂了,黄少你先歇会,喝口水。”

  

  “如果她只是想瘦小腿的话,为什么要放大看她的大腿呢?”推门进来的人问道。

  

  “你傻啊,她如果光瘦小腿,大腿粗的跟象腿似的,不是瘦下来也很难看吗?还有啊,你不懂身材比例学,这是一门很高深的学科,最著名的就是黄金分割线理论。算了算了跟你说这些就是对牛弹——”黄少天正要拿出自己的专业知识,好好和这个刚进休息室的路人显摆一番,看到挤眉弄眼的徐景熙,赶忙回头看了一眼。就这一样,仿佛把黄少天打回原型,他只用了一秒就立刻变怂:“喻、喻助理啊,别误会啊,我说的不是您表妹,是别人,别的妹子,一个别的客户,知道吗?”

  

  喻文州笑了笑,看着手足无措的黄少天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少天应该是只和我表妹签了一份合同,里面内容除了保密协议,还有就是合作期间有且只有她一位客户。如果你违反协议,退还合作期间的所有酬劳。”

  

  “……喻……我是说文州啊,咱们有话好好说,别一聊天就提钱的事啊,你这样我还怎么和你好好相处啊,我会羞愤辞职的。但是呢我说实话啊,就是加入公司这几个月以来,我纵观全公司,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看你长得帅,身材也不错,脾气好,工作能力也很强,我就觉得和你有缘,还挺喜欢你的。徐景熙都看出来了!对吧徐景熙…………”

  

  “……”徐景熙决定无视黄少天,在一旁装聋装瞎。

  

  “我说的对不对啊徐景熙!你倒是给个回应呢啊!徐景熙你是不是傻了!”

  

  你对喻助理表现的那么嫌弃,我给你做伪证才是真傻了。想到这徐景熙干脆扔下一句“领导找我有事”,站起来快步离开了休息室。




      眼睁睁看着徐景熙逃走的黄少天:


评论(21)
热度(570)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