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非典型复婚 番外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今天漫展玩的很开心~虽然我身体不太舒服提前走了,但是大家超级热情,买了好多东西,让我少背回家好多,爱你们><

      这篇是之前说好的给乔乔写的小番外~可能有小bug,大家无视掉直接哈哈哈就好了(不是)梗来自微博~

      乔乔的正文:  


     ====


  01.

  

  卢瀚文最近状态有些不太好。

  

  他的直属上司喻文州前段时间看他的眼神很是慈祥,在他不断地作死追问下,问出了原因:

  

  喻文州的相亲对象提出第一次见面的背景设定为“两人离婚五年后,儿子进入青春期”,而他,很不巧的在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打给喻文州一个电话,光荣的成为喻文州和他相亲对象谈话中那个正值青春期的儿子。

  

  “组长我懂了,真的懂了你不用再解释了。即使我知道会议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也没有开摄像头,我依旧觉得羞耻,羞耻的想死。”了解了前因后果的卢瀚文拼命摆手阻止喻文州继续说下去:“其实我现在就想见见那个和您提出这个要求的相亲对象,因为我想知道自己究竟死在了哪个奇葩手里。”

  

  喻文州微笑:“我和少天明天下午两点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约了下午茶,你可以和我们偶遇一下。”

  

  “……我需要准备什么吗?比如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朝他叫个妈之类让他开心一下,顺便配合一下你们的剧本?”

  

  “这个称呼他可能不会太开心。”喻文州抿着嘴,眉眼却是弯弯的:“不过我比较满意。”

  

  第二天下午两点十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喻黄两人儿子的卢瀚文特意穿的西装革履,昂首挺胸的迈步走进公司楼下的咖啡厅。

  

  “儿子来了。”喻文州对正低头大口吃蛋糕的黄少天轻声道:“你很久没有见过儿子了,要不要和他好好打个招呼?”

  

  “嗯唔嗯,”黄少天一边咽下嘴里的蛋糕一边抬手和卢瀚文打招呼:“瀚文呐,找谁呢,爸爸在这呢!”

  

  “……”卢瀚文看着黄少天那张看起来就很健谈的脸,为自己前一天制定‘当众喊妈羞辱对方’的计划感到些许悔意。

  

  然而他没想到就在他思考怎么和围观路人们解释自己身份的时候,黄少天很快说出了第二句让他无语的话。

  

  “儿子咱们都五年没见了,你长这么大了啊!哎儿子你这是刚参加完成年礼吗?我都没给你准备成年礼物,不好意思啊儿子。”

  

  “不要再一口一个儿子占我便宜了啊!”卢瀚文赶忙坐到黄少天身边自我介绍:“我是喻组长的同事卢瀚文,您就是他的相亲对象黄少天吧?”

  

  喻文州似乎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拉着黄少天一起“回归现实”,于是转头对卢瀚文道:“瀚文,这是少天。”

  

  黄少天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喻文州:“来真的?本来我们有那么多有趣的话题,你要这么残忍的把我们带回尴尬又无话可说的状态里?我可期待今天期待了一个礼拜,我连我们聊天的具体内容是什么都写了一张草稿纸准备待会和你聊,现在就这样结束?”

  

  看着即将朝喻文州发脾气的黄少天,卢瀚文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羞愧感,再转头看了保持微笑的喻文州,心中的愧疚感立刻变为实际行动,挡在喻文州面前道:“别因为这件事吵架,我没问题的,绝对可以配合你们,只要不让我在公众场合叫你们爸妈就ok。”

  

  黄少天下一秒喜笑颜开:“文州你说的很准啊,瀚文是个好孩子,很快就会融入我们这个家庭的。”

  

  “……”谁特么要融入你们俩人的家庭啊!我有自己的爸妈好吗!!!卢瀚文在心中疯狂咆哮。

  

  “辛苦了。”喻文州拍拍卢瀚文的肩膀以资鼓励,“对了,你下午的工作分一部分给景熙吧。”

  

  “好的爸!谢谢爸!”



  

  02.

  

  卢瀚文最近吃斋念佛,活的仿佛是个和尚。

  

  究其原因,大概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公司楼顶的假草坪里遇到自己的假爹假妈。尤其当他带着中午吃剩下的盒饭,准备坐在天台吹风看星空吃完再回家的时候,听到了接吻的声音。按声音来看那两位情侣应该是在草坪上滚动式亲吻。卢瀚文这么分析不仅因为听到了草坪和衣服摩擦的声音,还有亲嘴的啾啾声越来越大。

  

  我是走还是不走?无心思考是谁大晚上来屋顶的卢瀚文捧着盒饭瑟瑟发抖。

  

  “我们这样不太好吧?”捕捉到接吻间隙的黄少天喘息着道:“都不说这是在外面,最主要的是咱们俩还没复婚呢,是不是有点太亲密了?”

  

  “我们明天就可以去办手续复婚。”


       “…………”


        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轻声道:“现在……要不要继续?”

  

   “旁听席”上的卢瀚文风中凌乱。等等,既然离婚复婚都这么随意,你们当初设定背景的时候为什么非得要个儿子还非让我参与演出啊?而且你们也一点都没有关心儿子的样子!儿子的存在完全是多余的好吗!想到这黑暗中的卢瀚文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个嘛……”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要不还是算了,咱们各自回家吧?你想啊这么晚了咱们儿子肯定在你家里饿肚子呢,结果你却出来逍遥快活。唉,儿子跟了你真倒霉。”

  

  “也好”,喻文州应着,似乎要坐起来:“等一下,太黑了,我用手机照亮了路你再站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打开手机啊!卢瀚文闭上眼睛祈祷。不要让他们发现我就在他们旁边,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啊,信男卢瀚文愿意一个月吃素换不被他们发现,菩萨佛祖耶稣上帝啊啊啊啊——

  

  原本要起身的黄少天动作一顿,转而趴到了喻文州怀里和他咬耳朵。原本只有两个人听见的话却因为卢瀚文就在距离两人不到两米的地方而有了第三位听者。

  

  “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这种体贴程度在床上也能做到嘛?”

  

  他们要做什么???卢瀚文的精神接近崩溃。

  

  “少天可以先在这里试试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菩萨佛祖耶稣上帝我错了,求求你们让他们发现我,发现我啊啊啊啊啊啊他们开始脱衣服了!!!啊啊啊啊救命啊!!!

  



  03.

  

  卢瀚文最近挺不容易的。

  

  在公司忙碌了一天也就算了,晚上还要去黄少天家吃晚饭装儿子。好在黄少天没有喊他下厨帮忙,他偷得清闲,躺在沙发上打瞌睡。刚进入梦乡就被怒吼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坐没有坐样,站没有站样,吃个饭都要玩手机打瞌睡?”

  

  “你不要再喊我儿子了!”受尽了委屈和辛苦的卢瀚文眼皮都没有睁开,顺着声音来源处喊道:“就知道叫我儿子儿子儿子,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忍着你,今天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算你会不高兴我也要说出来了!大家都是男的,年纪也差不多,凭什么是我当你儿子?我也早就想当爸爸了你怎么不能配合我让我当一次???”

  

  “兔崽子你有本事站起来看着老子再说一遍。”

  

  熟悉的声音让卢瀚文瞬间从那个无比真实的,自己正在黄少天家里做客的梦中惊醒过来。他看了看左右,很好,自己家。母上一脸惊悚的看着自己,而他父上,手里紧握着晾衣杆。

  

  卢瀚文就势从沙发上往地上一跪,眼泪都快流了出来:“爸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后记:  

  后来卢瀚文说,他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这么真诚、发自内心的和他爸妈说“对不起”。




      喻黄和小卢的配图:


评论(24)
热度(59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