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当大明星的营养师真的很难,尤其她还有个日常误会我的表哥 10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唉……三次元遇到点烦心事……只有纸片人能让我开心(。)下章完结。


      ===


  黄少天:

  谁谁谁谁,徐景熙你说谁呢?谁抖m了???等等我仔细想了想你刚才的描述有问题。我给你分析一下。首先,文州是不是真的主观想要嘲笑我我还不知道呢,毕竟他的中文水平也就这样,开黄腔这个事同理。其次,他揉我肚子是因为我胃疼,为了我好!对了徐景熙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要保护文州,不许你说他坏话了。你以前可没少说,我都给你记着呢。

  

  徐景熙:

  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睛。

  


  咱们这是发消息聊天我眨眼睛你看得见啊!…………不对等等,手机那头说话又损又短,肯定不是徐景熙!八成是郑轩那个混蛋。唉不对啊,早上五点郑轩怎么搞到徐景熙手机的?难不成郑轩和徐景熙搞到一起了???好你个郑轩,居然比我下手还快???我还没来得及这样那样喻文州,他都在徐景熙家里过夜了???我就这么输给他了???

  

  黄少天握紧手机正要回复徐景熙问他和谁在一起,胃部突然一阵绞痛。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黄少“哎呦”一声,焦躁的把手机塞回床底下,闭着眼睛吭哧。

  

  喻文州手上加了点力气,给黄少天揉肚子的范围也加大了些。过了一会见黄少天还蜷缩着不动,转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表,皱着眉头道:“快六点了,再过一会还疼我就去楼下给你买点胃药,六点差不多也应该开门了。”

  

  “那、那多不好意思啊…………”黄少天挣扎着翻了个身,八爪鱼似的抱住比自己体温微低的喻文州,总算比刚才舒服了点。他一抬头就对上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眼睛,有点不好意思道:“你别这样看我啊,我就是,就是这样抱着你啊,你可以放心我就抱着你,绝对什么都不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喻文州点点头:“嗯,我在网上看过类似的话。”

  

  “啊?什么话啊你说出来我听听?哎我好像知道了,不会是那句吧……等等,别,别说!千万别说!你本来在我心中的形象很好的,说了可就全线崩盘了!”感觉到喻文州要说什么可怕的话的黄少天伸手捂喻文州的嘴,可他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喻文州前三个字已经说出了口。

  

  “…………我真的早就信你中文不太好了,你为什么还要说渣男的经典名言来证明自己顺便伤害我。”黄少天说完感觉胃更难受了,索性一只手捂着胃,一只手捂着喻文州的嘴,生无可恋的看着喻文州。

  

  “我不是那样的。”喻文州等黄少天松了手才开口,伸手摸了摸黄少天软趴趴的头发,眉眼弯了不少:“我会告诉你我喜欢你,希望可以对你负责。”

  

  几分钟前还咬牙认定自己必须是攻的黄少天瞬间动摇。他认真思索了一会,叹口气坐起来,趴到床上,又把脸埋在枕头里,闷声道:“这次我胃疼就不要求当攻了,等我恢复了你得让我在上面。”他说的时候感觉自己脸烫的厉害,如果有镜子还能看到自己红的要滴血的脸。但他觉得喻文州这个人确实很好。同志圈子这么乱,找到一个洁身自好又符合自己要求的伴侣已经很不容易,该主动的时候就要主动点。更何况一次床事不能把他们的攻受定性下来。

  

  喻文州虽然被黄少天自我献祭般的行为逗笑,可还是凑过去认真的吻了吻黄少天泛红的耳尖,忍着笑意柔声道:“少天,我很好奇在你眼里我是哪类人。”

  

  是那种虽然中文水平有限但是撩起人来毫无边界,而且说话做事竟然刚好可以刷到我好感的人。

  

  “你不用管我心里你是哪类人啊,”黄少天虽然心里那么想,却也不会把话说出来,犹豫一下道:“我可和你说,我是攻,纯正的攻。不管我们在一起多久,这回可都是你少有的一次和我上床做攻的机会,你确定你要让它就这么从你眼前溜走?”

  

  “所以少天认为我是那种会做趁人之危的事的人?”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啊,”黄少天心里一阵感动,转念一想觉得喻文州似乎话里有话,小心眼立刻发作,扭脸嘲讽喻文州道:“等等,文州你几个意思啊?合着你是想表达你能在床上血虐满血的我是不是?你对自己很自信啊?那我就要问问你了,你是学过跆拳道练过空手道,还是上了哪座山和哪个世外高人学过功夫啊?”

  

  喻文州似乎没听出来黄少天话里的意思,认真回答道:“我小时候学过击剑。”

  

  “…………厉害啊喻文州,从小就学捅人的技术,看来你是要和我争上位争到底了。”黄少天扭脸吐槽完,努力做最后一次主动尝试:“那什么我先和你说清楚啊,我可不是欲求不满啊,我就是觉得…………就是,既然天时地利人和,那我总要努力和相亲对象亲近一下对吧。那你如果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你对我感觉也不错,你也应该意思意思对我主动一点,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吧?”

  

  喻文州点点头,身后从黄少天身后环住他,“这样可以吗?还是需要更亲近一点证明我的感受?”

  

  “…………不用了这样就很好了。”黄少天一时无语,过了一会才又开口道:“文州你看咱们现在气氛不错,趁着这个好气氛,我决定把心里比较在意的问题说出来问问你。就是……你那什么,是不是之前以为我喜欢你表妹,怕你表妹因为谈恋爱有什么负面新闻,所以才故意总不让我们俩待在一起的?”

  

  “不是。”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回答道:“少天,其实我一直知道你和我一样。”

  

  黄少天虽然从来没有形婚这种缺德的想法,但他也确实知道自己算是个“异类”,要藏好和大部分人不一致的性取向,说话办事尽量小心,避免不必要的暴露导致被针对。他想喻文州这个人肯定小时候就早熟,是那种小小年纪就学会看人眼色说话办事的人。这种人自然比他更会认真观察身边的人,了解对方的性格爱好,或是别的什么。而现在,喻文州从公司上百众人中发现了自己是和他同样的“异类”。

  

  “你的意思是……”黄少天大脑飞速运转:“你一直知道我的性取向,而且对我有……一定的好感,为了让我不感觉太突然或者对你有什么误会,于是让媛媛来当红娘挑破这件事,是吗?”

  

  喻文州没有回答。

  

  “……搞什么,关键时刻居然睡着了???”黄少天吐槽鞋,艰难的在喻文州手臂里转过身,打算叫醒已经睡着的喻文州问个清楚。想了想最终还是抬头用嘴唇蹭了蹭喻文州的唇。而后缩了缩脖子,抵在喻文州怀里在心里决定一觉睡醒就告诉喻文州,他原谅自己“未婚妻”伙同表妹所进行的欺骗行为。




       黄少天:

       

评论(13)
热度(434)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