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无意中得罪了领导,一年后用美男计还来得及吗?06 (喻黄 ABO)

       直球来了!两章内完结!然后补个第一次车!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Up Day》(上天)现货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现货链接:点我


       =====


  十分钟后,上身套了件皱皱巴巴衬衫的黄少天顶着鸡窝似的脑袋坐在床上气哼哼的看着喻文州:“我今天心情不好,还有点牙疼,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第一、这是我家,你是私闯民宅。而我到现在还没有报警是对你最后的仁慈。第二、你不用说这是你的房产,从法律上讲,我租房期间房子的使用权是我的。第三、嘶——”黄少天扶着腮帮子,“因为心情不好不想动脑子所以暂时只有一二,第三条等我想到了再补充。”

  

  喻文州上下打量黄少天,直到黄少天小心翼翼的把床单往上拉了拉,这才笑着开了口:“黄律师辞职的时候没有递交辞呈。”

  

  “…………我还没写,明天写好了就让徐景熙给你。”

  

  “按照劳动法,少天应该提前一个月以书面形式告诉我和我公司解除劳动合同。”

  

  黄少天眼睛一亮,“哟,你不是法盲啊?那就好办了。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但也是时候给你上课了,不然你会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个草包。”

  

  喻文州低头摆弄着手机,摇头道:“既然大家都懂法,少天明天准时来公司做交接吧。”

  

  黄少天不屑的笑了笑,打了个响指,“我是和你续签合约了,不过那是下个月一号开始生效。而我们的上份合同期效已过。也就是说,我,黄少天,没有和你签订任何劳动合同。交接我可以做也可以不做。因为从法律层面上讲,可以随时立即辞职。”说到这,他对上喻文州有些诧异的眼神,觉得太阳穴不突突的跳了,牙也不疼了。得意道:“友情建议你下次和别的员工签合同一定要看清楚上面的每一个字。你给我的那份时间没有这几天的断片,是我重新打的时候改了。而你当时在和我计较陈芝麻烂谷子的那点事,还以为自己占尽上风了吧?当时你说的原话还你,门在你右手边,其他的自己看着办吧。”

  

  喻文州不知道是被黄少天气笑了还是真的觉得黄少天有趣。他站起来想了想,开口问黄少天:“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在你以这种方式向我展示了自己优秀的专业水平后。”

  

  黄少天习惯性往后靠,翘起二郎腿反问:“但是你又不能把我怎么样,只能觉得我这个人无情又冷漠。老实说,我给你们公司工作快四年了,这么想我以及恨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太多了,我从来不屑去管他们。只是现在,当我想要辞职的时候,我会思考到如果我放出风去要换老板效力,最想聘我的还是那些人。而且他们会跪求我去,你信不信?”

  

  “少天。”

  

  “打住,”黄少天做了个暂停手势:“如果你进门就打人情牌,我也许还会心软。但是现在来不及了。”

  

  喻文州忍笑,“我是说,你不如先把衣服穿好。”

  

  “靠,”黄少天低头一看,刚才他的发言太过慷慨激昂,以致于床单被他蹭到小腿处他也没注意到。“总之这里不欢迎你,你哪来的哪去吧。”

  

  “好。”喻文州答应的痛快,“但是你的职位特殊,正常的交接总要有吧。毕竟你手上的那些案件都要有人接手继续做。”

  

  “这个嘛……”黄少天转过头简单思考。喻文州说的在理,就算他不干了,也不该给接手自己工作的徐景熙添麻烦。他点点头,“可以。”

  

  “明天来公司做交接?”喻文州询问。

  

  黄少天耸耸肩膀,“好吧,我手边确实还有几个case,而且还有时效期。我交接工作做到下周。”

  

  “好。”喻文州笑道:“少天不会食言吧?”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黄少天瞥了喻文州一眼,“没事了吧?那就请走吧?”

  

  “少天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给那个记者钱吗?”喻文州走出卧室,想起来什么又回头问黄少天:“我以为你会很好奇,但是你却连问都不问。”

  

  黄少天毫不克制自己对喻文州的嫌弃,伸了个懒腰道:“不问,不好奇,不在乎。因为和我没关系。这件事纯粹是你脑子有问题,明知道这种官司在我手上是必赢的,你却还是当了散财童子。我以这件事为契机知道你不是好领导,所以辞职。”

  

  “你有没有想过打官司对明星的影响?”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回答很不满意,他走回黄少天面前,甚至坐在床边,认真的看着黄少天的脸问道:“官司可以打,前提是那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打了官司,公司旗下的明星名誉受损,从而离开喻氏娱乐,我们一样受损。这时候就要考虑明星离开造成的影响大还是公开照片损失更大些。”

  

  黄少天虽然当时没考虑过这一层,可听了喻文州前半段话已经明白过来喻文州要说什么,他撇撇嘴,反驳道:“那张照片根本没有拍到小孩的正脸,我完全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把小孩描述成这个男明星偶遇的小孩,或者是哪家亲戚。”

  

  “但还会留下蛛丝马迹。”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乱蓬蓬的头发:“他给我们公司带来的不仅仅是三百万,是翻最少十倍的收益。所以我给了那个记者钱,同时告诉那个明星,结婚生子还隐瞒粉丝这件事做的不对,但我依旧尽力帮他维护声誉——照片我买回来了,他自己处理。”

  

  “呃,等等,我还是不懂。”黄少天噎住了。他愣了很久才犹犹豫豫道:“你这么做了,完全就是考验人性了。那、那个记者要是人品有问题,没有守约,你三百万就是打水漂,我没说错吧?”

  

  “没错,但那也是必须的。因为我要展示我的诚意。”喻文州接话,“但是如果那位记者先生以为握住了我旗下艺人的把柄,再伸手问我要钱,我就只能以法律手段保护公司了。”

  

  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这是你的想法?全部想法?”

  

  “嗯。有问题吗?”

  

  “没……就是觉得你想的有点深,不对,特别深,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把一件事研究的这么透彻,因果关系前前后后都分析到了,然后按照自己思考的步骤一步步去实施。”黄少天见喻文州又要伸手摸他头发,往后缩了缩,“等等,虽然咱俩一年前滚过床单,但是也不代表我还愿意和你亲近。”

  

  “一年前我很欣赏你,因为你是个优秀的律师,各个方面也都很不错。是个很好的恋爱对象——以结婚为前提。”说到这,喻文州勾了勾嘴角,补充道:“我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



评论(33)
热度(1079)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