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姐姐我可能还单身呢(喻黄 ABO)05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


      卢瀚文:

  黄少,我给表哥打电话夸你行不行啊?你让我五分钟夸你十条优点我……我没说找不着啊,我是说我打字不如你快嘛,你要体谅我这种手慢的人对不对?

  

  黄少天:

  瀚文呐,首先,喻老师是个优秀尽责的好老师,他在上课,你给他打电话他是不会接的。其次,你的手机是公司统一派放的,自带录音功能。你给喻老师打电话夸我的时候记得录音然后发给我,知道吗?我还要告诉你,我毕业了就创业,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努力了这么年,你觉得我什么人没见过?所以别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浑水摸鱼。毕竟,我,火眼金睛,万里挑一,优秀无比,热爱追妻。

  

  卢瀚文:

  ……我知道了,黄少你不用非要押着韵夸自己了。我尽力就是。

  


  黄少天给卢瀚文发完消息后满意的收起手机开始观察喻文州的办公室。而后暗自感慨喻老师不愧是自己要娶的人,连办公室都这么干净整洁,以后要是结了婚他们的家肯定也一尘不染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喻老师不出意外是个omega,我要假装是霸道总裁alpha攻陷他。等他对我有感情了舍不得和我分开了再老老实实告诉他我是个omega,我很喜欢他。”黄少天低头嘀咕:“万一他还是想要和alpha在一起呢,我就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先陪我骗过我姐姐然后再…………再继续问他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了。”

  

  这头黄少天正脑洞大开思考怎么和喻文州长久的在一起。那头卢瀚文已经用夺命连环call求着喻文州找人代课回办公室和黄少天深入沟通了。

  

  于是有了喻文州一推门,就看见黄少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着头若有所思的一幕。

  

  “文州你回来啦,”黄少天赶紧站起来和喻文州打招呼:“那什么,我想了想,觉得介绍自己这件事呢,需要正式一点。再加上我也有点事想要拜托你,所以我想的是咱们出去找个咖啡厅之类的地方细细的聊一聊。”

  

  “不用了。”喻文州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手包,“少天,刚才我听瀚文说了你姐姐需要做手术的事。其实你应该直接和我说这件事,毕竟你姐姐健康更重要。走吧,我现在陪你去医院。”

  

  “啊,我姐姐其实……就是,她确实说了让我找对象才肯做手术什么的,但是那不代表我对你是利用的态度啊!我那个,我本来也觉得你特别好!就是,你是我一直都很想娶的那种类型。当然了我姐姐对我也很重要,我也不是说不管她了,你懂吗?”

  

  “我知道了,等会再谈心,我先陪你去医院看看你姐姐,等她同意了做手术再互相认识了解。”喻文州说完就要拉着黄少天去医院。

  

  黄少天一愣,看着喻文州忍不住道:“文州你真是好人,你现在让我觉得不管怎么找我都要和你结婚了。不过你也放心,我姐姐这个人哪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内心有点童话,照着韩剧学想套路我,太单纯了。我怎么可能完全听她的,我肯定一边找对象一边安排手术的事啊。其实我早就和主治大夫签字了,不管我找不找得着对象,我姐下周就做手术。她根本就没法反抗这个现实。啊对了文州,我冒昧的问一下你喜不喜欢我这种心思活络又有钱的人?还是说你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只是担心我姐所以和我演戏?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但是那个人不是我的话我就只好买凶杀人啊不是,我是说用金钱让他消失——”

  

  喻文州被黄少天的长篇大论逗笑。他拍拍黄少天的后背,和黄少天一起出了办公室。黄少天也总算是如他姐姐所愿,带着自己的另一半到了病房。

  

  病床上的姐姐见到喻文州自然是开心,拉着喻文州的手看了半天又问了半天,一直上扬的嘴角表示着对喻文州很是满意。过了她才想起来什么,探头看着黄少天小心翼翼的问:“阿天,你和喻老师在一起多久了?姐姐怎么觉得你们相处的模样像是认识不久的啊?”

  

  “没有没有,”黄少天赶忙坐到喻文州旁边,对自家姐姐道:“我和文州认识很久了,真的很久,就是我们高中同班同学,然后一直没什么联系。这不是前段时间我公司想要搞个项目,那个项目是有关化工方面的,我就偶尔会问文州一些理论知识什么的,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阿天啊,你的公司不是服务业的吗?你有什么理论知识要问喻老师的?”

  

  “就那个!”黄少天庆幸自己刚亲手做完那个试验,印象深刻:“什么硝酸银剥离氯离子!弄手上会有黑点而且擦不掉!对!就这个,还有别的什么的,就日常的小知识,对,就是那些我会问文州。”

  

  这话似乎说服了黄少天的姐姐。她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办婚礼?”喻文州茫然。如果他没记错,卢瀚文和他说的是假装恋爱就可以。


       “姐你可算说到我心坎里了,”一直打算借坡下驴的黄少天早就惦记着当着姐姐的面和喻文州订了结婚的事。他正要说,察觉到问题的喻文州先开口了。


      “我和少天都还年轻。”

  

  “但是也到了法定结婚的年纪。”黄少天拦住喻文州,拉起姐姐的手诚恳道:“姐,你需要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们就能办。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我们俩明天就去把证领了算了。你觉得呢?”

  

  女人想了想,又看了看喻文州,叹口气道:“阿天,我不是催你,是担心我以后看再也不见你了。所以我就希望,能看着你建立自己的家庭。”

  

  “能啊!可以啊!你再努力点我就可以和文州修成正果了!”黄少天两眼发光,期待的看着自家姐姐。

  

  坐在旁边的喻文州感觉自己也分不清黄少天到底是被逼婚的那个还是迫不及待结婚的那个了。

  

  “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好上?”姐姐眼神犀利,很快从喻文州和黄少天完全不一样的态度上看出来问题。转头问黄少天:“你和姐姐说实话,喻老师是不是你跑去大学求过来帮你演戏糊弄姐姐的?”

  

  “没有啊,没有!”黄少天使劲摇头:“我和文州我们俩,清清白白…………不对不对,我说错了,我是想说我和文州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我们每天都相依相偎,你侬我侬,干柴烈火。姐你要是不信,我们俩现在就亲一个给你看看。”他说完就伸手勾住喻文州脖子,闭上眼睛一噘嘴就要和喻文州接吻。

  

  “这就不用了吧。”喻文州一秒拒绝后还是给了黄少天面子,解释道:“我不习惯在公共场合和恋人亲近。”

  

  转过身背对着姐姐的黄少天立刻双掌合十,对喻文州做“拜托”的口型。

  

  喻文州扶额,伸手抱了抱黄少天,又用唇蹭了蹭对方的脸颊,算是勉强完成了在姐姐面前秀恩爱这件事。




      黄少天:


评论(27)
热度(90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