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怎么才能追到一个能看穿自己想法的心理咨询师小哥哥?在线等,挺急的 07(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最后那几段不知道大家看懂没有,防止跳段看的妹子们不理解,这里先解释一下。

      天天对文州说“我不雷矮子攻了,你看咱俩……(是不是可以搞对象了)”

      文州说“你坚持初衷吧。”(个子矮的是受)

      之后天天被文州看透内心觉得如果和文州搞对象自己肯定吃亏于是毅然决然“我还是继续雷矮子攻吧。(我雷这个,所以我就不能和你搞对象了)”

      然后果不其然被镇压了。(如表情包所示)


       ====


  黄少天话音还没落,就见休息室的门打开。他赶紧又往喻文州身后躲了躲,考虑怎么解释。可谁知道孙哲平大步流星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后也只是奇怪的扫了黄少天一眼,看表情似乎有什么想说的,最终也没有开口,选择了默默离开。

  

  “逃过一劫啊……”黄少天抓着喻文州的胳膊,劫后余生后窃喜的心情溢于言表:“老实说,我还以为他会给我一个过肩摔,或者就跟电影里演的那样,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手枪顶着我脑门逼我和二乐分手。总之我是做好为了守护住和二乐这份纯洁友谊英勇牺牲的打算了,可万万没想到他就是看了我一眼。唉不说了不说了,回家睡觉去了。”

  

  “但是很有深意。”喻文州伸手挡住了要站起来的黄少天,“这就走了?不再等等?”

  

  “等什么啊?”黄少天不解,“孙哲平人都走了,验收成果是你这个大夫的事了。为什么不让我走?还需要我发表一下个人感言吗?那我就说说。这次的刺激疗法我个人感觉效果是很不错的。毕竟那两下颤抖的门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对不对。”

  

  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休息室门口,深吸一口气,忍着怒火道:“何止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还疼在手上了。你好好的造什么谣,谁和你搞对象了谁欲求不满了谁小姑娘啊??”

  

  黄少天眼睛都要瞪圆了,仿佛正在和他说话的人是从另一个次元穿越过来的。他使劲闭上眼睛摇摇头,又在脑子里把整件事理了理,得出一个让他伤心的结论:眼前的人是张佳乐,喻文州和张佳乐联手利用他把孙哲平钓上了岸。他有些无奈,可还是不得不装傻道:“…………二乐你、你今天不是上班吗?你怎么在这?”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肩膀让他冷静不要钱太多,而后才解释道:“张先生是最先进休息室的。我的工作室没有贵重物品,长期不锁门。我让他先进到休息室,然后给他和孙先生意外相遇的机会。”

  

  “那我完美的表演呢?”

  

  “其实是为了给他们找一个合适的聊天话题。”

  

  “…………所以就这样孙哲平都信了?还恶狠狠的锤了门?”

  

  “我都说了是我锤的。”张佳乐握紧拳头,“你该高兴当时大孙拦住了我,不然那两拳我都会砸你脑袋上,敲开你脑壳看看里面装了多少水。”

  

  黄少天沉默了一秒,之后马上梗着脖子反驳:“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怪得着我吗?你以为我想浪费宝贵的睡觉时间过来演戏啊?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喻文州让我说的!”

  

  喻文州马上道,“少天,是你要自己说的。”

  

  “你说什么呢明明是你让我刺激他的啊!”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可面对喻文州的跳反,黄少天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语无伦次起来:“不这么说我说什么啊?怎么刺激他啊?哎喻文州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明明是你力劝我假扮二乐男朋友帮忙的啊!现在就这样对我?用人的时候脸朝前不用人的时候就撇清关系,这么没有担当简直渣男啊你!”

  

  “少天,我确实没有让你说张先生欲求不满。”

  

  “但是这、这、这是我根据二乐和大孙的实际情况总结得出来的结果。只有这么说才能刺激到孙哲平。”

  

  “我的意思是你表达出来你和张先生在恋爱就可以。”

  

  “………………但是我发挥的超出你的期待不觉得应该鼓励一下吗?”

  

  喻文州立刻伸手摸摸黄少天软趴趴的头发以资鼓励。

  

  莫名被秀了一脸恩爱的张佳乐扶额,“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被黑社会壁咚的心跳的感觉了,他再晚一秒摘墨镜我肯定就已经报警了。”

  

  “然后呢?”黄少天蹭着喻文州胳膊,忍着狂笑的欲望让张佳乐坐下慢慢说。

  

  张佳乐坐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对面,深吸一口,无奈道:“我是真的没想到,我这个福利待遇这么好的公司是大孙打通关系让我去的。”

  

  “那怎么办?你不会想辞职吧?辞职也可以理解吧,但是你不是刚入职没几天吗?干满一个月拿了工资再走呗。唉对了你和大孙说开了吗?我都那么努力给你们制造说话的环境了,你不会就一直在屋里锤门没干别的吧?”

  

  “说开了。”张佳乐揉着太阳穴艰难道:“我们达成一致,放下过去有缘再见。”

  

  “那你工作的事……”

  

  张佳乐不耐烦打断黄少天的话,“分手了还占别人便宜是我的性格吗?别问了,我明天上班第一件事肯定就是辞职。”张佳乐说完,站起来潇潇洒洒的走了,留下黄少天一人面对喻文州。

  

  “啧啧啧。”黄少天忍不住表达惋惜之情顺便对喻文州旁敲侧击,“你看看你看看,多好的一对啊,就因为误会分开了。我很悲痛并且从中思考了很多最主要的是我看见张佳乐和你身高差不多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矮子攻也可以有,所以咱俩……你懂我的意思吗?”

  

  “少天,老实说我希望你能坚持自我,保持自己的雷点。”喻文州再次伸手摸黄少天的头发。

  

  黄少天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重点不是我雷什么攻吃什么属性,唉,你还是不明白我现在想的究竟是什么。”

  

  “你想的是,那可是月薪两万还不算年终奖的清闲工作。除此之外还有五险一金和饭补,每周双休,节假日从不加班。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张先生就算做不到装傻继续上班大可以把你介绍过去接他的班。结果他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一口咬定辞职,你还要继续做你月薪不过万的工作。”

  

  被喻文州一眼看穿内心所想的黄少天急流勇退道:“…………要不我还是继续雷矮子攻吧?文州啊,考虑到我的个人雷点问题,我觉得我们俩不适合——嘶喻大夫你摸我脑袋别往下按行不行……别别别别别按了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我听着呢都听着呢你说什么我都听着呢你说吧快说吧有什么要问的也赶紧吧。你这样一声不吭的使劲揉我脑袋我都有点害怕了。”

  

  喻文州松了手,看着黄少天笑呵呵道:“少天还喜欢我吗?”





     补个表情,被喻大夫摸脑袋的少天:  

评论(34)
热度(1065)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