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02(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我的表情包居然没插进去???


       =====


  “哎周……”黄少天没拦住周泽楷跑路,只能转过头尴尬的看着喻文州解释:“那个……喻老板,事情是这样的,我那个朋友是经常出卖肉体,但是我和他不一样,我是自尊自爱,有职业底线的……呃,男公关。”

  

  “您不要误会,我只是有几句话要和您单独说。”喻文州对黄少天笑了笑,带他上了酒吧二楼。

  

  二楼似乎是个小宾馆,里面有十几个标间的样子。黄少天心里清楚这可能不单单是方便楼下看对眼的人准备的,但他没有说破,而是带着钓鱼执法抓嫖娼的心情跟着喻文州进了标间。

  

  两人进屋后喻文州立刻落了锁,黄少天心里一紧,把手伸兜里准备掏出来手铐,同时严肃道:“喻老板我告诉你我是正经人家而且我是学过跆拳道柔道武术和拳击的,你如果要对我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让我出手,你可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你知道吗?”

  

  喻文州摇摇头,走到房间正中间的桌子前,打开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短暂的开机时间后,屏幕上显示出满满的各种案件相关信息,同时招呼黄少天过来:“死者虽然不算是我的朋友,但我们也算是点头之交。再加上他遇害的地点离我开的酒吧只有一街之隔,老实说,我在这生活了二十余年,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它让我感受到了羞辱。”

  

  “…………”如果连你们市民都能感受到羞辱,我们这群折腾好几天一点线索都没搞到的警察岂不是要羞愧致死了?黄少天腹诽。

  

  “是不是说的有点严重了?”喻文州似乎猜到黄少天在想什么,他突然合上电脑,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道:“这里面相关资料很多,但是老实说,这些人际关系的分析对我用处不大。我不在案发现场,事后那条巷子又被封锁了,我没有办法对现场进行勘察,案发时很多细节都不清楚。”

  

  “你下一句是不是就要说你叫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了?”黄少天扶额,嘴上话没有停的同时大脑快速思考怎么搞到喻文州这台电脑:“朋友,你都多大了,稳重点好不好?把案件,尤其是这种重大刑事案件都交给警察去处理,你好好当你的酒吧老板行不行?”

  

  喻文州笑了笑,“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把电脑给您。”

  

  “…………我?我是男公关啊。”黄少天努力自证‘清白’,“虽然你以为我是警察让我有点开心,但是你再仔细想想,哪个警察这么晚了还来这边逛?”

  

  “被上司催促破案,不破案就必须继续在这条街伪装的警察。”

  

  “………………可我真不是。”黄少天继续辩解,“喻老板我说真的,你别误会我能力很大,我就是一普通小老百姓。你要是想要和一个聪明人一起分析案情,我倒是可以试试看。但是……哎,这样吧,你直接报警把东西交给警察不就得了!”

  

  喻文州摇头:“我说了,我感觉到了羞辱,想要亲手破案。”

  

  “就是说你要找个警察合作,然后你们俩交换资料?”

  

  “确切的说,是找一个想要快速破案又很聪明的警察,而且他不会把和我的合作以及我给他的资料透露给别人,比如您。”喻文州给黄少天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手边:“您的右手口袋里放了什么?”

  

  “…………啊?啊,是我的私人物品。”黄少天垂死挣扎。

  

  “是情趣手铐吗?”喻文州弯了弯眼睛:“黄警官的爱好果然与众不同。”

  

  “…………”

  

  “我叔叔以前和您是同事。退休后经常在我面前称赞您,说您是蓝雨警局未来的希望。我根据他描述出来的您的样貌性格特点猜到他口中的黄姓警官是您。”

  

  “唉…………”黄少天一听就知道喻文州说的是魏琛,心里一阵无语,只得自我安慰都怪自己太优秀,工作方面表现的太过完美,这次才被喻文州猜出来真实身份。“好吧,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和你合作,但是在我们确定互通有无之前,我要确定资料的真实性,所以你得先给我看看里面的大概内容。”他说着,伸手想要打开笔记本电脑,想着能看一眼是一眼。

  

  喻文州适时的按住了黄少天的手背。

  

  “黄警官过目不忘这一点我也知道。防止您看过资料后选择不合作,我要得到一个肯定答案。”

  

  黄少天再次无语,犹豫了一会才又开口道:“…………就算我答应你了,我也可以看过资料后反悔不和你合作吧?你有必要非要得到我一个口头承诺?”

  

  “我相信您的承诺。”

  

  “…………这个嘛……”黄少天试着抽出自己被喻文州盖在手掌下面的手,反而被察觉到他动作的喻文州把他的手握紧了些。他有些无奈,只得清清嗓子道:“我这个人呢,确实一向是说话算话。但是我也不能答应你太多,我只能保证带你去一次案发现场,让你观察十分钟左右。然后就是我知道的和你共享——前提是我所掌握的消息和你以及你的那些亲戚朋友没有任何关系。”

  

  “好。”喻文州松开手,黄少天迫不及待打开电脑又随手拿了桌子上的纸笔写写画画。他看了一眼时间,对埋头分析的黄少天道:“已经一点了,我先回家。电脑就留在这里,黄警官看完可以在房间里休息,明天随时退房。”

  

  “OK,”黄少天看着电脑上面的那些资料,心想喻文州不愧是在这条街生活那么久的人,且不说这个街区的各方黑道势力关系,就连白道上的事也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逻辑清晰,分析能力也很强。如果当初喻文州去了第一现场,说不定他们俩联手还真能破案了。

  

  黄少天忙着看资料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等他觉得有些困了,这才知道自己看了整整三个小时,急匆匆去浴室洗澡睡觉。

  

  得到了想要的资料再加上几小时的分析,黄少天觉得第二天再和喻文州一起去命案现场看看,估计破案问题不大。带着这种轻松的心理,他一口气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一点,直到周泽楷带着“救”他的人,急匆匆赶到酒吧,半逼着酒吧服务员用备用钥匙开了他房间的门。

  

  而后屋内屋外的四个人面面相觑。服务员因为其他客人的呼叫侥幸逃脱,留下黄少天一个人面对腥风血雨。

  

  “…你?”周泽楷指着睡眼惺忪的黄少天,一脸不可思议。

  

  跟过来的江波涛震惊程度不低于周泽楷:“黄少你真的为了得到他们街区的内部消息和酒吧老板睡了?”

  

  “啊???”黄少天比他们俩还诧异,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误解了江波涛的话:“我?喻文州?一起睡觉?!没有啊,你们怎么刚来就冤枉我啊!”

  

  “那,”周泽楷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憋了半天憋出来两个字,“敬业。”

  

  “…………周泽楷我打你啊。”黄少天扶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我就是在这屋睡了一觉而已,真的。”

  

  “我们想什么了?”叶修叼着烟姗姗来迟,“先给你透个底,我上来之前先问了这个酒吧的喻老板,他说你昨天晚上很辛苦,让我们尽量不要打搅你休息。”

  

  “所以他都这么说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来吵我睡觉?”黄少天关注点一下被转移,愤怒的小火苗噌就窜了起来。他转而想起来屋门口三个人还在误会他,马上又道,“等等,我们先不要吵架,我要和你们说一下,我昨天晚上确实很辛苦,但是屋里就我一个人。”

  

  “那你……做什么了?”江波涛小心翼翼的问。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答应了喻文州不能说,你们信吗?”

  

  “不信。”包括周泽楷在内,三个人异口同声。

  

  “靠!你们玷污我的清白!”黄少天再次怒。

  

  江波涛扶额,“黄少,你要是非要用玷污你这个短语,我觉得主语换成喻老板更合适。”

  

  “我靠!”黄少天彻底癫狂,从床上直接蹦到了地上,毅然决然的低头解身上的浴衣带,一边解一边碎碎念:“大家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们居然这么不相信我,还需要我脱衣服自证清白!脱就脱,谁怕谁啊。好了,瞪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痕迹吗!”

  

  他说完一抬头,只见三位同行在他脱干净前就已经齐刷刷转过了身,只有刚走到屋门口的喻文州把赤条条的他看了个满眼。

  

  “…………”

  

  “没有。”喻文州平静的回答,“而且你的身材很好,皮肤也很白。”

  

  “………………你们三个都听见了吧?”黄少天绝望的问。

  

  “…哦。”

  

  “黄少你把衣服穿上吧,我们知道了。”

  

  “嗯。”

  

  背过身去的三个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敷衍。

  

  “………………好吧,你们知道我是清白的就好。”黄少天叹口气,放弃做最后的抵抗,比他们更加敷衍的结束了话题。



        黄少天:

        

评论(27)
热度(1076)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