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能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 13 完结(喻黄)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repo的时候不要让某俩湿纸巾入镜哈,然后记得打TAG!谢谢大家。)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


    两个人出病房上了电梯,快进屋了黄少天才道:“也就是这不是我亲爹,我才这么帮你,但凡是个和我关系好点的这么说我都不会向着你,让你感受一下干爹的愤怒。”

  

  “谢谢少天。”喻文州说完,低了低头。

  

  “怎么了?”黄少天敏锐的发现喻文州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立刻走过去给喻文州捏肩膀:“腰疼还是脖子疼?哎文州我和你说啊,你别把什么腰肌劳损当小事。就干我们这行的,膝盖疼,半个月不能出外勤。要是腰疼——哎,哎哎哎你怎么还顺着墙往下出溜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降正义?”黄少天一边吐槽一边搂着喻文州的腰往上拖。俩人正忙着,被推门而入的王杰希看见了。

  

  黄少天正要开口解释,王杰西只当他和喻文州是空气,直奔床头桌,把之前护士放在桌子上的药拿起来后,立刻将屋外的护士喊进屋来批评:“轻微脑震荡静养就可以,谁让你拿药过来的?”

  

  护士虽然正被主治医生说,可还是忍不住好奇,看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眼,然后磕磕巴巴道:“陈、陈大夫让我拿进来的。”

  

  王杰希双手插兜,连同也输液包放白大褂的口袋里,继续视屋里俩人为空气,和护士道:“跟我去找陈大夫。”

  

  “啊?”护士眼神继续往墙角抱在一起的俩人身上飘。

  

  “这是我的患者,和他没有关系。带你去是告诉他以后不要插手我的患者。”

  

  小护士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又看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眼,跟着王杰希出了病房。

  

  “帅。”周泽楷站在门口看了满眼,说出了发自内心的夸奖:“特别帅。”

  

  黄少天一个人托着喻文州正费劲呢,见周泽楷来了立刻道:“你有时间夸一个不认识的人不如过来帮我一下。我胳膊都要断了好吗!”

  

  腰疼好了点的喻文州摆了摆手,勉强靠着墙站直了身子,低头用唇快速蹭过黄少天额头后笑道:“没事了,老毛病。”

  

  “你们……”周泽楷似乎有心吐槽,想了想还是放弃,把手里的档案递给黄少天道:“你看。”

  

  黄少天接过档案,一边拆一边问:“这个档案文州能看吗?”

  

  周泽楷叹了口气,“我说不能——”

  

  他后半句的“你会不给吗”还在嘴里没说出来,黄少天已经把文件看完,和喻文州口述了文件内容:“那小子认了所有罪,还有几年前在美国给你搞了的一场什么车祸的事也认了。但就只说四个字,没人指使。文州你尴尬不尴尬,还一直上赶着忙你那个姐夫干这个干那个,结果人家早就想让你死了。”

  

  “他出来之后还要创业,而且这一次顾家不会支持他。”喻文州笑了笑:“而且,我给他做的那部分账,如果细查,还是有问题。”

  

  “可以,很可以,”黄少天点点头,真诚的夸赞喻文州:“你和老叶都是心机boy,我盖章了,你们俩可别做朋友,不然每天就剩下互相套路。”

  

  喻文州却笑道:“少天,下周我就回美国了,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

  

  黄少天正把档案递回给周泽楷,被喻文州的话吓了一跳。“我?你让我去哪?美国?等等,先不说我,就说你,你不是要接手你干爹的事业吗?”

  

  “国内没什么干净事业能接手。”喻文州有些无奈,“能接的生意都在美国。”

  

  “…………那你邀请我……算怎么回事啊!”

  

  “…你是他老婆。”

  

  黄少天扶额,“我说了多少回了我和文州是友谊,纯洁的友情,你们怎么都不信呢!”

  

  刚进屋的王杰希也跟着调侃,“行,信你们又亲又抱的友谊。”

  

  黄少天一转头,见凑热闹的多了一个,更觉得无奈:“靠,王大夫您怎么又回来了啊!”

  

  “过来通知你一下,没事了就把病床让出来,我有个病人需要留院观察。”

  

  “…………”

  

  几个人一番折腾,黄少天终于在喻文州的陪伴下收拾东西出了院。

  

  喻文州开车,黄少天坐在副驾驶位置。车子前进了一会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开口:“那个,去美国什么的我肯定就算了,我吧,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真不适合当阔少爷。倒是你,长得白白净净的,举止还挺斯文,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然后……前面就是地铁口,你停个车,贫民出身的孩子还是想坐地铁回家。”

  

  喻文州没有停车,继续奔着黄少天家开:“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安排你在美国留学。当做去学一门外语放松心情,过半年再回来。”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和喻文州之间的距离一下远了很多。他忍着心里的不爽,闷声道:“………谢了,但还是不用了。您先把车停了,让我坐地铁回家吧。”他说完,见喻文州不为所动的继续开车,憋不住恼火,嘴上也没了把门的:“怎么个意思?顾琛要死了你替他当我爹是不是?再说了我不是他真儿子,你管我的事干嘛?”

  

  黄少天他正说着,喻文州一脚刹车,他没准备,险些一口磕在挡风玻璃上。等黄少天缓过来,又是一顿嘴炮:“干什么干什么?我不听你的你还要杀人再来个毁尸灭迹?咱俩多大仇?”

  

  “你的工作很危险。”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脸,认真道:“我知道今天可能会出事,所以安排了十个人跟着你。”

  

  可事情一旦发生,那些人根本来没法及时去保护黄少天。

  

  “你……你想表达什么?”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你被刚才你干爹威胁的话吓到了来和我表决心?我不需要保护,确切的说,我,是保护你的人。懂?”

  

  “少天,我不知道该说你想得多还是想得少。”喻文州有些无奈,开了车门锁苦笑道,“你只要知道,能吓到我的只有你就可以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留下一句“知道了”就下了车。

  

  喻文州眼见着黄少天走远,才把车开走。

  

  当初大夫说是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也许是因为黄少天常去看他,让顾琛治疗态度积极起来,硬是撑过了第二年春节才走。

  

  办事的时候黄少天自然不会出面,所以喻文州又从美国飞了回来,在殡仪馆和黄少天见了面。

  

  虽然距上次见面已有大半年时间了。但两人几乎每天都会互相发消息聊聊天,关系反而比之前更近了一点。

  

  为表孝义,逝者的后事要亲人亲自办理。所以顾琛葬礼由刚下飞机的喻文州负责。他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就从早上五点折腾到晚上十一点。眼眶熬红才忙完所有事。

  

  人刚走出殡仪馆的门,就见黄少天蹲在门口抽烟。

  

  喻文州走上前道:“干爹就是因为烟瘾重,得了肺癌。”

  

  “我就想试试老叶说的对不对,抽烟能不能解忧。”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抬头瞧喻文州,看起来委屈极了。说完,他还咳嗽了两声。而后嫌弃的把烟头掐灭了扔旁边垃圾桶里。“事实证明他是个骗子。想要转变心情,最好的方法就是买去机票,全国各地的飞,去什么迪拜什么海岛,玩到忘我。”

  

  “好主意。”喻文州点头:“你既然清楚道理,怎么还听叶警官的,跑来吹冷风学抽烟?”

  

  “因为我穷,买不起机票。”黄少天低声笑了两声,才又开口。话题却跑了偏:“我真的特别奇怪,你说顾琛不是我亲爹,我也挺不待见他的,每周去一次我都要烦死了。可他真死了,我怎么这么……难受呢?”

  

  喻文州摸了摸他的头:“都过去了。”

  

  “那上回,就那次,你说如果我不想当警察了,给我谋个出路的话也过去了,不算数了?”

  

  喻文州失笑:“你又不听我的。”

  

  “哎你说啊,再说一次,我现在很享受拒绝别人的快感。”黄少天站起来,跺了跺因为蹲的时间长而有些发麻的脚:“你可以告诉我你刚好有一个混吃等死的高薪职位等着我去,或者你朋友有一个月薪七八万的好工作,想要推荐给我,然后我义正言辞的拒绝,告诉你当警察是我的理想,我不会为了钱背叛我的理想。”

  

  喻文州想了想,开口道:“好。高薪招男友,要求人傻话多,热衷从事高危职业——”

  

  黄少天伸手捂住喻文州的嘴:“你这是生怕我答应你是吧。”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对黄少天伸出手。

  

  “那我还就不能让你如愿了,”黄少天也跟着笑,把手放在喻文州手里:“不就是当你男朋友吗,这事我答应了。”

  




  后续:

  

  顾琛青年时风流的厉害,不说处处留情,私生子恐怕也是有三两个的。年老气衰时想见见自己的儿子,私下安排喻文州去找。喻文州从好控制的下手,刚要同那人见面时,那人却出了意外。喻文州知道这是姐夫做的手脚,所以再次找人之前寻了个理由让姐夫不能再出手。确保不会有意外后才和黄少天正式见了面,有了后面这些事。

  

  至于DNA鉴定,喻文州虽然有顾琛和黄少天的毛发,最后却还是没有拿去化验结果。他想如果黄少天打心里认为自己不是顾琛亲生的是‘皆大欢喜’的事,他也没必要多此一举。

  

  如果做了反而未必有好结果,那不去做就是了。



      END



      这篇文最后一个表情~


      黄少天:

      

评论(17)
热度(783)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