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标注原文地址。另,种种原因已关私信,微博私信同样不回。沉迷产粮,只想产粮。

© Lester莱斯特

Powered by LOFTER

意外之外 01(喻黄)

女神 @❀。     鬼桑 和我讨论了剧情还帮我修了文!超开心!

依旧是一个受从嫌弃攻到缠着攻的故事。【剧透完了】

向导喻x哨兵黄

是篇向哨文~

 

=======

 

“哦哦又开饭了啊我就躺了一会一睁眼就又是吃饭了时间过得真快。”黄少天一边说一边从床上起来,抱起来体型颇大的雪豹,姿势有些别扭的坐到餐桌前。“我们的晚饭怎么样阿烦,嗯四菜一汤其实还是不错的。”他说完抬头看了一眼,即使是隔着很厚的防护门,还是能看到送饭警员用警惕的、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瞧他。黄少天突然感觉胸口戾气猛地一增,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却先跳了起来。作为精神体的雪豹也做出了同样攻击的动作虎视眈眈的隔着门看着门外的警员,然而普通人是看不见精神体的,警员只能感受到来自眼前这个哨兵的怒气,并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黄少天见那人退了几步,似乎退出了自己的‘所属地’,这才不再愤怒,只是低声道,“我已经写过十几份保证书,不止一次的说过我不会再失控了,监禁可以结束了吧!”

 

黄少天已经静音室住了两个月。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没有任何任务,看似轻松,但过的并不好。至少对作为哨兵黄少天来说,他并不觉得这些天生活愉快——除了无故闲适带给他的不安感,最让他不耐的竟然是缺个人听他说话。他有些焦躁又不知道如何发泄,这个禁闭室简单的不像话,每一处都是针对哨兵而设计的,黄少天无法,说完那句命令式的话便干脆瞪着警员不再开口。

 

尽管只是个普通人,可这位警官依旧不能忍受监视人对他的指责,想要抽出腰间的电击棒对黄少天做出警告,示意他不要乱动。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另外两位警员架进来一个穿着单薄又浑身湿透的男人,不管不顾的随手扔进屋里的地上便任其死活径自离开。

那个送饭的警员也准备跟着另外两人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他一秒也不想待下去了,天知道里面这个哨兵会不会突然狂躁起来扑上来咬他,虽然他知道这里的紧闭室很牢固。

“5号你最好注意点自己的言行,你神游险些杀了你的亲弟弟,政府有必要对你加以约束管制。至于放你出去的时间,是与你表现挂钩的。你这幅状况肯定不会提前。”警员说完,见黄少天注意力都在‘新人’身上,又是抬脚踢了踢地上的人冷笑道,“你的新室友,不肯登记向导素而潜逃的向导。如果你对他有兴趣干脆趁他这德行上了他。”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黄少天抿了抿嘴没有再说话。他本身是非常抗拒向导的,否则也不会拒绝所有向导的疏导,以至于出现感官神游的状况还试图隐瞒,险些伤害了他的亲人而被关在这里。在他眼中向导不仅都是弱鸡,大都还有些自以为是,不过这并不是他排斥向导的所有原因。但是嘛……黄少天看着浑身湿漉漉意识模糊的人,这家伙似乎是向导里面的另类。

“喂喂喂你没事吧。”黄少天凑过去询问男人。他扶着人坐在床上,想看看这位宁死也不去塔里登记信息素的人的样子。

嗯,这样貌嘛,倒是一点也不像会干出来这种‘大事’的样子。黄少天精神体雪豹十分好奇的在男人周围东闻闻,西看看,似乎并不排斥。黄少天知道他这只雪豹平时除了自己有多不爱搭理人,都说精神体反应的是本人的现状,看来他自己也是对这个向导也是有些许新鲜和好奇的。

见男人似乎清醒过来了,黄少天下意识的开口,“喂,你没事吧?”

“没事。”男人终于应了一声,勉强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便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你身上有没有伤?我看你好像没流血,怎么一副这么狼狈的样子?”黄少天大概是两个月禁闭以来没和人交谈过,见来人醒了忍不住一口气抛出三个问题,即使对方是他平时最不待见的向导,他也忽视掉了。“对了对了,我的饭还没有动,真的一口没动啊。你饿不饿?你可以吃而且不用担心沾了我口水什么的。”第四个问题如约而至。

 

“我不饿。”男人说。“因为拒绝登记信息素,被逼到无路可退,就跳了河。”他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为什么?”黄少天看着男人,貌似求知欲很强的雪豹也学他的样子瞪着眼睛。“觉得信息素被抽取很受不了所以宁可死也不去登记?向导的待遇很好吧?我记得以前听人说,只要你是个向导,即便是最弱的也会变成重点保护对象。被重点保护不是很爽?像我们整天跟搬砖的似的,有时候还挺希望被关注一下。总之我觉得我不能理解你的想法。对了你叫什么?我叫黄少天。”

“喻文州。别的不能多说了。”男人似乎很累,嘴唇有些发白。“很抱歉我弄脏了你的床。”

向导的体质还真是弱阿,黄少天心里默默的想着,表面上维持平静的表示没事,心里吐槽的同时黄少天又忍不住问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抗拒抽取信息素,但是你肯定有你的原因。哎其实每个人做一件事都是他自己的道理对不对?也许在我看来是很无意义的事情,对你来说很重要。你别觉得我打探你的隐私不成功就恼羞成怒怎么样你啊。别紧张放轻松。”

喻文州靠着墙松了口气,然后把身上的力量都卸了下来。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笑?”黄少天问。也许在自嘲或者是……笑话他?应该不是在嘲笑他。那时候这家伙应该没多余的力气来关注他的状况。

“你的精神体很可爱。”喻文州闭着眼睛回答,“即使是大型食肉动物,毛茸茸的都讨人喜欢。”他说完就歪了脑袋,呼吸平稳,似乎睡了过去。

还真是没有防备阿,黄少天默默看着眼前的人就这样睡过去了,可他还想再和喻文州说说话,比如问问喻文州的精神体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喻文州一下就看到了他的精神体,精神体不是互相成为伴侣的人才能看到吗?再或者问问喻文州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很特别的惊天秘密。可见喻文州累的要死的样子还是闭了嘴,想等他醒来再说。

 

此时喻文州的大脑也在运转着。只是他想的是不同的事情。他有没有营造出自己和黄少天身处一样的境地,黄少天多久会看穿他,他又能不能在黄少天知晓他的计划前和他成为绑定搭档。

发表于2015-08-03.56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