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情人节礼物 (喻黄)

      喻黄情人节快乐~~

  太太们也情人节快乐~~

  然后……词穷><

  晚安!

 

  ===

 

  “我和你讲,这就是我身为一个优秀的电竞选手的敏锐观察力了。”黄少天得意洋洋的坐在郑轩的书桌上,诉说着自己的经历:“我一看到东西,那是立刻就知道我和队长之间不是单纯的搭档友谊。当然了,就算没情人节礼物,就光说队长平时看我的眼神,我也知道那里面有着丰富的,暧昧和迷茫的元素。我就知道他在犹豫要不要告白,没想到居然把告白的话藏在快递里还寄给我,有点小浪漫,感觉队长都不像队长了。”

  郑轩窝在自己房间角落的沙发里,对黄少天的话没有一丝兴趣却还是配合他,心不在焉的问:“所以呢?”

  “所以我拿到东西看了信之后第一时间就去了他房间……”

  “郑轩,郑轩!”徐景熙在门外喊人,“出来,快点,这一包零食这么大,你就那么懒,非叫我给你拿。”

  黄少天心里奇怪怎么郑轩也有快递,这人明明平时连淘宝都懒得逛。难道最近月老住他们宿舍了?这么想着,他比郑轩还快一步,走到门口开了门。

  徐景熙左手拿着一个粉色包装纸糊的盒子,右手还拎着一个没拆快递包装袋的东西,然而,尽管包装还没拆,黄少天已经注意到那快递的大小和徐景熙拆开的差不多大——也和喻文州给他买的情人节礼物一样大。

  “给我给我,”黄少天拿过快递,顾不上和徐景熙寒暄就关了门。看了一眼寄件人,喻文州。然后不顾郑轩说着“黄少你不能侵犯我个人隐私”,愤怒的拆开了包裹。嫩粉色的包装纸被他辣手摧花撕的四分五裂,连包装箱都扯得一条一条的,弄郑轩一床都是碎纸块。

  他把手伸进已经被他折腾的有些破烂的中号箱子里,摸出来一个信封,拆开来看。

  亲爱的,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你也在我的身边陪伴我。愿我们能长长久久,永远在一起。

  黄少天拿着信纸的手一使劲,咔咔两声,蓝色的信纸被揉成一个纸团。

  “黄少,看见什么了跟见了鬼似的,脸都白了。”郑轩伸了个懒腰。“你接着说你那事,然后怎么着了?”

  “我很冷淡的拒绝了渣男的告白。”

  “……?”

  黄少天压制着揍一顿喻文州的冲动开了门。徐景熙居然没走,还在门口等着。他见黄少天脸色难看的厉害,大概也猜到因为什么,看着黄少天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背影补充了一句:“黄少,别生气啊,队长说每个人都有,你可能没收到呢。真的,别生气……”

  你这么说是怕我没被气死吧。黄少天头也不回,杀气腾腾的直奔喻文州房间。

  “喻文州,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就算你单身了二十年,也没必要一个情人节这么拼吧!你特么的要是同时喜欢两三个人重点撒网我都不说什么,你给所有人告白是想证明你小时候缺爱是不是?好,我相信外面的传言了,你是单亲母亲抚养大的。”

  喻文州迷茫的看着黄少天,还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别再用迷茫的眼神和柔弱的模样诱惑我同情你并喜欢你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正式收回之前告白的话。”

  喻文州戴上新配的眼镜,“倒也不是眼神迷茫,就是前段时间用眼过度看不太清楚东西。现在配了副矫正近视镜好多了。”

  “…………”

  “少天你刚才说什么?我有点没听懂。”

  “我刚才说了什么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分手,就现在。”黄少天感觉自己在短短半小时内经历了很多,阅历增长得不是一星半点。

  喻文州有些吃惊,“可刚才不是你说要交往的吗?”

  “住口住口住口!”黄少天双手抱头,恨不得穿越回一小时以前再冲到房间告诉自己千万别感动,这是个群发情人节礼物!“我没想到居然会在情人节被我曾经最喜欢的队长欺骗。喻文州我和你说,也就是你,要是换个别人我早动手打得他跪下叫爸爸了。不叫爸爸也行,跪下给我唱征服!”

  这边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屋里鸡同鸭讲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门外又响起来敲门声。

  这回来人是卢瀚文。他不等屋里人开门,自己推开了门道:“队长……啊黄少也在啊。没事我就是问问怎么吃得里面还有告白信啊?”

  “你连孩子都不放过!”黄少天大叫,“瀚文还没有成年!”

  “告白信?”喻文州有点糊涂。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自己下的订单,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我知道了,因为我下单时间接近情人节,淘宝店主统一当成情人节礼物打包了,每个包裹里面还都放了一封告白信。嗯,为了蹭情人节的搜索流量,他还在商品名称后面加上了送女友送男友。”

  黄少天彻底蒙圈,看着喻文州喃喃道:“……难道你送的不是情人节礼物?”

  “上次咱们去北京比赛回来,我不是和队长说北京小吃挺好吃的吗,他说给大家一人买一份,黄少你忘了啊?”卢瀚文说完,抱着他的一箱子吃的离开喻文州房间了。

  黄少天的心情立刻从愤怒转变成了失落与郁闷。他摸摸后脖颈,都不敢看喻文州的眼睛,故作轻松:“嗨,不是情人节礼物啊,我以为是情人节礼物来着。哎?那我刚才冲进来和你告白的时候不是还提了谢谢你这么用心的给我准备情人节礼物吗,你也不知道拦我一下,就让我这么说了,现在多尴尬啊!哈哈哈哈哈……”

  “这么说,少天没收到我送的情人节礼物?”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应该是个不太大的快递盒,我这边物流显示你已经签收了。”

  听喻文州这么一说,黄少天还真想起来自己拿了两个快递,只是另一个太小,加上这个大的包装很有情人节礼物的感觉,他拆开就来找喻文州了,根本忘了还有个小的。“有有有,”黄少天忙不迭点头,去对面自己宿舍拿过来那个小盒子,外面包装盒扔屋里垃圾桶里,然后当着喻文州的面打开那个手心大小的盒子,竟然是个戒指,图案则是纯银做的六角星包裹着一颗深蓝色的锆石。

  “这……这是给我的?”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拼命压制住喜悦问,“不会又全员人手一个吧?待会李远要是推门进来问你戒指怎么回事我可就要癫狂了。”

  喻文州拿出戒指给黄少天戴上,“还有明信片,没找到吧?”

  黄少天啊了一声就要翻喻文州门口的垃圾桶,刚转过身却听喻文州道,“别找了,是语音的。”

  “这么高级吗?那我更要找了好吗!”

  “我要用六星光牢套住你。”

 

         END(?)

 

 

    后记:

  “黄少,什么情况啊,不是冷淡的拒绝了吗?怎么还群发消息秀恩爱啊?什么样的朋友才会在情人节这一天交往的同时给自己的单身小伙伴发消息通知啊?”

  “哎,我和你说,没办法,我太帅了,文州当时态度特别诚恳,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有时候我想想,人长得帅也不好,你说我这么帅,每天追我的女孩那么多,我就已经很辛苦了,没想到连队长都这么迷恋我。你说我要不要以后不洗脸了,这样会少点粉丝?哎呀不行啊我听说沧桑的脸是现在小姑娘们的最爱。”

  喻文州靠着门,可黄少天在房间里噼里啪啦说个没完。干脆礼节性的敲了敲门板,“少天,跪下叫爸爸和唱《征服》,你要选哪个?想好了记得过来告诉我。”

  “…………能不选吗?”

  喻文州笑了笑,“那是打算在床上叫爸爸了?”

  黄少天立刻跳起来叫道,“我靠!文州!当着郑轩的面你说什么呢!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什么床上什么叫爸爸什么跟什么啊,我可听不懂啊!郑轩,你听见没,我完全不知道文州在说什么啊,你别跟别人造谣,我会生气的我告诉你。”

  郑轩头也不抬的窝在单人沙发里吐槽,“你刚才都说以后不洗脸了,那不就是不要脸了?脸都不要了还装什么纯情?赶紧走,我要睡觉了,别用恋爱的酸臭味熏我。”

      “靠!唔——”

      “……瞎了我的防秀恩爱专用钛合金狗眼。”

 

 

       真 END

 

评论(36)
热度(738)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