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ter莱斯特

   

当大明星的营养师真的很难,尤其她还有个日常误会我的表哥 11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通贩: 点我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3000字~昨天其实就写完了,然后忘了更了……气!


       ====


  黄少天是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醒过来的。他翻身没摸到身边的人还没有觉得怎么样。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磨蹭了一会,这才睡眼惺忪的去洗手间找人。

  

  “文州,文州你要用洗手间多久?你长时间占用洗手间的行为对我很不友善,如果我们有机会同居我会建议租或者买一室两卫的房子。”他一边叨咕一边敲门,过了一会不见有人开门又道:“文州你不开门我就自己进去了啊,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你可别怪我。”

  

  他说完洗手间还是没有回复,咬咬牙,做好心理建设推开门,下一秒拿起手机给徐景熙打了出去。

  

  “徐景熙你知道吗,我,正统名牌大学毕业,智商超出常人几十个点,月薪不算年终奖也有十几万,可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失败过。我昨天晚上使劲浑身解术也没有和喻文州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我这么连一个男人都留不住徐景熙你能不能安慰我一下我要哭了。”黄少天嘴上吭吭唧唧这么说,可表情完全不是受了委屈的小可怜,明显是要找到喻文州就直接灭口的样子,“而且徐景熙你知道吗,今天是工作日,我和喻文州应该在S市的某个大厦里面和别人谈判。虽然我不知道我们谈的是什么也不是很懂谈判的技巧,但是我认为我应该在现场的。这是对我的尊重,不是吗?”

  

  正忙着打字写企划的徐景熙用头和脖子夹着手机,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黄少,你真是知道今天是工作日吗?说实话如果你知道的话,那你就不会凌晨开始就骚扰我了。”

  

  “我当然知道了,但是鉴于郑轩昨天晚上刚和你不可描述过,而你又五点爬起来回我消息,所以我认为你现在根本不可能在公司,以及如果十分钟内喻文州不回来的话,等我们回去我会疯狂折磨他的表妹,一天三顿饭起码有两顿是凉拌秋葵,我发誓以媛媛的个性她会疯狂折磨身边最亲近的人也就是喻文……文州你回来了啊?这么早的?你看说好的老婆貌美如花老公赚钱养家,咱们俩竟然反过来了,有意思有意思。”

  

  “呵,男人。”原本心里很是紧张,思考怎么和黄少天解释自己和郑轩之间复杂关系的徐景熙还没开口解释,就听见黄少天近乎谄媚的讨好喻文州以及嘟嘟嘟的挂线声音,摇摇头也挂了电话。

  

  半死不活瘫在椅子上的郑轩扭脸看了徐景熙一眼:“你也是男的。”

  

  “好吧就算我地图炮了自己也要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徐景熙原本想和郑轩吐槽黄少天的事,但黄少天这个人实在太奇葩,他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合适,只得作罢,变为吐槽郑轩:“对了郑轩哥,咱们以后能不能不要去我家通宵联网游戏了?或者打完游戏各回各家好不好?每次你来我家都要睡我的床,我其实不是太想睡沙发了哎……”

  

  “我家太远了。”郑轩少有的解释:“回家麻烦。”

  

  “我不嫌远啊,我可以陪你去你家联机然后再回我自己家。怎么样?”

  

  郑轩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道:“我是说单位离我家太远了,从你家走可以晚起半小时。”

  

  “……”不生气,徐景熙,你要是气出病来郑轩哥还要以照顾你的名义继续睡你的床让你睡沙发。不对你怎么还叫这混蛋哥。你一定要反抗他!让他知道你对他这种鸠占鹊巢行为的强烈不满!徐景熙深吸一口:“郑轩!”

  

  “嗯?”郑轩又回头,“还有事?”

  

  “……哥,我是想说郑轩哥……你让我做的那个case我马上就搞定了,等下就给你。”徐景熙莫名感觉自己遭受了校园霸凌。

  

  徐景熙水深火热,另一头黄少天过的也不是很好。或者说这次出差他身体虽然被喻文州照顾的不错,但却因为要强的攻心作祟,不得不表现出一副很不满意喻文州让他多休息而一个人去参加会议的模样来:“文州啊,不是我说你,咱们出发前领导说这次会议很重要,让咱们俩一个录音一个拍照,还让拍好看点传到群里给宣传部发过去。你怎么能抛下我一个人去呢?你早上就不能叫我一下吗?还有啊,你说你一个人能又录像又拍照吗?”

  

  “我让合作公司全程录像了。”喻文州好笑的看着浴衣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的黄少天:“少天,其实我早上叫过你了,你让我在楼下等你,说你一会就下楼找我。”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黄少天恍惚,拍拍脑袋使劲回忆凌晨发生了什么。“我想想啊,我记得早上你叫我……起床?我说你先去洗漱我再睡一会,然后你回来了,我说我还想多睡一会,你说什么来着?”

  

  喻文州挑了挑眉毛,“我说等下车上可以再睡一会。”

  

  “哦哦哦,然后你就下楼了,一直等我???”

  

  “十分钟后还没有看见你下来,所以我回来看看你在干嘛。”

  

  黄少天不好意思脸,“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还在睡,然后……你坐在床边了对吧,我说我真的起不来,床吸住我了,我用尽全力挣扎了,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然后你和我说了什么来着?”

  

  “我说,”喻文州靠近黄少天的脸,鼻尖几乎贴着他的:“如果省下来偷亲我的力气,现在就能起来了。”

  

  Boom!

  

  黄少天感觉喻文州的话好像直接敲进他耳朵里似的,一瞬间天旋地转,甚至不知道该回什么。他动了动嘴唇,过了很久才小声道:“……没、没亲啊,就蹭了一下。不是故意的,喻文州你别乱说话,你这样我会生气的。还有啊,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再叫我第三次的。”

  

  黄少天一紧张,身体不自觉往后靠,喻文州身体则往前倾。也就两秒钟的时间,喻文州就把黄少天压在了床上。

  

  “…………有话好好说啊文州,你这样压着我不太好,我是说好像有点喘不过气来。”为了证明自己确实不舒服,黄少天试图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真诚的补上一句“真的”,可谁知道喻文州眼睛里满是看穿他的笑意,他只得扭过头道:“……我知道了,下次我先提前十二个小时和你打报告,等你批示同意再亲还不行吗?”

  

  喻文州挑起来黄少天下巴,看着他的眼睛道:“少天,我之前确实针对你。也有不让你接近我表妹的想法。”

  

  “…………我就知道。”

  

  “因为我喜欢你。”

  

  “…………”

  

  “我要承认我有一些词汇是什么意思我确实不太清楚,但并不包含你和我说的那些。因为你和我说的话,即使我听不懂也会记住去查。”说到这喻文州顿了顿:“这么做同样是因为我喜欢你。”

  

  “啊…………”

  

  “至于不第三次叫你起床,因为看你睡的香,实在不舍得叫你。这是也因为——”

  

  “等等我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被喻文州的告白惊呆,打断喻文州的话后机械道,“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你确定你知道喜欢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

  

  喻文州笑了一下,低头亲上黄少天的唇。

  

      这次可不是蹭一下的事了。



  END(?)

  


  后记一:关于攻受

  

  徐景熙:

  黄少等等,我刚反应过来,你说你和喻助理关系怎么样了……?你用的是干柴烈火这个词是吗?

  

  黄少天: 

  怎么可能!这个词太容易被文州发现我在说什么了。很明显我说的是巫山云雨,翻云覆雨,颠鸾倒凤,水乳交融和迎风待月。

  

  徐景熙:

  Emmmm……你说什么?

  

  黄少天:

  哎是这样的,文州虽然是从国外回来的,但是国外开放的风气他是一点也没学会,不在床上和我玩ditry play就算了,还不让我和别人说我们俩这样那样的细节。你说他是不是很封建保守?其实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和你交流一下,毕竟你在和郑轩搞对象,咱们俩应该有一定的共同语言的。

  

  徐景熙:

  ……黄少我需要你发誓你没疯。第二,我和郑轩哥是纯洁的友谊。第三,就算我们友情不纯洁了,我也未必是受啊!为什么你觉得我能和你有共同语言???

  

  黄少天:               

      

  


   后记二:土味情话

  

  “哎文州文州,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我以前怀疑自己有恋物癖吗?我现在觉得我如果旧病复发,就是因为和你交往之后确诊确实有这个毛病了。”

  

  “嗯?怎么突然这么说?”

  

  “没办法啊,谁你是我的所有物,我又特别喜欢你,所以我很确定我确实有这个癖好了。⁄(⁄ ⁄•⁄ω⁄•⁄ ⁄)⁄❤”

  

        和喻文州说完土味情话的黄少天:

        

        后来黄少天猜测喻文州可能没听懂他的土味情话。



       END

评论(11)
热度(410)
© Lester莱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